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角色背景自創,人物性格崩壞
  3. 對話多、字數多,流水帳有,閱讀前請衡量耐心

 

 

莫布利特一手托住下顎,順道遮住他擔憂的表情。眼前的漢吉正不斷地振筆疾書,自從經費有了著落後,漢吉更加倍的投注心力與時間在研究上,只要一有空閒就往圖書室鑽、即使吃飯或午休時也不忘拿著書本或筆記尋找靈感。而她身為班長的職責也沒有因此鬆懈,各種高強度的訓練她無一不親自上陣示範、大小會議也從不缺席。蠟燭兩頭燒之下,漢吉選擇壓縮她所剩無幾的睡眠與休息時間,她用鏡框擋住益發嚴重的黑眼圈、用外套和皮帶裹住迅速消瘦的身軀、用更多的喋喋不休隱藏她的疲累與焦慮。

這一切莫布利特都看在眼裡。

漢吉搔著頭,乍看之下是在思索研究報告如何撰寫,但莫布利特知道她是在抓那一頭油膩的頭髮。漢吉一旦忙起來,連基本衛生都不顧。莫布利特有時覺得這種事情實在不該由他來提醒,但為了必須和她共處一室的自己、還有米克的嗅覺著想,他還是得三不五時提醒漢吉打理自己。納拿巴不願和漢吉同寢室的理由,想必不只那隻死鳥。

「班長,您累了的話就趴一下、或去洗個澡,這些我來整理就行了。」在漢吉不知是第幾次抓頭髮揉眼睛後,莫布利特忍不住開口。

漢吉根本充耳不聞,莫布利特只好提高聲音,「班長——」

「我在趕報告,你沒看見嗎?」她不悅的抬起頭來。

「就是因為看見了,才希望您休息,您幾乎沒好好吃好好睡。」他耐著性子回答,隨著接踵而來的工作壓力,漢吉的態度也益發我行我素,因為小事和莫布利特吵嘴的次數也比以前多了些。

「最後還是我統整,那還不如現在弄完。」漢吉依舊堅持己見。

「班長,您別逞強——」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可以證明我的想法,我不想浪費時間。」漢吉憔悴的臉上露出了不容質疑的表情,「還有,別把我當小孩管。」

莫布利特不說話了,他轉而開始整理起桌上的雜物,至少找點事做就不必和漢吉進行無意義的口舌之爭。忽然間他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水罐,傾倒出來的水流下桌面波及到一旁堆放雜物的椅子,兩人連忙拉開椅子收拾桌面搶救災情。手忙腳亂中莫布利特碰掉了漢吉掛在椅子上的外套,他伸手想撿起,漢吉卻一把搶過。

「我來就好,別亂碰。」漢吉口氣不悅的說,隨後又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將外套披回椅子上。莫布利特也沒回話,漢吉的生活習慣看似亂七八糟、卻在某些時候很有自己的堅持。他費了一番功夫才讓漢吉稍微養成把文件書本分類放好的習慣,但私人物品部份他在碰了幾次釘子後就沒敢插手。如今工作壓力甚大的她比平常更神經質,就像是隻警戒過頭的貓,隨時隨地都豎著毛、任何人伸手過去就等著挨她的爪子。

即使只是想要安撫她也一樣,莫布利特心想。他理解漢吉的求好心切,更明白調查軍團長久以來在情報上的劣勢,但他看到漢吉這樣折磨自己,那種不舒服的感受又湧了上來。

他決定再試一次。「您還是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還要監督研究室裝修的進度,累過頭的話監工品質也不會好的。」

聽到新研究室,漢吉的眉頭稍微鬆開了些,但依舊沒有放下手上的紙筆。莫布利特也識相的不再多說,他向漢吉行了個禮之後,轉身走出她的寢室。

 

回到男生宿舍後,莫布利特先去浴室洗了把臉,陪伴漢吉也耗去他相當的精力,鏡中的自己是前所未有的疲倦,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勞累又憔悴過。

他不想再變成這個這樣子,他更不希望身邊的人變成這個樣子,這都是他從前就答應過自己的。

莫布利特摸摸發悶的胸口,躡手躡腳地回到自己的寢室。其他室友早已呼呼大睡,鼾聲此起彼落。他小心翼翼爬回自己的床上,即使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疲憊,莫布利特卻怎麼睡也睡不著。他翻起枕頭,掏出吉爾伽先前塞給他的烈酒瓶。記得當時他推辭了一陣,拗不過吉爾伽與海寧格的勸說跟著喝了起來,隔天雖然頭痛欲裂、但不否認酒精帶來的醺意與昏睡是如此迷人。現在似乎是該讓這玩意兒派上用場的時候。

只是一口而已,沒關係吧?莫布利特心想,再說他現在只想好好睡個覺,應該不要緊的。

他仰頭喝了幾口,烈酒嗆得他直發昏,隨後他就像被人揍了一拳般的失去意識。

 

xxx

 

耳邊是鐵鎚敲打的咚咚聲、空氣中瀰漫著粉塵與濃濃的油漆味,漢吉揉了揉眼,試圖集中注意力在眼前的設計圖上。

「停、停,太過來了,再往旁邊一點——」忽然她高聲喊道,比手畫腳的要士兵們將實驗桌擺到指定的位置。待士兵們將桌子一放下,漢吉忙不迭地掏出水平儀擺在桌面上、確認桌身沒有絲毫傾斜之後,她退後幾步觀察起室內的格局。

實驗桌大致沒問題,置物架上回重新訂製了一批,之前湊合著從倉庫挖出來的根本不耐用。漢吉心想,一邊在待辦事項清單上打勾塗寫。接下來要添購新的實驗器材,舊的顯微鏡和解剖刀具還堪用、但是燒瓶試管玻片這些耗材要另外訂。喔,還有莫布利特一直嘮叨的實驗袍、貴死人的橡膠手套和一定得訂製的防護風鏡。她想不透為什麼莫布利特總是用一種深怕自己死掉的表情看自己,她打滾了這麼久,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偏偏他總是把自己當三歲小孩看。

另一陣吆喝聲傳來,又一群士兵扛著櫃子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漢吉連忙衝向另一邊,開始指揮其他人。啊對了,她還得把自己寢室內的藏書挪出一部份到這裡,再屯東西下去、不是自己哪天被掉下來的東西砸死,就是被莫布利特碎唸到死。之後還得在這裡擺個挑高設計的置物架、她先前已經計算好了所需的高度。架子的設計圖呢?她翻著手上厚厚的圖表,一邊心想。

室內的溫度比剛才高了些,即使開了窗、直射進來的陽光依舊讓室內燠熱不堪、配上混濁的空氣,漢吉只覺得更心浮氣躁。該死,到底在哪裡——?

「漢吉班長。」忽然有人開口,而唯一會這樣叫她的只有一人。漢吉轉過頭去,看見莫布利特捧著一大瓶冰水、肩上掛著幾條毛巾出現在她背後。「我送水來了。」

漢吉愣了一下,救星就在眼前,可是這陣子的齟齬竟讓她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呃,放桌上就好,我需要你。」

「有什麼事嗎?」莫布利特的表情一如往常的惶恐,但口氣倒聽不出任何不悅。

「架子的設計圖在哪裡?」

「哪個?」

「挑高設計的那份,我要拿來放蒸餾瓶——」

「都在這裡頭了。」莫布利特肯定的說,見到漢吉狐疑的表情,他接過圖表翻找,「這邊,旁邊有註解,當初和實驗桌的圖放在一起。」

「太好了。」漢吉擠出笑容,試圖隱藏自己的尷尬,沒有什麼比莫布利特的頭腦還好用。她擦了擦額上的汗水,忽然又有人在叫喚她,這次是為了燈罩。漢吉在屋樑下對著上頭的工人喊了半天,發現實在說不清楚,索性拿了梯子打算親自爬上樑。

「班長,」莫布利特開口,取來另一架梯子。「我來吧,這麼熱,您喝點水歇一下。」

漢吉已經沒力氣要他別再管自己,「你也上來吧,一起弄比較快。」

莫布利特沒說話,這次他們一同將燈罩拉了上來,三兩下架好後兩人忙不迭的爬下梯子,屋樑上的灰塵落得他們一身。漢吉揩了揩臉,汗水混著灰塵在袖子上留下擦拭過的污痕,她看著同樣灰頭土臉的莫布利特,兩人陷入了有點尷尬的沉默。這陣子他們倆大吵小吵不斷,模式不外乎是漢吉一頭熱往前衝、莫布利特在背後又拉又勸,最後都不情願地稍作讓步。

她知道莫布利特為自己好,但這種方式她實在吃不消。為什麼他總是不相信她可以照顧自己?忽然間艾爾文的話閃過她的腦海,漢吉心虛的低下頭。好吧,莫布利特可能不是第一個對她嘮叨的人、但卻是第一個可以如此不屈不撓的人。

「班長,怎麼了?」莫布利特一臉疑惑的看著她,漢吉連忙回過神來。她打量了莫布利特一會兒,他的臉上除了汗漬與灰塵之外,還有無論如何都掩不去的黑眼圈和疲憊。漢吉愣了一下,忽然覺得有些慚愧。這小子也幾乎是燃燒自己在陪著她呢。

「班長,您滿身大汗的,要不要回去換件衣服?」莫布利特又開口問道,「這裡很熱,換件薄一點的吧。」

「不必。」漢吉幾乎是反射性的回答,她把領口往上拉了些,隨後拿起桌上的毛巾開始擦汗。她看了莫布利特一眼,拿起另一條毛巾扔到他頭上,「還說我呢,你也一樣。」

莫布利特手忙腳亂的拿下毛巾,靦腆地朝漢吉笑了笑後開始擦拭,兩個人又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還笑得出來,代表他應該還沒那麼討厭自己吧,漢吉心想。其實她挺喜歡這小子的,等經費下來、研究室上了軌道後,她得找個機會好好感謝他。

忽然間又有人叫她的名字,漢吉回過頭去,克拉斯就這麼站在他們背後,而他們完全沒發覺。

「我剛才叫了你們好幾次了,」克拉斯笑著說,「不過這裡吵成這樣,我就原諒你們。」

「少廢話,什麼風把你吹來的?」漢吉習以為常的回嘴。

克拉斯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艾爾文分隊長等等要開緊急會議,他還指定妳一定要出席。」

「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克拉斯聳聳肩,「看起來是大事就是了。」

 

事實證明這不只是大事,還是足以擊垮她的大災難。

「中央取消了我們的預算,不僅如此,」艾爾文的聲音一如往常冷靜,但漢吉看得出他淡藍色的眼睛下隱隱燃著怒火,「拿到的經費會比過去少上許多,我們的採購與計畫都得耽擱。」

「意思就是,我的研究要停擺了是吧?」漢吉想也不想就衝口而出,氣白了一張臉的她緊捏著手上的公文,費了好大的勁才不把那張紙撕碎。莫布利特在她旁邊試圖安撫,但手才伸出來又縮了回去。

「我們努力了這麼久,結果中央還是不把我們當一回事?口口聲聲說要打倒巨人、不想被關在牆內,結果一毛錢都不給,躲在牆內看著我們出去送死,再來說我們是米蟲!」漢吉咬牙切齒的說,怒吼聲讓偌大的會議室裡響起了迴音,「王政那些人到底要麻木不仁到什麼時候?」

眾人面若死灰,整個會議室裡一片死寂,只剩下漢吉急促的呼吸聲,堪稱暴風雨前的寧靜。

「妳先冷靜點,漢吉。」最後是克拉斯打破沉默,「受到影響的不只是妳。」

「我沒什麼腦子,但我只希望我的夥伴和部下還能吃得飽。」迪爾克撚著鬍鬚說道。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皺起眉頭。調查軍團預算短缺是不爭的事實,這點也反應在他們的伙食與薪資上,如今經費被刪,吃不飽的士兵要怎麼出牆砍巨人?

「是羅沃夫吧?」一向寡言的米克忽然開口,所有人都轉過頭去看著他、隨後將確認的眼神掃向艾爾文、還有從頭到尾一直都沒出聲的夏迪斯團長。

「嗯,」夏迪斯此時終於開口,沒有否認。「明天一早,我和艾爾文就會前往中央與薩克雷總統見面,無論如何都要把經費爭取回來。」隨後他轉過身對眾人宣布,「封鎖消息,今天的會議內容不能讓一般士兵知道。漢吉,妳也先回去休息。」

漢吉沒有回應,只是機械式地行了個禮。隨後眾人魚貫走出會議室,轉眼間偌大的室內只剩他們兩人,唯獨漢吉卻一動也不動。

莫布利特看著漢吉的側臉,她低著頭、長長的瀏海遮住了她的表情,但胸口依舊因為憤怒而激烈起伏。他怯怯的伸手想拍拍她的肩,忽然間漢吉一拳打在牆上,莫布利特親眼看見她的拳頭上濺出血來。

「班長?」莫布利特大驚失色。

漢吉臉色鐵青地回過頭來,「別管我。」

莫布利特看著她垂著頭離去的背影,想起她剛才的眼神。他從來沒見過漢吉如此絕望的模樣。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替漢吉分擔些什麼,但他卻什麼都辦不到。

莫布利特摸摸衣袋內的酒瓶,無力感再次席捲而來,今晚恐怕只有這玩意兒才能讓他再次入睡。

 

《待續》

---

睽違近一個月的更新(艸)對不起啊工作實在是太忙了,下一篇我會盡快更Orz

沒想到這兩人磨合也可以讓我字數爆炸成這樣(汗)這裡替漢吉的性格添加了不少神經質又沒安全感的部分,也寫了莫韓兩人磨合的過程。說實話,我一直覺得漢吉的個性在漫畫中看起來雖然很可愛,但現實生活中我有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上司真的會昏倒,況且原作中的她常常身兼數職、在龐大的工作壓力下也許會有失控的時候;小莫一路忠心護主雖然也很萌,但真的嘮叨起來我想也沒多少人吃得消,兩相加成之下就寫成這樣了(欸)解釋了這麼多,請各位高抬貴手別來砸我雞蛋(頂鍋蓋逃跑)

然後我又要來感謝極夜小夥伴了(流淚)沒有她我就寫不出莫韓磨合的過程,感謝她還幫我想了很多梗,希望之後的劇情都能一一寫出來(羞)

下一篇應該就會讓兩人的磨合過程告一段落(天音:再不寫完你是要拖到何時),順便鋪梗新角色出場,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