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角色性格崩壞
  3. 劇情改編自《無悔的選擇》

 

各位還記得這篇嗎(欸)

 

 

帶著青草味與濕潤泥土味的空氣灌入鼻腔,涼風撲面而來,莫布利特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覺得這真是個適合遠行的日子。

更正,這是個特別適合牆外調查的日子。莫布利特看著自地平線上冉冉上升的紅色煙霧,心裡這麼想。幾乎就在同時,左前方有數道綠色煙霧劃破天際。隊伍隨之轉向、整支部隊彷彿一頭有著自身意志的巨大野獸,在平原上縱橫前行。

「第十二次。」莫布利特開口,出發前漢吉吩咐過他要仔細計算巨人出現的次數,「距離我們出牆差不多一個小時,這段時間內我們遇到了十二次巨人。」

「差不多。」漢吉如此回應,「根據先前的報告,巨人的數量與出現頻率,會和群聚的人類數目有明顯的相關性。以我們這次的部隊人數下去換算,這還在平均值之內。」

「你們關在研究室裡就在算這個?」凱吉忍不住問,「我還以為……」

「小子,八卦可以讓你跟人嚼舌根,但沒法讓你對上巨人時活下來。」漢吉輕咋一聲,「比起跟巨人硬碰硬,不如了解牠們的習性、讓部隊擬定最適合的戰術還比較有意義。你看,這麼多的巨人,要是每次都跟他們對打,沒走幾步路我們就全陣亡了,你說是不是?」

凱吉被堵得當場說不出話,莫布利特對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回嘴,漢吉總是有辦法讓他們啞口無言。

「所以……這是為什麼艾爾文分隊長要啟用長距離搜索陣形的原因?」這次換安德魯發問。

「答對啦。順帶一提,艾爾文看了我分析巨人出現頻率的報告後,就拚了命地要讓這個搜索陣形啟用,畢竟我們經不起一再的折損。」說到這裡她的聲音似乎苦澀了些,但很快又恢復過往那高亢的語調,「以往只有我一個人統計、簡直累死人,莫布利特在這方面真的幫了我大忙。」

「我很高興能幫上班長的忙。」不知該怎麼回應漢吉公開的讚揚,莫布利特只能訥訥的回應。

「那麼首先你得活下去,才能繼續來幫我的忙。」漢吉笑了笑,隨後換上了慰問的口氣,「第二次出牆了,還會怕嗎?」

莫布利特苦笑,「至少沒像上回吐滿身。」

「大約有三成的新兵會在首次出牆時就陣亡,你們現在還能站在這裡,代表都還有幾分實力跟運氣。希望這份好運能一直持續下去。」

莫布利特忍不住開口,「班長,這次有新兵,我很擔心……」

「我知道你在說誰。」漢吉很快打斷他,「他們實力不錯,但就像我剛才說的,希望運氣與所有人同在。」

「我以為班長不信這個。」安德魯一臉詫異,隨後像是驚覺自己的無禮的補上一句:「我以為……班長只相信書本還有報告書。」

「我信它們,但有了報告書並不代表可以掌握牆外的一切,我們能做的就是只有不斷累積經驗而已。畢竟……」

漢吉的話立刻被口哨聲以及信號彈發射的嘶嘶聲給截斷,左前方的護送與補給隊伍陷入大亂,一群巨人自森林中竄出,大步朝莫布利特他們走來。

「巨人出現!準備作戰!」

莫布利特用力吞了吞口水,將恐懼與差點淹到喉頭的酸水一併吞下。漢吉早已先一步策馬衝向巨人。莫布利特也隨後跟上,他得在漢吉趕著送死之前先攔住她。

 

總共六隻,三公尺三隻、十公尺兩隻,另一隻……少見的高大,大概有二十公尺左右。漢吉想了想,以往遇上的巨人最高不過十五公尺,這隻算是刷新了紀錄。其中一頭三公尺級巨人飛快朝她衝了過來,漢吉躍上一旁的樹幹後又轉身跳下,精準削去巨人的後頸。就在她回過頭準備對付其他巨人時,看見莫布利特搶在她的前頭,以同等俐落的手法打倒了另一頭巨人。

「不錯嘛。」漢吉讚許的看著滿頭大汗的他。

「小型巨人速度快,容易驚擾馬匹,所以得先除掉……我只是照著班長您給的情報做。」莫布利特抬起頭來,那眼神澄澈的像是溫馴的大狗,和他一身血污形成強烈的對比。這是成長的代價,漢吉心想。

「後方隊伍被攻破了!」

漢吉一驚,只見後頭的士兵沒能牽制住另外幾隻三公尺級的巨人,紛紛被受驚嚇的馬匹給摔了下來、有幾個人甚至被壓在馬身下。她和莫布利特立刻上前搭救,就在巨人即將扯下凱吉的手臂之際,漢吉削去了巨人的雙手、隨後莫布利特一刀砍向後頸,順勢將巨人的頭顱一腳踢開。但兩人的動作再快也沒法攔住所有巨人,已有士兵成為巨人的大餐。慘叫聲與哭聲不絕於耳,漢吉不忍細看那些慘況。能救一個是一個,她在心中不斷這麼吶喊,一邊不斷定錨跳躍下刀。無論如何都要攔下巨人,不能讓牠們逃走、否則後方的隊伍就……

一隻巨掌橫亙在她的眼前,漢吉一頭栽入巨人的掌心、隨後全身傳來碾壓般的劇痛。眼前是巨人泛著腥臭的血盆大口,她絕望的閉上眼。

下一秒她自空中摔落,就在漢吉以為自己即將滑進巨人的臭嘴時,環住她的卻是強而有力的臂膀。莫布利特砍斷了巨人的手指,千鈞一髮之際救下了她。

「班長您沒事吧?」他大喊,慘白的臉上滿是冷汗。

「我沒事,快放開我,還得回去救其他人……」

「可是……」

漢吉忙不迭地打斷他,「弗拉岡的傳達隊伍就緊跟在我們背後,他那一隊全是新兵,要是沒法在這裡攔下巨人,我們的防線會出現破口!放手!」

莫布利特一驚,隨後放開了她。兩人一前一後衝回戰場,試圖打倒另外兩隻巨人。莫布利特甩出鋼索、不偏不倚刺中一隻十五公尺級巨人的小腿,他往上一跳、刀口劃過巨人的膝蓋下方,卻偏離了韌帶幾吋。巨人頓時揮手攻擊,莫布利特驚險閃開後鬆開鋼索,漢吉隨即補上位置、一刀砍向對方的膝蓋骨,然而只削下了巨人的皮肉。連續兩次都沒能剝奪巨人的行動能力,巨人隨即邁開步伐奔跑,兩人連忙跳上一旁的大樹、才免去被巨人拖著跑的慘況。然而他們並沒有太多喘息時間,另一隻二十公尺級的巨人無視眼前的士兵、突然間朝著補給隊伍衝去,異於其他巨人的行為顯示牠是隻奇行種。體力已耗盡大半的兩人仍不放棄的在後頭追趕,就在他們衝出樹林的那一刻,那隻異常高大的奇行種已搶先沖散了弗拉岡率領的傳達隊伍。

「是奇行種!我們攔不住牠!」漢吉絕望的大喊。此時有幾名士兵躍上奇行種的背部試圖打倒牠,巨人卻突然大力揮舞手臂,其中兩人立刻摔了下去、另一人則當場被捉住後咬去半個身子。漢吉看見弗拉岡領著如同無頭蒼蠅的隊伍試著突圍,卻有幾名士兵和他說了什麼之後,徑自從隊伍中衝了出來。

是里維他們。

一切彷彿變魔術般的不可思議,地下街三人組熟練的跳躍與飛行早已在訓練時見識過,但更驚人的是他們天衣無縫的默契。弗蘭和伊莎貝爾同時毀去巨人雙膝時簡直就像完美的雙人舞、里維撲上巨人的脖子時更迅捷如狩獵的黑豹,三人的攻擊一氣呵成、就連身經百戰的老兵也自嘆弗如。就在里維砍下後頸、巨人轟然倒下的剎那,漢吉忍不住和所有士兵一同驚呼出聲。

「莫布利特,」漢吉輕喚她的助手,對方也目不轉睛地盯著這驚人的一瞬,「找機會跟他們聊聊吧,他們立大功了。」

 

xxx

 

里維雙手抱胸不發一語,弗蘭與伊莎貝爾也一臉凝重,空氣彷彿也隨之凝滯。

為了第二天的任務,夏迪斯團長下令他們今晚在這座廢棄的古城遺跡稍事休息,他們三人也跟著軍團一同住了下來。頓時下至小兵、上至團長,現在全擠在這座小小的古堡,從前只有在操練或訓話時才能見到的高階幹部、現下卻成了可以輕易錯肩而過的存在。

他們自然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方才里維費了番唇舌拖住艾爾文、好讓弗蘭和伊莎貝爾可以偷翻他的行李。既然軍團本部中遍尋不著那封羅沃夫想要的信,想必艾爾文一定隨身攜帶、連出牆也不例外,弗蘭這麼說。

只是這回又無功而返,三人就這麼相對無言了好一陣子,沒有人想開口打破這低迷的氣氛。

「看來他不只把信帶出牆,還片刻不離身啊。」良久,弗蘭終於率先打破沉默。

「該怎麼辦才好……」伊莎貝爾苦著一張臉,隨後對里維投以求救的眼神。「大哥,說些什麼吧?」

里維依舊沒說話,眉頭深鎖的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艾爾文方才對他說的話。

初陣就打倒奇行種,對此里維並不特別感到欣喜,甚至覺得沈重——畢竟他們的功績是建立在其他士兵的犧牲上,而他並不喜歡看到有人死去。死亡這種事情,他在地下街看得夠多了。

但是艾爾文的眼神彷彿略過腳下的屍山,執意的盯著牆外未知的一切。里維不懂他出牆的初衷,但他對里維說著「只要能把世界奪回人類手中,調查軍團會毫不猶豫獻出心臟。」這種話時,仍有溫度的眼神中滿是執著。

要一個血未冷透的人帶領士兵前仆後繼地送死,這是多大的折磨?而更令里維不解的是,仍然有新血不斷跟著踏出牆外,只為探索這個未知的世界。里維想了想,只覺得更加迷惘。

這個團體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大哥?大哥?」

「什麼?」里維抬起頭來,迎接他的是弗蘭和伊莎貝爾困惑的眼神。

「我們叫你好幾次了,你都沒理我們。」弗蘭有些訝異的說,「真難得看到你在發呆。」

「不,我只是……有點累了,一時恍神。」里維馬上把腦海裡的畫面拋諸腦後,「總之,如果艾爾文是隨身攜帶那封信的話,那就只剩一個方法了,就是殺了他。」

氣氛在一秒內立刻凝結,弗蘭面色凝重,就連一向粗神經的伊莎貝爾聽了也忍不住冷汗直流。

「你是認真的嗎?」弗蘭難以置信的說,「話雖如此,要解決他可沒這麼容易,況且這裡是牆外,指揮官要是死了、我們也……」

一道高亢的嗓音打斷了他們,「方便打擾一下嗎?」

三人猛然回頭,漢吉的表情像是發現了什麼天大的秘密,她笑嘻嘻地說道:「嗨,我都看到囉!那個決定性的瞬間!」

被發現了嗎?里維不動聲色的將手伸到充當坐墊的麻布袋下,用力握緊他隨身的小刀——

「就是你們打倒那頭奇行種的瞬間啊!」漢吉興奮地大喊,「真是太厲害了,我看得都熱血沸騰起來了!」

一觸即發的態勢頓時軟化,里維的手放鬆了些,但仍握著刀柄。他看著雙眼閃閃發亮的漢吉,一時之間竟反應不過來。

「喂,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都沒反應?」漢吉不解地問道,渾然不覺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是在稱讚你們耶,至少笑一個吧?」

弗蘭和里維依舊面色鐵青,倒是伊莎貝爾硬擠出了一個微笑。

「哎喲,妳怎麼笑得這麼彆扭?是不是又有人欺負妳了?」漢吉蹲下身摸了摸伊莎貝爾的頭,隨後轉向另外兩人,「還是欺負妳的就是他們?」

「臭眼鏡,妳少說幾句、沒人當妳是啞巴。」里維幾乎是從牙縫中迸出每個字,如果可以,他真想用手上這把刀割掉她那喋喋不休的舌頭。

「大哥和弗蘭才沒欺負我,」伊莎貝爾噘起嘴,「會欺負我的也從來不會是他們。」

「我懂。」漢吉眨眨眼,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包零食,伊莎貝爾開心收下後立刻拆開包裝吃了起來,還不忘順手分給里維和弗蘭。怕甜的里維一聞到那甜膩的香氣就皺起眉頭,弗蘭則頂了頂他的手肘,示意里維友善一點,但自己也沒有伸手去拿。

「所以妳來幹嘛?又要拿我做實驗?」里維沒好氣的問。

漢吉還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別把我想得這麼糟嘛,我可是來跟你們道賀耶。」

「喔?」里維忍不住防備起來,他實在不相信這個臭眼鏡會說出什麼好話。

「我說的是實話。」漢吉聳肩,隨後一屁股在弗蘭和伊莎貝爾中間坐下,弗蘭忍不住挪了挪位子,「如何?第一次出牆,沒被嚇倒吧?」

「才沒有。」伊莎貝爾一邊嚼著零食一邊說,兩頰塞得鼓鼓的,「不過牆外的世界……」她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尋找適合的措辭,「沒有想像中簡單。」

「這是事實。」漢吉同理的說,隨後問另外兩人,「你們覺得呢?」

「啊,真的很不簡單,」里維主動回答了她,這讓漢吉揚起了眉,「但外頭的空氣的確清新許多。」

「你是跟跟地下街比?」

「跟牆內比,臭眼鏡,」里維不悅,「否則我們是為了什麼而出牆?」

「我喜歡你這句話。」出乎意料,漢吉真誠的說,「看來你感受到牆外的『魅力』了。」

「是巨人對妳來說有魅力吧?」里維忍不住回嘴。

「誰叫牠們擋了人類出牆的路,我只好把牠們抓來研究一番了。」漢吉笑笑,「還有啊,你們都這麼拚命打倒奇行種、還救了這麼多士兵,就別再用這種態度對人了。」

漢吉的話似乎戳中了他們心中某個部分,因此三人都沒有作聲。

「這裡沒那麼壞,就像我也不認為你們有那麼壞一樣。」

「妳這麼說,我們也不會感激妳的。」里維還是沒有放鬆戒心。

「但被你們救下來的人會感激一輩子。」漢吉放輕了聲音,鏡片後的雙眼很懇切。

里維皺了皺眉,「臭眼鏡,妳喝醉了嗎?」

「我醉倒是三天前的事,現在早醒了。」漢吉伸手指向四周,里維才發現有不少士兵看向他們這兒,但眼神與過往的排斥不同。稱不上全然接納,但至少開始把他們當成同類。

「每一個人對調查軍團都很重要,像你們這樣的新血更是。有不同的聲音,才能促使一個團隊進步。」漢吉的語調此時變得柔軟許多,口氣誠懇的幾乎要讓人落淚。「你知道嗎?大家見識過你們的戰鬥後,瞭解到依據做法的不同,即使是人類、也不會輸給巨人,並因此獲得了勇氣喔。」

里維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喂,里維。」開口的是和他們同一分隊的賽拉姆,平常開口閉口對他們叫小混混的他,現在臉上卻出現了羞赧的表情,「有機會的話,說一下你們當初怎麼練習立體機動裝置的吧。這玩意兒即使是正規訓練,也要花上兩三年才能熟練呢。」

「呃,就是練習、不斷反覆練習。」里維一時詞窮,只好這樣回答。

「真的只是這樣?我們一開始光靠皮帶維持平衡都很困難呢。」克拉斯幫腔,眼睛裡有滿滿的笑意。

「我們很厲害吧?」伊莎貝爾再也忍不住興奮,她大喊,「對我們刮目相看了對吧?」

「真的很厲害。」漢吉給了她一個「我就說吧」的表情,「尊重是靠自己爭取的,你們辦到了。」

「謝謝妳!」伊莎貝爾大聲的說,甚至開心地跳起來攬住漢吉,後者像在哄小孩一樣拍拍她的背。里維吃驚地看著這畫面,他和弗蘭面面相覷,一時之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

「好啦,大家都這麼說了,」漢吉笑咪咪的說,隨後一把推開伊莎貝爾、一臉狂熱的對著里維直笑,「你們要不要分享一下練習的訣竅——」

「拒絕,」里維想也不想立刻回答,「這是我自成一派的方式,不是用來教人的。」開什麼玩笑,真的答應了自己大概會被抓去當這臭眼鏡的白老鼠,比起這個他還寧可去跟一百隻巨人對打、或是和艾爾文閒聊彼此的身高與髮量。

「真可惜。」漢吉一臉惋惜,隨後自己打了圓場,「我看大家都累了,不如我們就先各自休息吧。伊莎貝爾、弗蘭,也謝謝你們,下次再聊吧。」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臨走前不忘回頭,「如果我們都能幸運回到牆內,再像前幾天那樣喝一杯吧,這次我請客。」

確認漢吉已經走遠後,弗蘭終於開口,「我說里維,其實教他們一些簡單的訣竅也無妨吧?這是拉近距離套出更多情報的好機會——」

「除了你們之外,我不想對別人的性命負責。」里維截斷他的話。「別忘了我們是為了什麼來這裡。」

「可是大哥,你明明就和她聊得很開心。」伊莎貝爾伸手去擦嘴角,見里維皺眉,她轉身掏出軍團配給的手帕擦拭,「我很少看到大哥話這麼多呢。」

「人家一包甜食就把妳收買了?」里維忍不住哼了一聲,「還有,妳的手帕什麼時後換了?我先前給妳的呢?」

「我給漢吉了,她比我更需要。」伊莎貝爾拍拍手上的食物碎屑,「況且她幫過我、剛剛還替我們說話,大哥你不是也這樣教我們?」

這下換里維被堵得啞口無言,惹得弗蘭忍不住笑出聲。「哎呀,看來地面上的空氣真的挺新鮮,連伊莎的腦子都變靈光了呢。」

「弗蘭!」

「停停停……」弗蘭一邊擋下伊莎貝爾的追打一邊說,「不過說真的,她雖然怪、但感覺人不壞。」

「就是說嘛。」伊莎貝爾嘟著嘴,「而且……你們不覺得,這裏的人為了出牆而拚死和巨人戰鬥——」

「跟我們不顧一切要來到地面上很像,對嗎?」里維接腔。

「嗯。」伊莎貝爾點點頭,「或許你們會覺得很奇怪,但這段日子相處下來,我挺希望他們還能繼續在牆外大展身手、以後也能不斷展開調查……」

「天啊,看來得在你們說出『為人類獻出心臟』這種話之前,重新擬定奪取資料的計畫才行。」弗蘭苦笑,隨後正色轉向里維。「里維,你做好不顧一切的準備了嗎?」

里維點點頭,沒有說話。他伸手在座墊下摸索,卻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早已放開了匕首。

 

「你看到他們闖進來?」開口的是艾爾文,他的表情在昏暗的燭光下顯得更難以捉摸。

「是的,分隊長。」莫布利特伸手擦去額上的冷汗,「他們還翻了你的行李,似乎是在找什麼。」

「我知道了,謝謝你,回去休息吧。」艾爾文的聲音不大、卻很有力,「就算他們想在牆外動些什麼手腳,我們也會有辦法。」

「謝謝您,屬下告退。」莫布利特行了個軍禮後轉身離去。

目送莫布利特離開後,艾爾文從上衣暗袋中掏出幾枚信封、隨後又收了回去。他伸手捻熄燭火,一雙藍眼在黑暗中閃爍不定。

 

 

《待續》

---

嗯啊距離上次更新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汗笑)這一年多來現實生活中出現了不少變化,連帶寫作也因此停擺,不過這陣子生活已逐漸步上軌道、寫作手感也慢慢恢復、心態也調整回來(覺得上一篇自己有機會一定要重新改過,當時的手感真可怕),接下來我會努力擠出時間更新的!

為求劇情順暢,這裏改編了《無悔的選擇》若干劇情與台詞,但基本上結局不會有任何改變(原作的歷史之壁是無法打破的)不得不說我花了不少心力好讓故事與原作接軌,也才真正體會到見縫插針的原作向同人比想像中難寫很多,如果各位有覺得傷眼之處就盡情地砸雞蛋吧,我不會逃的QQ

下一篇應該就會結束兵韓相識這條線了,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