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柯尼x莎夏
  2. 時間點為主角群奇襲瑪雷前
  3. 角色性格崩壞

 

 

1.

「我要休假囉。」莎夏這麼說。

「咦?」柯尼停下保養雷槍的動作,忍不住抬起頭。周圍的人也跟他一樣,停下手邊的動作望向莎夏。

「我好久沒回家了,這次我想回去見我爸爸。」莎夏一邊擦拭槍身一邊說,隨後像是想起什麼的加上一句,「反正這次去瑪雷那邊救艾連,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不如先回去跟我爸交代遺言,至少每次回去我都有得吃。」

眾人一陣哄笑,柯尼也跟著笑。果然是莎夏,說什麼要回鄉,其實根本只是為了自己想吃飽。

「這麼一說,我們也該放個假。」約翰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我也好久沒回去看我媽了。」

「可是我們放假了,也沒地方可去啊。」阿爾敏苦笑說。

「是漢吉團長不放你走吧?」弗洛克不改譏嘲的本性,「你可是軍團的超級智囊、會走路的大型毀滅武器,還是『艾爾文團長的繼承者』——」

「你少說幾句。」米卡莎抬起頭來打斷了他,清脆的嗓音隱隱透著怒意。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嘛,生氣又不能當飯吃。」這次是莎夏打起圓場,依舊三句不離食物。「我弄好了,我去催那些新兵打掃,省得里維兵長生氣。」

「我跟妳一起去。」柯尼也跟著起身,就像以往那樣。

弗洛克吹了一聲口哨,一旁的約翰也跟著擠眉弄眼起來,米卡莎和阿爾敏則一臉「你們一定有鬼」的表情。

這下柯尼有點不悅了,「你們幹嘛?」

「啊,小柯尼,你要不要提早跟莎夏回家見岳父呀?」弗洛克一臉似笑非笑,「還是你要先回家稟告父母,說你要先去見未來的親家?」

「去你的,」柯尼啐了一口,「我家沒人了。」

「這樣啊,啊——!」弗洛克的聲音淹沒在約翰的鎖喉技中,混亂中柯尼聽見約翰大罵「你說話前不會用大腦嗎?」,他還看見米卡莎順道踹了弗洛克幾腳。他無奈地搔搔頭,正打算大步離去的同時,莎夏拉住了他的手臂。

「走吧。」她笑咪咪的說,臉上的笑容依舊陽光,「打掃完後,我們去倉庫找東西吃。吃東西心情會好的。」


 

2.

弗洛克果然一語成讖,他真的要跟莎夏一起回到她的村子。柯尼到現在還搞不懂,為什麼他幫忙里維兵長送公文時,會在文件中發現自己鮮少動用的假單,里維兵長甚至還幫他填寫完畢,上頭的日期正好和莎夏的休假不謀而合。而收下那份假單的漢吉團長,又為何會以最速件批准了他的休假。同時他親愛的同期們,又個個像嫌他們在軍團裡礙事似的催促他倆趕緊出發。他忍不住問了約翰,卻只得到這樣的答案:「再不讓莎夏回去,軍團會被她吃垮,到時我們就要回到以前偷藏肉乾和馬鈴薯的日子。」

「那為什麼我得跟著一起放假?」柯尼不解。

「我說你……」約翰當場露出了像是被噎到的表情,隨後擠出一句:「好吧,你得負責看著莎夏,免得她吃到不想回來,軍團少了她會很困擾的。」

說得有理,難怪他們會想趕莎夏回家,柯尼心想。

他扛起行李,莎夏已在門外等他。

「你的帽子呢?又忘了?」她一貫的提醒,柯尼摸摸自己的頭、嗯,他果然又忘了。他轉過身取下掛在門後的帽子,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3.

柯尼覺得自己被連珠砲般的問題給轟炸得昏頭轉向。封閉的陶帕村平時少有訪客,柯尼的來訪是條大新聞。他根本不記得回答了幾次自己的名字、今年幾歲,還有和莎夏是何時認識等等千篇一律的問題,每個人似乎都對他和他的答案非常有興趣,他只覺得這番熱情的疲勞轟炸叫人吃不消。

「小伙子,你叫柯尼啊?哪裡來的?」一名老婦拔高嗓門問道,咧出一嘴缺牙的笑容。

「拉加哥村。」被問到昏頭的柯尼直接回答。

「拉加哥村?」另一個中年男子驚呼起來,「那不是幾年前就被巨人踏平了嗎?你居然逃出來了?」

一時之間靜了下來,雖然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但柯尼再遲鈍也懂那種尷尬。一時之間他覺得胸口有種無以名狀的刺痛,像是扎進手指中的木屑,不算很疼、卻實實在在地提醒著他有個未癒合的傷口。

「啊——我的肉!」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剛才就不知去向的莎夏正對著掉進灰燼中的燻肉哭喊,「我心心念念的肉——你為什麼要離我而去——」

「笨丫頭,這麼大了還拿不穩!」布勞斯先生嘴上雖是責罵,但更多的是對女兒的無可奈何,「慢著!別撿起來吃——」

一場混戰頓時開打。布勞斯先生死命撲上前阻止女兒,卻被莎夏一把推開,還對準爸爸的下巴就是一記。柯尼一邊讚嘆莎夏身為調查軍團資深幹部的身手,一邊本能的從背後架住莎夏,她卻有如衝出柵欄的野獸見肉就咬。在一陣瘋狂的喊叫後,眾人終於拉開了灰頭土臉的布勞斯父女,滿身是汗的莎夏依舊盯著爸爸手上那塊已和煙灰融為一體的燻肉,在它被丟進堆肥桶的剎那,莎夏忍不住發出了悲鳴。

柯尼下意識地收緊了雙臂,卻發現莎夏沒想像中的掙扎。他狐疑的鬆手,輕巧落地的莎夏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從腰包中拿出一塊夾了香腸的麵包掰成兩半,較大的一塊遞給柯尼、另一半則忙不迭地塞進她自己的嘴裡。

這真的是莎夏安慰人的方式,柯尼心想,自己也跟著將麵包吃下肚。


 

4.

他們打獵回來,圍繞在營火旁處理獵物。莎夏處理兔子的功夫和她的槍法一樣精準俐落,她一邊剝著著兔子皮、一邊用又快又溜的方言和布勞斯先生鬥嘴。柯尼在一旁湊合著聽,一邊切著洋蔥(方才他想幫忙料理兔子,但才拿起刀子切了兩下,立刻被布勞斯先生阻止:「小伙子,等你切完了、這隻兔子也沒剩半點肉了。」),但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洋蔥上,而是莎夏的側臉。

他從來沒聽莎夏說過這麼多家鄉話。訓練兵時的她即使對同儕說話都用上敬語,口音也明顯經過矯飾。尤米爾曾為這事當眾指正過她,莎夏又羞又窘的表情他還歷歷在目。柯尼還記得當時的自己遠遠看著,心裡卻有股莫名的憤怒緩緩湧上。醜女,妳懂什麼,他在心裡怒罵,妳根本不懂那種想要掩飾自卑、想要融入大家而做的努力,憑什麼這樣嘲笑別人!他懂那種出身卑微的苦,同樣出身羅賽之牆小村落的他,為了讓家人揚眉吐氣選擇從軍、已加入憲兵團為目標。莎夏也是為了生活才成為訓練兵,別人總笑她貪吃,他卻認為這再正常不過——吃東西就是為了生存,莎夏只是用她的方式直接而滑稽的闡述這個道理。

忽然他感覺到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衣服,打斷了柯尼的思緒。幾個孩子繞到他們身後,其中一個男孩頑皮的捏了柯尼一把。他抬起頭來佯裝生氣,男孩大笑起來、回頭做了個鬼臉,便和其他玩伴一同跑得不見人影。過沒多久,另一個女孩挨在他們身邊坐下,跟著一起處理食材。女孩的金髮綁成了兩個短短的辮子垂在耳邊,偶爾她會轉頭對柯尼害羞微笑一下,髮辮就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動。

他記得當年離開家時,薩妮跟馬汀差不多也是這個年紀。

「柯尼,你怎麼了?」莎夏關心的問。

「沒什麼。」柯尼伸手揩去眼角的淚水,「這洋蔥還真嗆,我都流眼淚了。」


 

5.

當幾名壯漢把整頭野豬架上烤架時,柯尼忍不住和眾人一同發出驚呼。他下意識地拉住身邊莎夏的手,好阻止她衝上前去,但她卻沒有動作。柯尼抬起頭來,看見莎夏的耳根紅紅的。他摸摸自己的耳垂,也是燙燙的。

應該是太靠近火堆了,柯尼心想。

大夥開始分食菜餚,烤肉串與麵包不斷在眾人手中傳遞。一名婦人遞來一串烤魚,島上的巨人早已被清除殆盡,他們終於可以盡情探索牆外的未知,包括環繞帕拉迪島的大海。柯尼一口咬下,鹹香的魚肉在口中化開,讓他想起第一次看到海時、氤氳在鼻腔中的鹹腥味。

「多虧了你們,現在日子好過多了,還有魚肉罐頭可吃,這可是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事。」婦人笑著對他們說,「喜歡的話就多吃點,兩位大英雄。」

「咦?沒什麼啦。」柯尼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隨後又補上一句,「不過我們很厲害是真的,對吧,莎夏?」

「那是當然的。」滿嘴食物的莎夏口齒不清的說,這次她伸出油膩膩的手跟柯尼拳頭碰拳頭,就像以往他們平安從戰場上歸來那樣。

「欸,妳手油油的,不要摸我啦。」

「有什麼關係,巨人的血都在摸了。」

「妳什麼時候變得跟漢吉團長一樣髒了?兵長聽了肯定削妳脖子。」

「好了好了別吵了,」婦人打圓場,「有人在跳舞了,看起來你們感情也蠻好的,要不要也跟著下場跳?」

這句話讓柯尼的臉更紅了。他跟莎夏對看一眼,隨後扭捏地伸出手。莎夏用餐巾擦去手上的油漬,兩人彆扭的牽在一起。


 

6.

「很痛耶。」莎夏故做誇張的摸了摸自己的腳尖,即使一點都不痛。「你踩穩點啦。」

「是妳自己要踩我的。」柯尼噘著嘴說,他和莎夏方才跳舞時不斷互踩對方的腳,柯尼甚至還摔了一跤,逗得眾人哈哈大笑。最後兩人乾脆放棄舞步節拍,直接拉著對方的手快速旋轉、甚至在廣場上橫衝直撞起來。等到音樂漸歇,兩人早已滿身大汗,活像是剛結束一場行軍操練。

「天呀,好熱。」莎夏伸手拭去額上的汗水,「我覺得我們根本不是在跳舞,是在訓練場跑三十圈。」

「妳是指以前被夏迪斯教官處罰的時候嗎?」

「拜託別提他!」莎夏當場跳了起來,甚至打了個哆嗦。

「報仇成功!誰叫妳剛剛還把我絆倒……哎喲!」話還沒說完,柯尼的脛骨上立刻挨了莎夏一腳,痛得他抱著小腿單腳跳起來。「哪有人跳完舞後踹自己舞伴的啊。」

「哪有人在跟女生跳完舞後還反嗆對方的。」莎夏嗆了回去,「而且還要女生送你回房,這反了吧?」

「我第一天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妳不帶路我怎麼會知道今晚要睡哪?」

「以後多來幾次你就熟了啊。」莎夏冷不防地拋出一句,柯尼當場愣住接不上話。一時之間有種微妙的尷尬迴盪在兩人之間,他們就這樣沈默的並肩而行,沒有人開口。

「到了,你今晚就睡這。」莎夏在通往閣樓的樓梯口前停下,臉上的表情讀不出情緒。

「謝謝。」柯尼小聲地說,他搭上樓梯扶手,卻忽然想起了什麼而開口。「喂,莎夏。」

「嗯?」

「東西很好吃,晚會很熱鬧……我覺得很開心。」柯尼開口,但他覺得心頭有種更難以用言語說明的感受。今晚的時光像是一條熱毛巾熨在因天冷而隱隱作痛的傷疤上,傷疤不會因此消失、但疼痛卻得以減緩,讓他可以繼續與傷疤共存。

他真心感激莎夏帶他來這裡。

「喜歡的話,就多陪我回來啊。」莎夏露出笑容,「有人陪著一起吃東西,就算只是粗麵包、吃起來也是香的。」

「這是你把馬鈴薯分給教官的理由嗎?」

「喔,拜託別提了。」莎夏翻了個白眼後作勢踹他,柯尼立刻跳上階梯閃躲,「你快去睡啦,明天一早我爸爸還要帶我們兩個去打獵。」

「好的。」柯尼踏上樓梯,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補上一句,「對了,以後……我還可以像這樣和妳一起回來嗎?」

「當然可以。」莎夏驚喜的說,隨後換上了謹慎的口氣,柯尼幾乎以為下一秒她又要換回敬語,「如果……你想要有人陪著一起回你的村子,我可以跟你去,我會帶著爸爸做的燻肉。」

「等我們從瑪雷回來後,就一起去。」柯尼由衷的感激她。

「好喔。」莎夏應了一聲,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怎麼了?」

「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莎夏輕聲說。昏暗的燈光下,柯尼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柯尼愣了一下,他想起今天跳舞時莎夏酡紅的臉、他發燙的耳根、微妙的尷尬,還有緊緊牽在一起的手。他好像懂了什麼,卻又不敢確定。

他的沈默換來莎夏臉上一閃而逝的失望,隨後她打算轉身就走。柯尼握緊拳頭,鼓起當初第一次出牆的勇氣一把拉住她,飛快地在她頰上拂過一個吻。

他很快鬆手,看見莎夏的臉紅得簡直可以掐出血。

「我不太會說話……所以,就是這樣。」柯尼結巴的說,覺得自己的臉燙到可以煎蛋。

「你還是老樣子。」紅著臉的莎夏終於擠出這句話,她張開雙臂擁抱柯尼、回吻了他的面頰。柯尼也摟住她,不願放開。

一陣腳步聲驚動了他們,兩人趕緊鬆開彼此。

「我爸爸。」莎夏低聲說。

「我知道,被他看見的話,妳爸爸應該恨不得把我和那些兔子一起掛在烤架上。」

兩人都笑了。

「快睡吧,明天一早還要出門。」莎夏提醒他。

「好的,晚安。」

「晚安。」


 

《完》

---

看完第105話後悲憤交加的我寫出了這篇,劇情沒什麼架構可言,純粹是覺得創哥不給的幸福就由同人來給!(欸)

如果有天堂,那裡一定堆滿了馬鈴薯和肉,莎夏一路好走QQ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乃昔
  • 嗚嗚嗚莎夏啊!(痛哭
    一路好走了……
    在看完105話後我瘋狂去找柯莎文來看,好不捨莎夏啊……她是我在進擊的巨人中第二喜歡的角色……
    話說回來,這篇文章超甜的!
    (話題變好快?!
    期待下一篇文~
  • 當初看完105話後差點想寄刀片給諫山,但最後還是化悲憤為力量拚命灑糖,才能告慰莎夏在天之靈!(三小)
    謝謝你喜歡~之後會努力寫巨人同人文的

    蚹蝂 於 2018/05/30 0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