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漢吉x莫布利特
  2. 角色背景自創、人物性格崩壞,這次慘遭OOC毒手的是里維(後頸失蹤)

 

這就是團長帶回來的好消息?莫布利特錯愕的盯著司令台上的三人,而其他人也跟他一樣目瞪口呆。

那個叫伊莎貝爾的女孩綁著可愛的雙馬尾、聲音甜美極富朝氣,和她大剌剌的肢體語言一點都不搭軋,而她臉上的笑容彷彿加入調查軍團不過是去牆外遠足。另一名叫弗蘭的青年則比她沉穩一些,看起來神色自若,但拳眼向外的敬禮姿勢卻洩漏了一切。至於最後一人……

那名矮小的男子是三人中唯一沒有行軍禮的人,他甚至連動都沒動。台上的他雙手環胸、兇惡的眼神來回掃視著台下的人,彷彿一隻弓著背、隨時會撲上前撕開獵物喉嚨的黑豹。莫布利特環視四週,他看見有些長官擰起了眉,還有人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夏迪斯團長接下來說了些什麼,莫布利特根本沒聽進耳,只記得那個男人銳利的眼、還有他睥睨一切的神情。

他說他叫里維,就只叫里維。

而這個如黑豹般凌厲的男人,現在正與他的頂頭上司兩相對峙起來。

「大哥不要啊啊啊啊啊!!!!!」

「班長不要啊啊啊啊啊!!!!!」

就在里維的拳頭即將揮上漢吉的鼻樑前,莫布利特眼明手快地一把從漢吉的背後架住她,弗蘭和伊莎貝爾也忙不迭地把里維往後拖。

「滾開!別用你的髒手碰我!」

「唔?我覺得很乾淨啊?」漢吉嘟著嘴說道,臉上的表情猶如發現珍禽異獸的興奮,完全無視於瀕臨爆發的里維,還有滿臉冷汗的另外三人。「拜託讓我摸一下啦,你是怎麼做到剛才那個急轉彎的?這麼小的個子,肌肉卻不可思議的強壯……」

「我說髒就是髒……混蛋,還摸!」里維怒吼。漢吉不知何時掙脫了莫布利特的鉗制,雙手如貓的爪子般準確鉗住里維的手腕。幾乎就在同時,里維狠狠甩開她,一個左鉤拳就往漢吉的臉上招呼過去。莫布利特大驚失色,漢吉卻如一陣風般輕巧閃過,里維的拳頭只輕輕掃過她額前的瀏海。

「哇,動作真的很快。莫布利特,你看到他剛才揮動胳膊的動作了嗎?快畫下來!」

「啊,是……」莫布利特只覺得頭髮嚇得都要飛走,但就在他伸手進外套裡拿素描本的同時又醒了過來,「不對,我應該要阻止班長……啊啊啊啊快退後啊班長!!!!」

就在里維即將撲上前的那一剎那,莫布利特衝到了漢吉面前,就在他準備迎接鼻樑被打歪的痛楚時,弗蘭和伊莎貝爾一把攔腰拖住里維,他的鼻樑也因此榮幸地維持完好無缺。

「抱歉,里維很討厭陌生人隨便碰他……」,那個叫弗蘭的青年率先道歉。

「沒關係的,」莫布利特摸摸自己的鼻子,漢吉早就被他一把拽到身後保護得嚴嚴實實,「班長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可是大哥在意!」伊莎貝爾尖叫,她身後的里維像隻即將撲上前咬人的惡犬,「弗蘭你先別管他們了,快來幫我拖住大哥!」

「喔?看你很興奮地想要衝上前來,是終於願意讓我檢查了嗎?」漢吉的眼睛亮了起來,「來來來快讓我研究一下你的身體……」

「不是這個意思!!」三人齊聲高喊,就在此時里維趁機掙脫開來往前撲去,漢吉一把推開莫布利特,擺好架勢準備還擊。

「不不不不不不可以啊啊啊啊——!」

 

「班長——」

「我沒事,」漢吉試著把被打歪的眼鏡架扭回原狀的同時,一邊打斷莫布利特的話,她可不想被嘮叨到耳朵長繭。「我好歹也是從牆外活著回來的人,不會那麼容易就少塊肉的。」

但那個里維是地下街爬上來還不會少塊肉的混混頭子啊,莫布利特心想,但沒說出口。「先不管他們的出身,好歹他們也是新兵,這樣嚇人我覺得不太好……」

「嚇人?拜託,我不過是想跟他討教如何在空中急轉彎的同時反手拿刀劈中目標,你也看到了吧?」漢吉眨眨眼,「難怪艾爾文要大費周章把他們帶來這裡。」

莫布利特點頭,方才里維一刀準確砍中模型、順道救下一名失手的士兵時,不只他和漢吉、全場都瞪大了眼。里維的動作迅捷如豹、落地時卻輕巧如貓,手上反握的雙刀有如貓科動物的獠牙。即使還沒出牆,莫布利特都可以想像巨人的後頸在他手下化為碎片的模樣。

「不過……感覺他們並不是很好相處的人呢,希望接下來別出亂子。」莫布利特吞了吞口水,還是決定說出他的看法。撇開那個一身刺的里維,另外兩個人乍看之下較為和善,但其實也隱隱含著防備。這種格格不入的氣場、加上他們矮人一截的出身,即使調查軍團少有霸凌事件發生,莫布利特仍不免替他們擔心未來的日子。

「我倒不這麼覺得,」漢吉卻和他有不同的看法,「他剛才可是拚上全力去救那個士兵。」難相處是真的,但說他們沒心融入……她可不這麼認為。

「但您還是嚇到人家了。」莫布利特嘆氣,「也拜託您別那麼衝動,那個里維要是真的衝上來,我是打不過他的。」

「誰要你幫我打架了?難不成你還想著出去攔他?」漢吉詫異的抬起了頭,「好歹我是你的上司,再怎樣都不會讓你親上火線,更何況我人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莫布利特只覺得啼笑皆非,這個令人操心的上司居然反過來操心他,「總之,還請您別隨便招惹他,您有個萬一、我擔待不起。」

「你真的是老媽子耶。」漢吉笑嘻嘻地回嘴,「不管怎樣,他很強是真的、但沒有意願傷害我們,也是真的。」

「您確定?」

「當然,」漢吉微笑,「他剛才被我那樣捏著手腕、一下子就甩開了,你覺得……一般人有那麼容易從我手中逃掉?」

莫布利特愣了一下,隨即露出理解的笑容。方才看似驚險的鬥毆,其實只是里維與漢吉對彼此的試探。

但他還是得盡到下屬的責任,「不管怎樣,這次您沒有受傷、只損失了一副眼鏡,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您還得跟艾爾文分隊長解釋為何又要花預算在眼鏡上,畢竟……」

「好、好!我聽你的就是!別再唸了!」

 

「里維,誰叫你惹事生非?」就在他們挨了弗拉岡分隊長一陣臭罵,現下還被罰去打掃滿是糞便與泥巴的馬廄後,弗蘭忍不住教訓起他來。

「因為他用髒手摸我。」里維將馬糞鏟到一旁,臉上的表情比他鏟子裡的那堆東西不知臭上多少倍。

「再怎麼說人家都是老兵,你這樣等於對上級長官動手,怎麼看都是我們理虧——」

「我不在乎對髒東西動手。」

「弗蘭說得沒錯,先打人就是不對。」伊莎貝爾罕見的幫腔,「而且對方是女生,大哥你好意思打女人?」

「她是女人?」里維錯愕的抬起頭來,手上的鏟子差點掉在地上。

「她是女人?」弗蘭也跟著張大了嘴,「伊莎,妳確定?」

「當然。」伊莎貝爾不滿的雙手環胸,「你們這些男人眼睛是哪裡有問題?地下街待太久了,沒法適應光線看走眼了嗎?」

「說實話,伊莎,」弗蘭好不容易從震驚中回復過來,「我不覺得我們眼睛有問題、應該是妳腦子有問題……」

「弗蘭!」伊莎氣得作勢把馬糞往弗蘭頭上扔,被他眼明手快一把架住。

「妳真的扔過來,等等被里維扔出這裡的就是我們。」弗蘭輕快的說,說完收起戲謔的神色轉頭望著里維,「不過里維,在這裡還是低調點好,別忘了我們的計劃。」

「嗯。」里維應了一聲,似乎還是沒什麼反應。

「我看你也少跟那個瘋婆子槓上,就算她不在乎,她身邊那個小跟班可是會跟你拚命的。」

「嗯。」

弗蘭嘆了口氣,「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大哥是因為打了女人,在愧疚啦。」伊莎貝爾嘻笑起來。

「囉嗦!」

 

《待續》

---

久違的更新,基本上這回沒啥進展,就是里維與漢吉的不打不相識(欸)

趕在漢吉生日這天發文,漢吉桑我會追隨妳一輩子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