寫在前面:

  1. 角色性格崩壞
  2. 改編自《無悔的選擇》

 

 

「這裡是牆外,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這是漢吉很久以前聽過的一句話,出自一位早已命喪巨人之口的前輩。當時的漢吉眼睜睜看著前輩的脖子被巨人硬生生扯斷,他的腦袋伴著鮮血滾到自己腳邊,像是被扭斷的酒瓶塞。

漢吉聽見自己喉嚨發出一聲如野獸般的嘶喊,隨後她發了瘋一般的向前撲去。憤怒如洪水般淹沒了理智,漢吉手起刀落的同時,巨人的四肢在轉瞬間被她一一斬下、彷彿屠夫肢解砧板上的肉雞。比起殺敵求生、現下的她更想用手上的雙刀宣洩憤怒。失去手腳的三公尺級巨人被她削成了一顆滾倒在地的巨大肉球,漢吉刑求式的剜下巨人的兩顆眼珠,在巨人的慘叫聲中,她一刀劈下巨人的後頸、連牠的頭顱也一併砍下。

還不夠。漢吉憤恨的一腳踹去,巨人的頭顱卻飛得老遠,輕的不可思議。

一個念頭在腦海中如電光石火般顯現,瘋狂的叫她自己都難以置信。她站在原地發抖,分不清是因為悲憤還是震驚。

「喂!佐耶!還在發什麼呆?」另一名士兵衝到她身旁大吼。

「我、我只是覺得,這隻巨人好像……」漢吉猛然驚醒,她試圖解釋,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妳沒看到這些傢伙害死我們多少人嗎?」對方粗魯地打斷她的話,「只有妳才會整天想要黏著牠們,我要是奇行種、第一個就咬掉妳這顆蠢腦袋。還不快走!」

漢吉咬住嘴唇,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沒回嘴。她悻悻然地轉過頭去,看見前輩半張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天空,死前的驚懼現在全化為空洞。她蹲下身捧起前輩的頭顱,替他闔上雙眼。沈甸甸的重量壓在她的手上,漢吉覺得自己一輩子都忘不掉。

同伴的催促聲沒有停歇,在更難聽的咒罵往她身上招呼前,漢吉拋下了前輩。她聽見「咚」的一聲,那聲音彷彿巨鎚落下、將憤怒與無力敲進她的靈魂裡。

 

而現在她感受到的不只無力、還有絕望。

濃重的烏雲如黑墨一般迅速潑灑開來,隨之而來的是猛烈的暴雨以及刺眼的閃電,雨勢之大叫人幾乎睜不開眼。漢吉努力揩去鏡片上的雨水,卻是徒勞無功。一旁的凱吉等不及的裝填信號彈朝天發射,然而彩色的粉塵一碰到雨水立刻被沖刷得無影無蹤。

「可惡!」凱吉大罵。無法使用信號彈、代表長距離搜索陣形完全失去作用,現下他們全成了在草原上亂竄的無頭蒼蠅。

「班長,我們該怎麼辦?」安德魯大喊,他的臉上水痕交織,分不清是冷汗還是雨水。「是不是該等傳令?」

「如果需要人傳令,我可以去。」莫布利特開口,「傳達隊伍離我們應該不遠,找到他們之後或許還可以和中央部隊會合。班長和其他人留在這裡,一起行動比較安全。」

「不行!」漢吉想也不想衝口而出,分不清是出於擔心部下的安危、還是不願讓莫布利特離開,「這種大雨還想騎馬傳令?既然你都說了一起行動比較安全,那就給我乖乖留下!」她轉過頭去,故意不看莫布利特臉上的惶恐,「安德魯,發射音響彈,至少有機會讓別人知道我們在這。」

「是!」安德魯大聲應答。音響彈劃過天際,預料中的尖銳哨聲在空中僅響了一秒、立刻被震耳欲聾的雷聲蓋過。

所有人都沈默了,然而上天似乎不願輕易放過他們,大霧隨即席捲而來、能見度一下子僅剩眼前幾公尺,彷彿下一秒就會有巨人自濃霧中現身吞掉他們。她回頭望向其他人,恐懼寫在他們的臉上,而她相信自己的表情和他們也差不了多少。絕望中漢吉又回頭看了一眼,正好跟莫布利特對上視線。

莫布利特的嘴唇在發抖、雙手也死死地握緊韁繩,但他看向漢吉時,那表情就像隻飽受驚嚇的大狗、卻仍不忘守護主人與同伴。他朝漢吉點了點頭,眼睛裡雖有恐懼、卻也有信任。

他相信我。漢吉愣了愣,所以我也要相信自己。她對自己說。

「留在原地、一起行動,但不要和別的隊伍會合。」想了很久,漢吉下了一個此生最瘋狂的命令。

「班長?您確定?」所有人都驚訝地張大了嘴。

「巨人會朝人口集中的地方聚集,人數越多、吸引來的巨人就越多,瑪麗亞之牆外的四個甕城就是為了吸引巨人、用來減輕駐守大範圍城牆的壓力而設計的。」漢吉一股腦地繼續說下去,她並不期待所有人都能完全理解,可她沒有別的法子了。「要是搶著跟前方的隊伍會合,對巨人而言、大量聚集的人類等同憑空冒出的大餐。現在下著暴雨、又起大霧,而我們還在不利戰鬥的平地上,只怕會被巨人包圍後吃個精光。與其這樣,不如保持警覺分散開來,直到雨停了為止。」

「可是這跟坐著等死有什麼兩樣?」凱吉忍不住高聲問道。

「我知道這看起來沒什麼兩樣。」漢吉努力不讓自己的語氣有所遲疑,「但現在我們能仰賴的只有對巨人的知識,還有……」

「還有運氣。」莫布利特接話,就在所有人都轉頭看向他時又補上一句,「但無論如何,我相信班長。」

漢吉忍不住露出一絲感激的微笑,「那麼,我們就祈禱不要遇上一大票的奇行種吧,這真的得仰賴運氣了呢。」

 

xxx

 

她和她的班活下來了,但有些人顯然不是。就在漢吉看見獨自一人的里維後,這份感受變得更加強烈。

士兵們來去匆匆,無人願意搭理坐在地上的他。他身上彷彿有個巨大黑洞,旁人只消經過、就等著和他一同被捲進無止盡的絕望。

漢吉走到里維身邊,和他一起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隔著一段距離。

「妳來幹嘛?」里維沒轉頭看她,他的下半張臉埋在手臂裡。

「我看你不太好,想說跟你一塊兒坐。」漢吉轉過頭去,正好對上里維那張憔悴的面容。那表情漢吉再熟悉不過,只要是在牆外經歷生離死別的人、都會有這樣的表情。

里維看了她一眼,隨後撇過頭去,然後是一陣長長的沈默。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漢吉以為她們就得這樣枯坐到天荒地老時,里維終於開口。

「你們早就知道我們的目的了?」

「起初只有艾爾文知道,在那之前他沒跟任何人說過。」事已至此,漢吉也不打算隱瞞,「但既然連莫布利特都看到你們去偷翻人家的行李了,我也不能坐視不管。」

里維咬住下唇,那表情是滿滿的懊惱與悔恨。

「原來從頭到尾,我們只是用來釣出羅沃夫的魚餌。」他的聲音聽起來滿是懊惱,「看來不只羅沃夫把我們當工具,那個滿口仁義道德的死禿子也是。」

漢吉沒有作聲,這時替艾爾文或調查軍團辯護沒有任何意義,因此她只是靜靜的聽里維發洩。

「早知如此,一開始我就不該答應羅沃夫的條件、不該到地面上來……」里維哽咽了起來,「該死的,我還在牆外拋下他們……」

「他們的死,不是你的錯。」漢吉輕聲說,「你盡力了。」

里維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妳的隊伍可是平安回來了,怎麼可能懂我的感受?妳知道嗎?我跟他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相信我』,結果看看他們被我的選擇害成什麼樣子、連弗拉岡他們也——」

「我說,這不是你的錯。」漢吉忍不住提高了聲音,「他們不會怪你的,出牆就是這樣,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上一秒還在跟你說話的人、下一秒可能就會掉進巨人嘴裡,哪怕你們有再強的信任也一樣。你說我不懂,我告訴你,上一次出牆時我替部下斷後、結果他們卻碰上奇行種,只有我跟莫布利特活著回來。你說我是該躲在牆內自責一輩子,還是繼續戰鬥?」

里維直瞪著她,那表情彷彿漢吉把整桶馬糞塞進他嘴裡,但她不想管了,此刻她只想把一切宣洩出來,「躲起來很簡單、面對卻很難,我知道這非常痛苦——」她嚥了嚥口水,「可是既然我活下來了,我能做的就是把牆外的真相帶回來、然後背負著他們的死繼續前進,直到我為人類獻出心臟的那一天為止。」

又是一陣沈默。里維的表情萬般複雜,隨後他轉過頭去、似乎是在思索什麼。漢吉也跟著安靜下來,兩人就這樣對坐無語。

「喂,我問妳,」良久,里維終於開口,「如果這一切犧牲都是沒有意義的,妳該怎麼辦?」

「至少我奮鬥過了。」漢吉回話,「況且你以為躲在牆內就天下太平了嗎?你也看到牆外那些傢伙了,哪天要是牠們踢破城牆闖了進來,不管你、我、你的朋友,或是艾爾文跟指使你的臭貴族,大家都會死在巨人的嘴裡。」她意味深長地看了里維一眼,「巨人面前人人平等,但我不希望所有人都親身體會到這個道理。」

里維的神情終於稍微和緩了些,看起來是真的聽進了她的話。說出一切心聲的漢吉此時只覺得自己被掏空,她疲倦的望著被晚霞染紅的天空,紅得有如鮮血潑灑。

「你的朋友走了,我很遺憾。」過了很久,她終於說出這句話。「說了你可能不信,但失去伊莎貝爾、我也是很難過的。」

「我沒說我不信。」里維悶悶地說。

漢吉苦笑,想起伊莎貝爾的笑臉還有喋喋不休的模樣,她忍不住眼眶一熱,隨後她從上衣口袋掏出一條手帕,「這是她之前給我的,那時她還跟我說,這是你給她的、要我有天記得還給她。那時她看起來心疼死了。」她把手帕遞給里維,「我想現在也只能還給你了。」

里維彷彿挨了一記重拳,久久說不出話來。漢吉拿著手帕的手懸在空中,他過了好半天才伸手去接。

「臭丫頭,我給她的東西、她居然拿去亂送……」他喃喃自語起來,隨後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那我也說件妳可能不信的事,每次伊莎和妳聊完天後、都會跑來告訴我妳們聊了什麼,她也挺喜歡你的。」

「我也沒說我不信啊。」她順著里維把這句話還給他。

「她說她被室友排擠時,妳還安慰她。」

「啊,是的。」

「她還說每次妳跟她聊完,都會順口問要不要找我一起來,但每次她都會回絕,然後她就會跑來我這邀功、說她又成功阻止我被你抓去實驗。」

漢吉一拍腦袋,「她連這個都說了?我明明就是開玩笑的。」

「她還把妳給她的零食分給我們,有一次妳帶了肉桂麵包邊給她,弗蘭吃了讚不絕口。」

「她應該早說的,我就多帶一些給你們。」

「弗蘭和她還……」里維說不下去了,他把臉埋回手臂內,隨後是低聲的嗚咽。

漢吉轉過頭不去看他,只是靜靜地仰望天空。天色開始轉為靛藍,幾顆星子浮現在天際。太陽真的下山了吧,她心想。

如果沒有那道牆擋著,可以看到真正的落日就好了。

 

「他還好嗎?」莫布利特一邊整理馬鞍,一邊開口問她。

「不太好,但可以放心的是,他不會做傻事。」漢吉回答,一邊卸下自己的靴子、鬆開腳上的皮帶,她揉了揉腳背上壓出的紅痕。

「那就好。」莫布利特鬆了口氣。「畢竟……把他們呈報上去是我的職責,但我並不希望他們因此承受不必要的處罰。」

「他遭遇到的遠超過處罰。」漢吉淡淡的說,「我們沒有人希望這樣,但事情就是發生了。」

兩人都沈默了,只剩下莫布利特整理鞍轡的窸窣聲響,漢吉也重新穿回她的靴子。

「喂,莫布利特。」漢吉拍了拍腳上的塵土,抬起頭喚他。

莫布利特立刻換上了一副隨時任她差遣的模樣,「班長請說。」

「我要跟你說謝謝。」漢吉真誠的說,「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莫布利特正經的表情放鬆下來,露出一個靦腆的微笑,「我也要謝謝班長,謝謝您帶領我們活下來。」

漢吉也笑了,忽然覺得眼眶有點熱。為了掩飾,她拍了拍莫布利特的肩,兩人並肩走出馬廄。眼前是美麗的星空,伊莎貝爾曾經興高采烈地和她分享第一次看到星空的喜悅,那笑容仍歷歷在目。

「班長?」莫布利特關心的問道。

「啊……抱歉,」漢吉揉了揉眼角,試圖擦去淚水,「我們走吧。」

「好的。」

 

《待續》

---

諸君!我終於寫完利韓相會了!(被打死)

這一篇利韓兩人的對話刪改多次,老實說這裡的里維是個讓我傷透腦筋的角色,要如何寫出此時還不是兵長、卻又保有讀者既定印象的他?後來回去重看動畫與漫畫後,還是決定寫得傾向「還不是兵長」的這一面。於是就出現了腦筋與身手都不錯,但骨子裡還是那個地下街小混混、還沒有身為士兵的自覺的里維。我知道這樣很OOC,請大家不用客氣來砸我雞蛋吧!

下一章就是全新章節了,基本上又是原創劇情,希望我能不爆字數早早把它寫完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