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本篇為CWT43所發送之無料

 

漢吉‧佐耶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一隻有著棕紅色毛皮的小母貓,她的眼眶周圍有一圈深色的毛、像是帶了鏡框,獨自在外遊蕩的她被一個金髮男子給抱回家。男子非常俊朗、唯獨髮線高了些,即使夢中的漢吉怎麼樣都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她就是知道。

男人從來沒有限制過小母貓的行動,家中有大大小小的貓跳台讓她跳上跳下、色彩斑斕的逗貓棒供她逗弄,桌椅櫥櫃的四支腳都細心的捆上麻繩,讓小貓滿足她搔抓的本能之餘、順道磨鈍她的爪子,免得她傷了自己也傷了男人。

每天早上男人會把窗子打開一個小縫,小貓便會鑽出去玩耍,直到傍晚才回來,偶爾帶著與路邊野貓打架的傷痕。在一次被野貓劃傷了眼皮、左眼整整腫了三天,外加數不清第幾次被鄰居抗議扯下曬好的衣服、把籠子裡豢養的金絲雀嚇得到處掉毛後,男人決定替小貓找個玩伴,讓她在家也可發洩精力。

小母貓以為來的會是她的同類,沒想到來了一條大狗。

大狗有著金黃色的毛皮、圓圓的下巴、無比親人的個性,還有以一條狗來說極為聰明的頭腦。小貓看著這條大狗快速地學會坐下握手以及一切在人類住處所需的規矩,大狗很親人,但不是沒有戒心,小貓經常看見大狗對著來訪的客人露出幾不可聞的低吼聲,然後在男人的安撫下回復平靜。

男人也會帶著大狗出門散步,但下雨沒法出門的時候,大狗便喜歡跟小貓黏在一塊兒。說是玩在一塊兒,不如說是小貓跑給大狗追。大狗盡忠職守的遵守男人訂下的一切生活規則,每當看到小貓跳進櫥櫃、翻上餐桌、攀爬窗簾等等做出任何一隻貓的「正常舉止」時,大狗便會跳上前用巨大的前腳壓著小貓,在她掙扎逃脫前叼起小母貓的後頸,溫柔地將她帶到自己認為的安全之處。

小母貓很不情願,這團毛茸茸的龐然大物整天亦步亦趨地跟著自己、身上還帶著一股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味道。她還是喜歡自己身上的貓騷味,人們嫌她臭,可小母貓只有留在有自己味道的地方才會安心。

然而大狗總是黏著她,三不五時就跟在她背後深怕她闖禍。好幾次大狗放下她,小母貓一轉眼又想溜,大狗卻總是先一步攔住自己,拚命伸出濕濕的舌頭舔舐安撫著她。小貓一邊舔著自己被弄濕的毛皮,一邊無可奈何地甩著尾巴、斜眼瞪著大狗。

那團毛茸茸的東西又撲過來了,八成是看見自己在甩尾巴、以為她在示好,小貓不耐煩的想著,她不懂男人為什麼總是誇這團東西聰明。大狗在她身邊趴下,小貓不情願地挨著他寬厚的脖子,卻覺得很暖和。

他們一起玩耍的時間變多了,小貓會仰起頭磨蹭大狗的下巴,試圖在他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大狗會讓她趴在自己的懷中酣睡,間或舔舐一下她的毛皮。小貓依舊會鬧脾氣,但大狗豐厚的毛皮總是經得起她伸爪子。

他們也會一起出門散步,就只有他們,男人對這點很放心。小貓總是走在前頭、大狗則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偶爾會有鄰居停下來摸摸他們的頭,大狗會回以熱情的舔舐、小貓則豎起尾巴示好——她的肢體語言與狗完全相反——但沒有離開大狗身邊。路邊的野貓也不找小貓麻煩了,小貓認為這是因為她之前賞了對方兩爪的功勞,殊不知當背後跟著一尊是貓咪五倍大的龐然大物時,不管是哪隻野貓都要退避三舍,包括那隻先前和她打得最凶、卻又會和她共享抓來的死老鼠的黑貓。喔,這隻黑貓也懾服於他們的威嚴,成了他們的朋友。

但她最喜歡的是下雨或天冷了沒法出門時,他們一同窩在男人點起的壁爐前酣睡。她的貓騷味與大狗的體味融合在一起,混著柴薪燃燒的味道,很暖和也很有安全感。

日復一日,牠們都認為日子就這樣過去,單純幸福不需任何改變。

熟悉的柴薪味飄了出來,混雜著一絲嗆辣、還有大狗的吠叫聲。濃煙燻得小貓直流淚,她引以為傲的夜視能力完全派不上用場。她虛弱的叫了一聲,黑煙與高溫讓她一開口就覺得喉嚨彷彿在燃燒。

吠叫聲由遠而近,大狗找到了她。牠們試圖叫醒酣睡在沙發上的男人,但樓下已是火光衝天。她依偎著大狗往前走,牠倆都在發抖。

牠們一同逃向陽台。男人一向會在早上把窗子打開,好讓小貓可以出門玩耍——現在牠們只祈求男人忘了關窗。

窗子沒有開。將死的恐懼攫住牠們倆,小貓窩在大狗的腳邊瑟瑟發抖。大狗發出低鳴聲,他也在抖。

一聲、兩聲,小貓聽見劈啪爆裂聲,一抬頭、燒塌的樑柱垮了下來。大狗叼起她的後頸、將她甩到牆角,撲在她身上——

 

「分隊長、分隊長?」

趴在桌上的漢吉驚醒過來。燒焦的氣味與灼燙的高溫依舊記憶猶新,彷彿真實發生過。她轉過頭去,看見莫布利特一臉擔憂地望著她。

「我睡著了?」她抹了抹臉,順道擦去嘴角的口水。

「您剛才在說夢話,還在尖叫。」

漢吉愣了愣,好一陣子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盯著莫布利特的臉。她看著莫布利特的金髮、圓潤的下巴與臉頰,忽然間她懂了什麼。

「分隊長?」

「你過來。」漢吉一把捏住他的雙頰,強迫莫布利特貼近自己。莫布利特還來不及反應,漢吉已經緊緊摟住自己的脖子。他下意識地環住她的腰,察覺到她在顫抖後,莫布利特一下一下的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她的同時也在安撫自己。

「怎麼了?」他輕聲問。

「你不准走、更不准死。」

「我不會走的。」莫布利特保證,但他隨後補上一句,「至於會不會死,要問牆外那些傢伙的意見。」

漢吉被逗笑了,隨後又覺得冷意竄上頭皮。她想起了那個夢,死亡的恐懼仍如影隨行。

「里維呢?艾爾文呢?」

「都在等您開會。」莫布利特苦笑,自己的戀人兼頂頭上司抱著自己喊別的男人的名字,若不是他們早已熟悉彼此,換作是別人,還真不知有沒有這番肚量。

「我剛才夢到你們都死了。」她的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莫布利特愣了愣,隨後把漢吉抱得更緊了些。「不會的,我會和分隊長一起活得好好的,兵長和團長也一定是這樣想的。」

「你答應我的。」漢吉悶聲說道。

「我答應您。」莫布利特拍拍她的肩,今天的漢吉似乎很沒安全感。

「還有,以後只有我們兩個時,不要叫我分隊長。」

「遵命,分⋯⋯啊,漢吉。」

漢吉皺起眉頭,但一下又笑開了。她放開了莫布利特,順手捏了一把他的臉頰。莫布利特揉揉自己的臉,也靦腆的笑了。

「走囉。」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辦公室,漢吉轉過頭去,陽光將莫布利特的金髮映照出一片暖和的色澤,不扎眼卻令人想落淚。

她怔怔的望著那道光影,隨後甩甩頭大步向前邁去。莫布利特連忙追上,兩人的身子在長廊上拖曳出一前一後的暗影、隨後消失不見。

 

《完》

---

因為被84話虐到,所以改成悲喜參半原作向的無料,什麼歡樂砂糖現paro的靈感全部掉進黑洞找不回來(欸)

希望大家會喜歡(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