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角色背景自創、人物性格崩壞
  3. 對話多、字數多,流水賬有,閱讀前請衡量耐心

 

 

漢吉有點不耐地挑起眉毛,她正忙著撰寫捕捉巨人的計劃,卻硬生生被打斷。

「班長,您該吃點東西了。」莫布利特推來一盤切好的麵包,臉上的表情彷彿這是一封非簽不可的公文。

「我不餓。」漢吉想也不想便如此回答,隨後把頭埋進紙中。

「您整個晚上一口都沒吃,這樣會沒體力。」

「沒空。」這次她連頭都懶得抬,滿腦子除了研究計劃還是研究計劃。除了炸藥之外,他們還需要堅固的繩索與網套,不知道能不能和中央的工廠訂購一批由黑金竹製成的繩網?但資金又是個大問題……

「您連水都沒喝。」莫布利特繼續叨念。

漢吉再也忍不住了,她猛地抬起頭,「你有空注意我,還不如先把手上的資料整理完——」隨後她閉上嘴,莫布利特身邊已經堆起了一疊謄寫好的資料,一臉認真地看著她。她嘆了口氣,伸手抓了一塊麵包塞進嘴裡,看見她咀嚼起來,莫布利特才低下頭去繼續工作。

久放的麵包變得又乾又硬,漢吉食不知味地嚼著,現在的她滿腦子都是被打斷的不悅。被莫布利特這麼一打擾,她要寫什麼都忘了。

「這個……」莫布利特忽然開口,漢吉連忙拿起水杯灌下、省得被他叨念,「有關巨人的觀察記錄,我大概把最初六個月的部分整理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寫成完整的統整報告……

漢吉鬆了口氣,她接過莫布利特遞來的報告書,「很好,謝謝你。」只要不是對她嘮叨,什麼都好談。剛才寫到哪了?對了,她需要黑金竹製的網子,還有堅固的固定錨……

「班長,報告書請放在架子上,」看見漢吉讀完後隨手把資料往桌上一塞,莫布利特再度開口,「我都分類好了,這樣以後您就不用找半天。」

漢吉頓了頓,肩膀垮了下來、和她的表情一樣。「隨便你吧,我聽你的就是。」說完把其他文件一逬粗魯的塞進架子裡,以示小小的抗議。

莫布利特皺了皺眉,但沒有出聲。漢吉也無心理會他,重新拿起她寫到一半的計畫,剛才吞下去的麵包似乎起了作用,趁著靈感重新和她打招呼時,漢吉立刻把腦袋裡所想的全數洋洋灑灑寫下。接下來就是惱人的修改時間,漢吉試圖在腦中擠出所有她想到最委婉懇切的字眼,好降低被中央打回票的機率。她用力的抓著頭,比起寫這種裝腔作勢的鬼東西,砍巨人還簡單些。

一疊紙張出現在她的眼前,漢吉抬頭一看,莫布利特正怯怯的看著她。她又低下頭去,發現是艾爾文之前和中央來往的正式公文副本。

「那個,」看見漢吉疑惑的表情,莫布利特開口,「我之前跟分隊長拿了些中央批准過的公文,想說可以讓您參考怎麼寫……

漢吉愣了愣,這人該說是老媽子、還是她肚子裡的蛔蟲?不管怎樣,能解決眼前這份計畫才是最重要的。她開朗的道聲謝,隨後低下頭繼續埋頭苦幹。一瞬間又恢復了原本的寂靜,只有紙張翻動與書寫時的沙沙聲。

忽然間室內的光線變暗了些,漢吉抬起頭,點著的油燈燈芯上開始迸出幾顆火星、火苗也變小許多,她揉揉眼睛,再一下子就好,一定要趕完這篇——

莫布利特站了起來,他走向前主動調整燈芯,「班長,很晚了,您還是早點睡,剩下的明天再趕就好。」

「不管,我一定要把它寫完。」漢吉的臉再度垮了下來,這小子又開始嘮叨了。

「可是您根本沒寫多少。」莫布利特苦笑,漢吉望向自己手中的計劃書,寫到最後上頭的字跡已經變得潦草不堪、語句也破破碎碎不甚通順,好死不死這時她的眼皮也開始不聽使喚的往下掉,她試著保持清醒,卻忍不住打了個大呵欠。漢吉看見莫布利特的臉上露出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忽然覺得自己僅有的上司尊嚴正一點一滴消逝。

「這麼暗,很傷眼睛,您快去睡吧,我來整理就好。」莫布利特又補上一句,同時也開始收拾桌上的物品,「對了,明天艾爾文分隊長要找班長們開會,泡個澡有助睡眠,」忽然間他停頓了一下,「這麼說很不好意思,但您也趁機打理一下您的儀容吧。」

漢吉又頓住了,現在她覺得自己像個無行為能力的小孩、而莫布利特就像個老媽子將她從頭碎唸到腳,那種不是滋味的感覺又浮了上來。她噘起嘴,同時又忍不住別過頭去,不願讓莫布利特看見她不悅的表情。至於莫布利特,他三兩下就收拾好桌上的一片狼藉,隨後抬起頭對漢吉行了個標準的軍禮,漢吉甚至聽見他拳頭輕敲胸膛的砰砰聲。

「晚安,班長,請好好睡。」臨走前他不忘叮嚀。

漢吉木然地回禮,倦意在此時席捲而來,她只覺得眼睛快睜不開了。

寢室門啪嗒一聲關上,漢吉悶悶不樂地踢開鞋子跳上床舖。洗澡什麼的就隨它去吧,她心想,隨後帶著一種連她自己都解釋不來的不快進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漢吉帶著一頭微溼的長髮踏進會議室時,莫布利特忍不住鬆了口氣,至少她準時趕上會議、至少她聽了自己的話洗了澡、至少她眼神明亮神智清醒、至少她現在和分隊長說話時一如往常口齒伶俐,讓他可以暫時不計較那一頭亂髮。

他從來沒看過像漢吉這樣不懂得照顧自己的人。

「很好,」艾爾文啪搭一聲闔上漢吉方才交給他的研究計畫初稿,打斷了莫布利特的思緒,那是他倆昨晚挑燈夜戰的心血,「看得出來花了你們很多心血,這一個月來辛苦你們了。」

莫布利特看見漢吉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伴隨著她眼下的黑影。即使如此,她的聲音依舊極富朝氣。「沒這回事,寫這個很有意思。」

「妳是指不寫那些客套話的時候吧?」艾爾文微笑。

漢吉依舊嘻皮笑臉,「說得好像你很喜歡寫這些東西一樣。」

莫布利特忍不住替她捏了一把冷汗,但艾爾文似乎不以為意,其他班長也是一臉見怪不怪,讓他又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操心。

「不開玩笑了。」艾爾文拉回正題,「跟大家報告個好消息,我們這次獲得少部分議員的支持,不但保住原本的預算,甚至還有可能會另外調撥經費給我們。」說完他朝漢吉眨眨眼,「妳的研究計劃應該有著落了。」

這次漢吉臉上綻開了又驚又喜的笑容,她一把跳起來、力道大得甚至讓椅子往後倒去。就在她衝上前抱住艾爾文的前一秒,莫布利特用力拖住她。

「班長我們在開會!大家都在看!」

全場一陣大笑,連艾爾文臉上也咧出了笑容。一陣拉扯後漢吉終於安靜了下來,出乎莫布利特意料的是她的眼睛裡居然出現了淚水。

「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一切都可能成真……」她哽咽地說,莫布利特手忙腳亂的找手帕,他從來沒想過漢吉會掉淚。

「好了好了,等經費真的下來,再激動也不遲。」艾爾文又笑了,口氣卻非常真摯,隨後他轉過頭去望向莫布利特,「也辛苦你了,莫布利特。漢吉被你照顧得很好,她看起來健康多了。」

「啊,這是應該的,謝謝您……」莫布利特訥訥的說,一邊阻止漢吉直接用袖子擦眼淚。其他人似乎也被漢吉的情緒所感染,整個會議室瀰漫著少見的欣喜氣氛。趁著大家的情緒正高昂,艾爾文也宣佈了幾項日後的訓練重點以及針對牆外調查的準備進度,眾人就在歡快的氣氛下結束會議。

走出會議室前,忽然有人衝上來大力拍他們的肩以示鼓勵,莫布利特的背上就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記,他一轉身,克拉斯班長正笑容滿面地看著他們。

「辛苦你啦,照顧她很累吧?」克拉斯頭頂紮起的一撮髮辮隨著他的笑意上下抖動,不等莫布利特回話,他轉過頭去對漢吉說道:「欸漢吉,妳也要好好謝謝莫布利特,沒了他,妳一個人早就累死、根本生不出這些東西。」

「我知道啦,別亂碰。」漢吉噘著嘴,一臉不悅地躲開克斯拉往她肩上拍的手掌。

「好、好。」克拉斯收回手,沒繼續堅持。「還是一樣愛鬧彆扭,就不要每次都讓莫布利特怕妳出事拚命拉著妳。」

「要你管。」漢吉也回嘴,臉上倒是恢復了笑容,「你也一樣講不出好話。」

「好了好了,就這樣吧,你的助手被晾在旁邊很久了。」克拉斯抬起手求饒,「加油啊,辛苦的還在後頭,大家都對你們寄以厚望呢。」

莫布利特望著克拉斯離去的背影,隨後轉頭看向漢吉。她的心情似乎好上不少,至少比起昨晚鬧脾氣時順眼得多。

「你也聽到了。」漢吉忽然開口,「除了寫完那些該死的客套話之外,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莫布利特看著她閃閃發亮的雙眼,相處一個月下來,漢吉這副模樣他再熟悉不過。心情正好的她踏著雀躍的小跳步往前跑去,莫布利特不用多想,也知道她一定要回到宿舍繼續奮鬥。

「欸,你怎麼慢吞吞的?」漢吉回過頭來催促他,「再不快點,等等那些咬文嚼字的鬼玩意兒就全部給你負責。」

莫布利特看著她甩動馬尾的背影,忽然有種涼涼的感覺從腳底升至胸口。陽光在漢吉的背影鑲上一圈光暈,莫布利特看著她歡快的身影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鑽進了那間狹小擁擠的寢室。莫布利特想起那幾座嘎吱作響的書架,堆至天花板的書籍文件、還有偶爾從書架縫隙間滲進的微弱光線。

他忽然覺得漢吉走進了一間被責任捆綁的無形牢籠。

 

《待續》

----

拉拉雜雜又拖戲的一話(你還敢說),我很努力想要替文章瘦身但還是爆了字數,所以還是拆成上下兩篇Orz

寫這一章是想要鋪陳兩人的性格、以及累積日常生活相處的點滴,畢竟在我心中,這兩個人應該就是日久生情、典型的從朋友變情人,適當的鋪陳(你確定不是拖戲?)是必要的。但各位若覺得拖戲或難看,也請不要客氣就把雞蛋丟過來吧,我不會逃的(跪)

文末出現的克拉斯班長其實就是約莫70幾話,團韓兩人與其它分隊長開會時出現的新科分隊長之一,79回中創哥給了這些新分隊長姓氏、也給了他們猿巨人的石頭便當(淚目)但創哥雖然給了他們姓氏,並沒有指名誰是誰,我只好自己挑個名字往角色身上放(欸)這位一頭黑髮的分隊長出牆之前主動跟新兵敬酒,也負責和利布斯商會採買,看起來應該是性格活潑主動的人,在這裡就讓他擔任調侃漢吉的角色了XD

下篇依舊是日常生活磨合,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