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角色背景自創、人物性格崩壞
  3. 本篇劇情改編自《無悔的選擇》

 

在里維和漢吉轟轟烈烈地打了一架後,即使兩人以平安無事收場,里維的強悍與凶惡在軍團中已不脛而走。

「我說里維,拜託你別那樣瞪人。」在不知道是第幾個士兵一和他們對上視線就立刻別過眼神後,弗蘭終於忍不住低聲規勸,「人都被你嚇跑了,我們混進這裡就一點意義也沒有。」

里維皺了皺眉,但沒有回嘴。

「算了,叫你跟陌生人混熟,不如叫你三天不打掃還容易些。」弗蘭嘆了口氣,「這種事我自己來就行。你就負責盯緊伊莎,趁她亂說話之前先攔住她——」

「來不及了。」里維冷冷的開口,順勢抬起下巴揚了揚,不遠處是在漢吉身邊打轉的伊莎貝爾,「她動作比你還快呢。」

 

「來,伊莎貝爾,來我這邊坐,我這裡有甜食喔。」漢吉笑咪咪地舉起紙袋在伊莎貝爾面前晃呀晃的,裡頭是鎮上最出名的奶油糖霜餅乾,即使隔著袋子都能隱約聞到甜膩的香氣。

「大哥說不可以隨便吃陌生人給的東西。」伊莎貝爾眼巴巴地盯著紙袋,嘴上卻仍執拗地不肯答應漢吉。

「我不是陌生人,我是妳在調查軍團的同伴。」漢吉並沒有因此打退堂鼓,依舊笑容可掬,「總是跟那些臭男生混在一起很膩吧?正巧,我也想認識新朋友呢。」

「妳和他們看起來也差不多。」伊莎貝爾咕噥起來,自己倒是跟著漢吉席地而坐。

「還說我呢,妳也是。」漢吉微笑,她打開紙袋、抖出幾枚酥脆的餅乾,自己率先吃了一口。「還習慣這裡吧?」

「還好。」伊莎貝爾跟著伸手拿了餅乾咀嚼起來,「這裡的伙食沒有想像中的好,但至少水乾淨很多。」

「我一直很好奇,地下街的人怎麼取水?靠地底下的泉水嗎?」按捺不住好奇心,漢吉忍不住開口問道。

「地底下有泉水、但不多,為了搶水而打起來是常有的事。下大雨的時候可以接雨水、但之後淹水更麻煩。妳真應該看看大哥淹水後清理泥巴的表情,那時最好不要接近他。」伊莎貝爾的話匣子似乎開了,呱拉呱拉把所有的話傾巢而出。

「那里維呢?他也為了搶水跟人打架過嗎?」漢吉不動聲色地問,即使她內心有一塊正為了得到情報而興奮尖叫。

「當然有,大哥很強的!」伊莎貝爾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妳知道嗎?曾經有混混自己佔了水源地,還用高價賣水出去,大哥一氣之下就抄了他們家、還打斷對方的腿。」

「後來呢?後來呢?」漢吉再也忍不住了,她拚命催促著伊莎貝爾說下去,而後者也沒讓他失望。

「後來大哥和弗蘭找來所有人協調輪流取水、還輪班負責看守,每個人都簽名留指印。我數學不好,不懂他們怎麼分配,但總之大家都有水可以喝。」

「這人不簡單啊。」漢吉衷心的說,看來這個里維不是只會打架,腦袋跟為人也和他的身手一樣好。

「大哥是最強的,我一直都這麼相信。」忽然間伊莎貝爾臉上的光芒消失了,「即使被那個金髮混帳抓來這裡也一樣。」

「人都在這裡了,就先別想那麼多。」漢吉試圖安慰她,臉上無一絲嘲弄。「況且艾爾文不是什麼簡單角色,你們吃鱉是正常的。」

「他把大哥按到髒水裡,還拿我們的性命威脅大哥。」伊莎貝爾小聲的說,屈辱與羞憤浮現在她的小臉上。

這次漢吉說不出話來了,她看見淚水在伊莎貝爾的眼眶中緩緩匯集。

「地上的人……都是用那種看垃圾的眼神在看我們的嗎?」

「嘿,我可沒這樣對妳,這麼說對我很不公平。」漢吉提高了語調,試圖讓氣氛歡快些,隨後又手忙腳亂的掏出一條皺巴巴的手帕遞給伊莎貝爾。「好了好了別哭了,剛剛不是還聊得很開心嗎?」

「我不想看到大哥為我們受委屈。」伊莎貝爾接過手帕擦淚,「即使我一直很想到地上來也一樣。」

「難為你們了。」漢吉摟住她的肩,一邊慶幸伊莎貝爾沒把她甩開,「不過說實話,我們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可以決定自己是否值得被尊重。」

「是嗎?」伊莎貝爾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有著不解、卻又有一絲絲期待。

「你以為這裡的人都是抱著高尚的情操跑來這個鬼地方嗎?」漢吉望進伊莎貝爾那雙看似憤怒實則單純的眼睛,心中有股說不出的嘆息,「多的是只剩爛命一條的傢伙,死在哪裡對他們而言沒有什麼差別,至少來這裡還有機會看到牆外。」隨後她又補上一句,「那怕一輩子只見這麼一次。」

伊莎貝爾止住了抽泣,但眼眶中仍有淚水。就在漢吉以為她會就此沈默後,伊莎貝爾冷不防地拋出一句:「妳也是這樣嗎?」

「我嗎?」漢吉嘴角一扯,咧出了瘋癲的笑,「告訴妳,比起關在牆內當只會吃飼料的豬、我更想到牆外看看那些我沒見過的東西。就算我死在巨人的臭嘴裡,至少牠們把我吐出來時,我是躺在牆外的天空下。」

「金髮混帳也是這樣?」

「哎呀,看來妳真的很討厭他。」漢吉拍拍她的肩,「我沒問過我家頭子是為了什麼跑來這裡,不過作為一個夥伴與上司,艾爾文倒是挺不錯的,這點我可以跟妳保證。」

「真的?」

「久了妳就懂了。」

伊莎貝爾不說話了,取而代之的是若有所思的神情、眼中的戾意也隨之消散。她低頭看著被漢吉揉成一團的手帕,忽然噗哧笑了出來。

「怎麼了?」漢吉不解地看著伊莎貝爾千變萬化的表情。這丫頭一下哭一下笑的、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漢吉心想。但她不否認自己很喜歡這個姑娘。

「大哥要是看到這種東西,一定會把我們臭罵一頓。」伊莎貝爾伸手想擦去淚水,卻又想起什麼似的從上衣口袋另外掏出一條摺得方正的白手帕擦拭眼角,「這是大哥給我的,他說一切都要乾乾淨淨、灰塵什麼的都不准被他看到。」

「他給妳的?」漢吉微微瞪大了眼,「難不成你們是——」

「妳想太多了。」忽然間一道清朗的男聲響起,弗蘭帶著爽朗的笑容出現在她們身後,身旁則是瞇著眼死瞪著他們的里維,「他是嫌棄伊莎,要她好好把臉擦乾淨。我說對不對啊?伊莎?」

 

莫布利特盯著不遠處的四人,只覺得這副畫面真是詭異。

一個臉上猶帶淚痕的伊莎貝爾、一個面露微笑的弗蘭、一個滿臉饒富興味的漢吉,還有……一個恨不得用眼神殺死眼前所有人的里維。

「妳對伊莎做了什麼?」出乎意料,里維居然開口了,口氣活像是漢吉剛才把一團馬糞扔到伊莎貝爾頭上。

「喂,我什麼都沒做好嗎?」漢吉有點沒好氣的說,「這孩子受了委屈,我還安慰她呢。」

「喔?」里維的眉毛擰得更緊了,口氣還是滿滿的質疑。

「里維,你客氣一點。」弗蘭臉上依舊掛著笑,好聲好氣地勸著里維:「至少伊莎沒事嘛。況且你再這樣瞪人,我看她的小跟班要上來跟你打一架了。」

被發現了。莫布利特慢條斯理地從馬匹後走出來,好整以暇地跟著他們席地而坐。從頭到尾他直盯著弗蘭跟里維,而他們也冷冷地回瞪。

「好了好了,莫布利特你放輕鬆,他們只是想聊天。」漢吉微笑,隨後轉頭看著弗蘭,「還有,莫布利特是我的助手、不是我的跟班。」

「等等,」里維打量了莫布利特一下,「意思是他也會像妳那樣追著我跑、把我綁在手術台上切切割割?」

「我最常做的事就是阻止漢吉班長追著您跑,至於把人抓來切切割割,那不是我的興趣。」莫布利特輕咳一聲,隨後補上一句,「我都負責畫下人體被切開後的樣子。」

三人一時語塞,莫布利特想笑又不敢笑,他相信漢吉也是如此。

「你也蠻有趣的。」最後是弗蘭努力擠出笑容,「難怪會跟她湊在一塊兒。」

漢吉笑了笑,「這裡可是怪人的集散地,不然艾爾文怎麼會把你們帶來這裡?」

「醜話說在前頭,我巴不得宰了那個死禿子。」里維毫不掩飾地說。

弗蘭和伊莎貝爾的臉色微微一變,漢吉卻一臉無所謂。「這還用你說嗎?所有人都知道你看我們不順眼,哪天你掀了這裡也不意外。」

里維依舊死瞪著她。莫布利特偷偷握緊了雙拳。

「妳說得有理,反正我們也跑不掉。」沈默一陣後,里維的態度居然放軟了起來,莫布利特的拳頭也隨之鬆開,「死禿子倒是把這點看得很清楚,不然他才不會放著我們撒野。」

「我們?所以你是打算在這裡待下來了?」

「不要曲解我的話,臭眼鏡。死禿子到底是怎麼容忍妳這種人待在他手下?」

「你們記性很差耶,我剛才不都說了,這裡是怪人的集散地。」漢吉依舊是那副天塌下來也不怕的表情,「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乖乖牌是沒法活著從牆外回來的,你以為巨人這麼好打發?新兵的死亡率多高,相信不用我提醒。」

這次三人頭一回同時面露峻色。莫布利特和漢吉對看一眼,兩人都努力克制不要露出得逞的表情。

「呿,我還以為來到地面上好歹自由些,搞了半天還是一頭被養在籠子裡的畜牲。」良久,里維才吐出這麼一句。莫布利特打量著他,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見里維眼中浮現出了狩獵者的光芒,隨後又隱沒在他嫌惡的表情中。

「你抓到重點了。」漢吉深深地笑了,「不過慢了半拍,伊莎這孩子比你聰明多了。」說完她不忘拍了拍伊莎貝爾的頭,後者像隻被搔下巴的貓咪溫馴的瞇細了眼。

里維皺了皺眉,但沒有作聲。倒是弗蘭在一旁幫腔,「嘿,伊莎,有人說妳聰明,還不快說謝謝?」

伊莎貝爾挺起胸膛,剛才的眼淚已消失無蹤。「這是事實,不需要說謝謝。」

漢吉笑了,隨後她拍了拍褲子站起身來,「好了,再聊下去,我怕弗拉岡那傢伙會跳腳。伊莎,有問題的話隨時來找我。」

伊莎貝爾點點頭,臨走前她對漢吉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里維也跟著起身,卻不急著跟上他們。

「喂,臭眼鏡。」里維叫住了漢吉,「妳當初是為了什麼來這裡?」

「我剛才都告訴伊莎了,你何不自己問她?」漢吉四兩撥千斤的回應,「不然這樣好了,只要你答應讓我研究你的身體,我就告訴……」

「滾開!」

「班長不可以啊啊啊啊啊!」

 

xxx

 

漢吉得承認,她沒想過會這麼順利。

打從她上回請了一包餅乾後,伊莎貝爾幾乎三天兩頭就往她這兒跑。聊天的內容不脫她過去在地下街的日子、還有她加入調查軍團以來的酸甜苦辣。偶爾漢吉也會見到她和其他士兵分享地下街的所見所聞,她眉飛色舞又帶點男孩子氣的表情彷彿就是個開朗的小男孩。漢吉總覺得她有如生長在沙丘上的荊棘灌木、乍看渾身是刺,但若是小心避開、後退一步觀看,那枝葉竟也有了柔美的姿態、進而欣賞起她傲人的生命力。

但今天有點不同。伊莎貝爾拉長了一張小臉,拖著腳步撲通一聲在漢吉身旁坐下,悶不吭聲。

「怎麼了?」漢吉關心的問,她將一袋烤好的麵包邊推向伊莎貝爾,卻被一把推回來。

伊莎貝爾的嘴角繃得死緊,彷彿又變回了剛加入調查軍團時充滿防備的模樣。

「什麼事情讓妳不開心?」漢吉繼續追問。

「我身上有味道嗎?」伊莎貝爾忽然沒頭沒腦的這麼問。

漢吉愣了一下,「唔,我覺得還好啊。」為了舒緩氣氛,她自嘲起來,「不過問我不準,我連自己的髮油味都聞不到。」

「那就好,我身上這件已經穿了兩天。」伊莎貝爾抬起手臂聞聞袖口,「要是大哥知道,我早就被他罵死了。」

漢吉嘻笑起來,「不過是幾天沒換衣服嘛,幹嘛那麼緊張。」

「答應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大哥。」忽然伊莎貝爾小聲的說。

「怎麼了?」

「是安琪拉跟凱拉,我和她們住同一間寢室,」伊莎貝爾斷斷續續地說著,「我們常吵架。」

漢吉轉了轉眼珠子,想了一下後如此開口:「吵架不是件壞事,況且我想妳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不先站在這孩子這邊,她可是會把話吞回去的。雖然憑伊莎貝爾的脾氣,處理起這種事情大概也不會多和平,漢吉心想。

伊莎貝爾的眼神鬆懈了些,「她們常常在午休時間還竊竊私語,吵得我不能睡、衣服跟雜物也到處亂放,還堆到我的位子上。我說了好多次,但……」她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屈辱,「她們說我怎麼這麼挑剔,我從地下街來、不是早就習慣了?」

漢吉擰起了眉,一股熟悉的不舒服油然而生,但她忍住了,「然後?」

「最近輪到我們負責洗衣服,我的衣服常常沒被收回來,都要自己跑一趟。我提醒她們要檢查是不是都有收回來,可是每次我的衣服都還是被忘在外頭……」

漢吉靜靜地聽著,沒有說話。那種不適感從她的胃部爬升到了胸口,但她繼續忍。

「然後就是前天,我再一次提醒她們,但這次她們又沒收回來,等我找到的時候已經全部被雨淋濕,我才沒衣服可換……」伊莎貝爾雙手環著胸前,手指掐進手臂,「我一直說服自己她們只是忘記了,可是……」

「可是妳覺得她們不是忘記收衣服,而是『記得』不要收衣服,對嗎?」 漢吉輕聲問道。

伊莎貝爾點點頭,她的手指掐進手臂,語氣也隨之激動起來,「搞什麼嘛,我還以為地面上的傢伙會比較有水準,原來都是在背後耍小動作的偽君子。有本事就打一架——」

「等等等等,」漢吉連聲阻止,「妳們要是打起來的話,我可是很困擾——」

「我好歹也是垃圾堆中打滾上來,才不會輸給那些連髒水都沒喝過的傢伙——」

「妳冷靜點,伊莎——」

伊莎貝爾激動得跳了起來,「不要勸我——還是妳也跟她們站在同一邊?」

「就是因為我懂妳的感受,所以才要勸妳!」漢吉也拉高了聲音,方才那種不適爬到了喉頭,隨著她的怒吼傾瀉而出,「妳知道嗎?我以前也碰過這種事。」

這下換伊莎貝爾愣住了,她臉上滿是錯愕與震驚。漢吉也愣住了,訝異於自己的衝動。好一陣子兩人都說不出話來。

「坐下來吧。」最後是漢吉打破沉默,伊莎貝爾也乖乖的坐回原處。

「這是調查軍團的『傳統』嗎?」伊莎貝爾小聲說道,聽在漢吉耳裡又是一陣刺痛。

「說了妳可能不信,但我是進了調查軍團後、才比較沒有碰到這種事的。」漢吉轉過頭去,小心觀察伊莎貝爾的表情,「這裡的風氣比我以前待的訓練軍團好得多。」

「訓練軍團?」

眼看伊莎貝爾似乎會意不過來,漢吉隨即解釋,這讓她覺得自己似乎也可以藉此冷靜下來,「啊,我們都要在訓練軍團待上三年,結業後才選填志願決定自己要去哪裡,至於咱們都很討厭的憲兵團——要成績前十名的人才有資格進去。」

「拼死拼活拿高分,就只是為了到中央混吃等死?」

「沒人想去牆外砍巨人啊,除了我這種瘋子。」漢吉又露出了瘋癲的笑,這副表情是她最好的保護色,「妳知道嗎?我會來這裡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在巨人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男是女貧富貴賤、沒有實力的人就註定成為牠們的大餐。」

「所以……」

「在這裡,能從牆外活著回來才是一切。我只能說,妳的室友太傻了。」

伊莎貝爾擠出一個笑容,看得出很勉強。「她們的確笑過我,說我沒看過巨人憑什麼大小聲。」

「那下次就活著從牆外回來給她們看,不就得了?」漢吉拍拍她的肩,「還有,每個人都有大小聲的權利,為自己爭取沒什麼不對。」

伊莎貝爾又笑了,這次她的眼神才真正鬆懈下來。漢吉也放心地笑了,她再次把麵包邊推給伊莎貝爾,這次她沒有拒絕。

「漢吉,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真難得妳這麼客氣。」漢吉微笑,「問吧。」

「當年妳在訓練軍團……碰到了什麼事?」

漢吉一愣,但只有那麼一瞬間。「比妳沒衣服換慘得多,妳不會想聽的。」

「我在地下街也什麼都碰過。」伊莎貝爾的眼神很認真,甚至有點哀傷。

「妳還是別知道比較好。」漢吉依舊堅持,但她感覺到雞皮疙瘩爬上了她的手臂。

伊莎貝爾的眼神黯淡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擔憂。漢吉第一次看到她對自己露出這種表情。

「不用擔心我,妳還是快去找妳的室友算帳吧。」漢吉拍拍她的肩,要她放心。

伊莎貝爾笑了,她嚼完最後一口麵包邊,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後離去。

漢吉目送她的背影,看著她的雙馬尾隨著步伐晃蕩,鬆了一口氣。她攤開雙手,這才發現自己滿手都是冷汗,緊握的雙拳在掌心留下深深的指甲印。

 

莫布利特擦著汗,方才他們好不容易完成一場格鬥術的對練。即使調查軍團的主力是立體機動裝置與馬術,但基本的射擊與格鬥也在訓練的範圍內。「誰知道在牆內會碰上什麼。」漢吉總是這麼說,帶著高深莫測的表情,「畢竟有的時候,人比巨人可怕多了。」

「欸,莫布利特。」凱吉的聲音將莫布利特拉回現實,「接著。」

冷不防的一條毛巾朝他臉上飛來,莫布利特一把接住,不忘對凱吉道謝。

「你幹嘛總是這麼客氣,」凱吉忍不住笑,「巨人可不會因為你有禮貌就不咬你。」

「但我也不會因為多說一句謝謝就砍不到巨人。」莫布利特笑笑,他早已習慣凱吉的直接,這樣拌嘴也是不錯的生活調劑。

「不錯啊,你也會回嘴了。」凱吉咧出了兩排白牙,「我記得你剛來時,在寢室幾乎都不說話。漢吉班長是怎麼把你調教成這樣的?」

「少來了你。」莫布利特笑著搖頭,「我跟班長在一起時不是在想研究計畫、就是在做實驗,不然就是勸她別亂來,你們想太多了。」

「喔?所以你們不是那種關係?」安德魯也跟著湊了過來,鏡片後的雙眼目露精光,「我還記得凱吉那時傳得繪聲繪影,好像你們……」

「我就知道那天碰到你準沒好事。」莫布利特把毛巾砸回凱吉臉上,「好啦你們別再說了,我們真的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嗎?」冷不防的背後傳來一陣竊笑,莫布利特猛然回頭,幾個男兵不懷好意的緊盯著他。

「就說沒什麼了。」莫布利特沒好氣的回答,回寢室他一定要揍凱吉一頓。

「省省吧,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出來後你都一臉憔悴,漢吉班長功夫很好吧?」

「欸,你們……」凱吉和安德魯想緩頰,打算把莫布利特拉走,但對方擋住他們的去路。

「讓莫布利特說嘛,不然我們都要以為他是啞巴。是你在上面還是那個人妖在上面?」

「請不要這樣說漢吉班長。」莫布利特有點動怒了,「還有,她是女生。」

「哎呀這麼肯定啊?那你一定看過囉。啊,你還沒回答我們她功夫好不好呢。」

「不要這麼害羞嘛,難不成你下面跟漢吉一樣沒那東西?」

「應該是沒有吧,不然怎麼這麼婆婆媽媽?」

莫布利特氣得發起抖來,「你們這些……」

忽然間漢吉冷不防的出現在他們背後,「你們是在問我床上功夫怎麼樣嗎?」

所有人全嚇得跳了起來,莫布利特更是冷汗直流。漢吉卻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身旁還跟了一個笑得春風滿面的納拿巴,「既然你們這麼想聽,那我就告訴你們,我跟納拿巴睡得可久了,問她比較準。」

「妳要是肯乖乖洗澡,我想必可以跟妳睡更久。」納拿巴假裝擺出作嘔的表情,「但說真的,妳真是折騰死我了。」

「別這麼說嘛,會嚇壞他們的。」漢吉笑咪咪的指著目瞪口呆的眾人,忽然間神色一改,「還有時間聊天,看來你們還不夠累嘛?去給我跑訓練場三十圈!」

「什麼——?」眾人哀嚎,莫布利特更覺得自己遭受池魚之殃。就在他摸摸鼻子打算跟大家一起受罰時,漢吉卻面色清冷的朝他勾勾手,他只好拖著腳步跟著漢吉來到訓練場後方。

一停下腳步,漢吉卻伸出手來摸了摸他的頭,將他的瀏海揉成一團稻草。

「你呀,就是什麼都說好、那些人才會爬到你頭上。」漢吉氣急敗壞的說著,「要保護自己呀,這次要是我不在,誰來幫你?」

莫布利特愣住了,他從來沒看過漢吉對自己露出這副模樣。然而漢吉根本不管他有沒有反應過來,依舊自顧自說下去,「看你這個樣子,你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對吧?教你一招,越是裝瘋賣傻,越是沒人敢接近你,很管用的。」

「可是班長,這不是我的個性……」

「你跟伊莎貝爾一樣,都要我操心。她還知道要跟人吵架呢,偏偏你就什麼都不說。」漢吉根本不理他,「聽我的準沒錯,這種事我很有經驗的。知道了嗎?」

莫布利特愣了一下,但他隨即安撫漢吉,「班長生氣了嗎?只要班長不生氣,我也不生氣了。您說的我會注意的。」

漢吉嘆了口氣,「你真的是濫好人耶,真拿你沒辦法。」說完她又用力揉了揉莫布利特的頭髮。

「不用擔心我。」莫布利特保證,以往都是他操心漢吉,這次卻倒過來了。

「你去休息吧,我得去盯著那些兔崽子、看他們有沒有乖乖受罰。」

「好的。」莫布利特行了個禮,目送漢吉氣沖沖離去的背影,內心咀嚼起漢吉脫口而出的弦外之音。

他忍不住忖度起漢吉過去可能發生了什麼事,忽然覺得他還是別想下去的好。

 

《待續》

---

我回來了!還有人記得這篇文嗎?(被打)

由於三次元事務繁忙、最近身體又有點狀況,再加上萬惡的卡稿,於是乎我這一拖就拖了三個月(被打)如果你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追隨這篇文章的讀者,麻煩出個聲讓我知道,我會很開心的(淚)

這一整篇都在重新埋伏筆+過場,不得不說要在原作中見縫插針自行腦補真的超痛苦,但總之還是想辦法生出來了。里維跟漢吉的對話我改了又改還是覺得張力不夠,就請大家多包涵了(被打)

最後是一定要的感謝時間,感謝吾友小孽的鼓勵,不然我真的會困在改稿地獄中出不來(哭)也謝謝各位看到這裡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IRA彬
  • 蚹蝂大大好厲害啊!我一直都在看哦!這故事明明很有創意,大大的文筆也是好得沒話說,怎麼追的人這麼少(你滾
    我那個漢吉控的朋友也說好看呢!坐等更新~~
    而且蚹蝂大大的笑梗真的是超讚的!漢吉關心莫布利特超有愛>\\\\<
    祝福蚹蝂大大的身體早點好起來^_^
  • 真抱歉這麼晚才來回覆><
    追文人數多寡我其實不是很在乎,畢竟冷CP只要有回音便足矣(笑)
    謝謝你的支持,至於下一篇什麼時候出來⋯⋯就,問老天爺吧!(逃)

    蚹蝂 於 2017/03/30 01: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