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角色背景自創、人物性格崩壞
  3. 對話多、字數也多,閱讀前請衡量耐心(欸)

 

莫布利特只覺得頭昏腦脹,眼前的漢吉已經滔滔不絕地說了三個小時,內容從巨人的行為構造到牆外的景色地形無所不談,而且似乎有持續下去的趨勢。為了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他試圖從漢吉天馬行空的談話中擷取重要的資訊記錄下來,手邊已經堆起了一小疊筆記。就在漢吉把話題扯向牆外某處地下隧道裡的泉水後,莫布利特抬起一隻手發問。

「所以,班長那時沒有碰到任何一隻巨人?」

「哎呀,你真的有在聽我說話呢。」漢吉歡快地說,「那時我們不小心和補給部隊走散,整支隊伍沒水可喝,誤打誤撞跑進山洞裡,你知道嗎?裡面的岩石都是乳白色的,裡頭的泉水非常清澈,救了我們一命,而且因為沒有什麼光線,也不用擔心巨人跑進來——」

「等等,山洞?」

「正確來說,是天然形成的地下洞穴。」忽然間漢吉神色一改,「不過莫布利特,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一直沒法在城牆下挖地道出去?」

莫布利特愣了一下,忽然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隨即拿起紙筆想要記錄下來,漢吉卻一把抄走他手中的鋼筆。

「有些事情記在腦袋裡就好了,別真的寫成白紙黑字。」她眨眨眼,露出一個稱得上是高深莫測的微笑。莫布利特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好跟著擠出微笑回應。

「看來你蠻聰明的,那我們就繼續剛才的話題吧。」漢吉臉上的表情忽然又轉為瘋癲,「那邊的山洞有大有小,有些地方甚至人得趴著才能通過,巨人根本過不來。那時我就有個想法,就是我們為何不在城牆上鑿出槍眼或貓洞、再配上強力的槍械去打巨人的脖子?駐紮軍團的大砲準確率低、射程又不遠,但是……」

她的聲音低了下來。這次莫布利特聽懂了,他想起方才在艾爾文辦公室外聽到的對話,漢吉抱怨中央根本視她和艾爾文的意見為無物,當時辦公室外沒人、只有莫布利特,除了他們三人之外不會有人知道她說了什麼。這個狂人班長雖然看似豪爽沒心機,但她很懂得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甚至會把她想說的話藏在沒說出來的部分,瘋癲的形象更不會讓人對她有戒心,莫布利特忽然覺得她其實比想像中更聰明。

「還有啊,我們出了洞穴之後……」

「停。」莫布利特鼓起勇氣,他抬起一隻手阻止漢吉說下去。「班長,您都沒吃晚餐呢。」

「我又不餓。」漢吉瞄了一眼只咬了一口的麵包和依舊維持八分滿的水杯,隨後蠻不在乎地繼續說下去,「後來我就看到……」

「班長,我們真的得走了,餐廳的人也要休息呢。」莫布利特只好說實話,視線忍不住瞄向對他們怒目而視的打飯班與伙房兵。他望向漢吉略顯失望的神情,隨後補上一句,「我們再找地方聊吧,您覺得如何?」

漢吉的眼睛亮了起來,莫布利特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他轉頭望向其他的士兵,他們卻自顧自地開始將座椅歸位準備灑掃,沒人願意理會他。漢吉一把拉起他往門外走去,莫布利特忽然覺得自己即將走進地獄的入口。

 

事實證明莫布利特高估了自己的能耐,而現在他更覺得自己低估了漢吉的熱情。正在興頭上的漢吉根本不放他走,還興致勃勃的將他拉到自己的寢室看看她的研究紀錄。

「呃,可是那是女生寢室,我不方便——」莫布利特還想拒絕,漢吉卻充耳不聞似的把他往女生宿舍拖。

「我在一樓自己一個人住,你不用擔心會嚇到其他女生。」她笑咪咪地說,臉上的表情像是終於找到知己似的興奮。

不是這個問題!莫布利特在心中吶喊,所有的抵抗卻在漢吉打開寢室門的時候全吞回肚裡。映入眼簾的是小山般的文件與書籍、地上還有不少裝滿雜物的箱子、還有成捆的設計圖。一旁的椅子上堆滿了明顯是待洗的衣物,莫布利特環顧四週,發現這其實是一般幹部使用的兩人宿舍,只是另一旁的床舖與桌椅都被挪走、換成書架與置物櫃。莫布利特忍不住尋找任何可能的掩蔽處,深怕架子上的東西摔下來砸中自己。

「哪,你自己找地方隨便坐吧,我這裡東西太多了。」漢吉順手抄來一張椅子要他坐下,莫布利特一邊把上頭堆放的書本擺到幾乎看不見桌面的書桌上,一邊接過漢吉塞給他的記錄本,滿滿一疊全寫滿了漢吉的巨人觀察記錄與牆外的動植物。莫布利特隨手一翻、其中一頁畫滿了鳥類形態,仔細一看品種似乎和牆內所知的鳥類完全不同。漢吉甚至親手解剖了這隻鳥,上頭用潦草的筆跡標示出鳥類的臟器。他想起上回漢吉在牆外吵著要抓老鷹,莫布利特費了點勁才憋住笑。

「這是我之前出牆時,在森林裡撿到的死鳥。」漢吉笑著說,「回來後我花了不少時間對牠切切割割才畫出這些東西,納拿巴那時直嚷著噁心死了、還說她不要跟我住同一間寢室,我才搬到這兒來。真可惜,這玩意兒明明就很有趣。」

莫布利特沒作聲,他完全可以理解納拿巴的心情。

「剛才說到哪裡了?喔不管了,再來說巨人本身吧。莫布利特,你應該也發現了些什麼吧?」

漢吉的話題又跳開了。莫布利特點點頭,上回他和漢吉聯手打倒奇行種的經過仍讓他餘悸猶存,他還記得巨人飛快的速度、泛著腥臭的血盆大口,還有支撐起龐大身軀、卻柔軟得不可思議的關節……

「班長是什麼時候決定要研究巨人的?」莫布利特開口問了他一直很想問的問題。

「你很會問問題。」漢吉微笑,她翻出另一本筆記,上頭記錄著她遇到一隻三公尺巨人的詳情。莫布利特瞄了一眼日期,約莫是兩年前的事。

「那次我砍倒一個三公尺級的巨人後,一腳踢開牠的頭,卻發現那玩意兒輕得不可思議。就是那時我才覺得,巨人這種東西,本質可能跟我們想像的截然不同。」忽然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你上次問我,是不是因為喜歡巨人才加入這裡。我告訴你,我有多愛牠們就有多恨牠們,恨不得把這些吃掉我的同伴的傢伙砍成碎片。」

她的表情一瞬間變得猙獰起來,莫布利特想起她上回殺死奇行種時、也是這副模樣。

「可是光砍死牠們沒有用,如果不能從牠們身上得到些什麼,我們就只是一直把同伴推去送死而已……」漢吉的聲音又低了下去,莫布利特看著她落寞的眼神還有清瘦的臉龐,想到她平時那副瘋癲的神情,忽然覺得自己似乎窺見了漢吉少為人知的一面。

「哎呀居然嚴肅起來了,你應該很不習慣吧?」說完漢吉又自顧自地笑起來,「既然你現在是我的助手了,我來說明一下之後你的工作吧。你也看到我這裡有這——麼——多的資料需要整理,」她比劃了一下滿屋子的書籍和文件,「我看你也蠻聰明認真的,之後晚飯時間結束就來幫我整理這些吧。」

莫布利特狂冒冷汗,「這些?」他瞄了一眼已經堆到天花板的筆記與資料。

「對,」漢吉微笑,伸手將一疊足足有三十公分高的筆記塞給他,「現在開始。」

 

直到破曉的第一道曙光透進窗內時,莫布利特才得以走出漢吉的寢室。他只覺得自己連路都走不穩,身旁的長官卻依舊滔滔不絕的說著接下來的研究進度。

「那個,長官,我先失陪了。」就在他們來到女生宿舍大門前,莫布利特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試圖用最後一絲力氣舉起手行禮。

「晚上見。」漢吉心情很好地說。忽然間她指著莫布利特的身後問道:「欸,那是不是你的同學?」

莫布利特一轉身,發現是早起的凱吉。他一臉錯愕地盯著莫布利特和漢吉他們倆,莫布利特轉頭一看,漢吉紅光滿面一臉興奮、臉上還有大大的紅暈;而他自己就算沒照鏡子,也一定是氣色灰敗滿頭是汗。想到這裡,他忽然明白凱吉誤會了什麼。他轉過頭去望向漢吉,她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心情很好地朝凱吉揮手打招呼。而凱吉臉上的表情也瞬間從錯愕轉為八卦,臨走前還不忘對莫布利特擠眉弄眼一番。

「莫布利特,你怎麼了?發燒了嗎?」漢吉不明究理的問道。

莫布利特忽然覺得自己在調查軍團的生活充滿了艱險。

 

《待續》

--

第四章到此結束,拉拉雜雜寫了一堆,終於讓這兩個人湊在一起(擦汗)

本章結尾感謝極夜小夥伴提供靈感,小莫你多保重(拍拍小莫的肩)

自己在寫漢吉時,一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寫出她瘋癲下隱藏的謹慎與聰明、畢竟作者自己是個笨蛋,很怕自己也把漢吉桑寫成笨蛋(狂汗)

下一章正式進入這對主從的磨合期(無誤),說真的原作對小莫與漢吉的內心戲著墨不算多,只能努力腦補的我現在覺得自己奔向OOC的不歸路中,還請各位不嫌棄呀(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KIRA彬
  • 作者!!你寫得太棒了!我從沒看過如此高品質的莫韓文!以後也請繼續加油喔喔哦
  • 謝謝!看到自己的文章被稱讚是高品質感覺很害羞///

    蚹蝂 於 2016/08/20 13: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