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自創角色背景,人物性格崩壞

 

 

 

「班長,您沒事吧?」莫布利特仰躺在地,他只覺得自己渾身虛脫,再也沒有力氣站起來。

「真可惜,還是什麼都沒發現。」漢吉卻答非所問,口氣中滿是沒法獲得解答的遺憾,「骨頭削下來後就直接氣化,根本帶不回去。」

看起來沒事。莫布利特心想,一邊又忍不住覺得自己真是白操心。

「欸,莫布利特,你沒事吧?」漢吉忽然開口,嚇了他一大跳。

「呃,我沒事。」莫布利特不知哪來的力氣坐了起來,他甩了甩自己的四肢,「手腳都還能動、應該沒什麼大礙。」

「那拜託你拉我起來。」漢吉繼續說,「我的眼鏡壞了。」

莫布利特轉頭一看,漢吉雙眼的鏡片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鏡框與破爛的皮繩勉強掛在臉上,而她則一臉茫然的望向遠方,雙手朝前方胡亂摸索,成了十足十的睜眼瞎子。他連忙讓漢吉把手搭在自己的胳膊上,輕手輕腳地將她扶了起來。

「班長,您的馬呢?」莫布利特問道,他的馬早在先前的戰鬥中被踩死,現下如何離開這裡成了令人頭痛的問題。

「啊、對,希望牠沒被嚇到跑太遠……」漢吉這時才像醒過來一樣,她伸出手指含在嘴間吹起口哨,卻沒有動靜。她又吹了幾聲,四週依舊一片寂靜,只剩下風吹過林間的颯颯聲響。濃霧慢慢散去,莫布利特只能扶著漢吉一步一步在樹林間慢慢往前走。

「別緊張,」漢吉居然開口安慰他,「我剛才是從米克那兒過來找你們,沒意外的話他應該離我們不遠,說不定等等就會碰上他……」

莫布利特只能點頭。接下來好一陣子兩人都沒說話,只是靜靜地往前走。忽然樹林間傳來騷動,莫布利特感覺到漢吉揪緊了他的袖子。

「那是什麼?」漢吉瞇著眼抬起頭,整個人像豎著毛的貓警戒起來。

莫布利特搖搖頭,他可以感覺到冷汗流下了腳底。現在他們沒有馬,漢吉又跟瞎子沒兩樣,要是巨人這時出現,他們就只有等死一途。

「我去看看。」忽然間漢吉開口,她臉上雖然寫著害怕,眼中更多的是按捺不住的好奇與興奮。莫布利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她想幹什麼,他連忙阻止:「班長您這樣不行——」

「你在後面等著,我去就行,萬一有什麼事你就快逃——」漢吉對他的話根本充耳不聞,立刻甩開他試圖鑽進樹叢。

「班長——!」

「呃,還是你去吧,」走沒幾步,漢吉忽然又可憐兮兮地回過頭來,「我真的什麼都看不見……」

莫布利特差點當場昏倒,但他還是非常盡責地將漢吉扶到樹下,「我去吧,您在這裡等我。」

漢吉這次沒堅持,她點點頭坐下。莫布利特往前走了幾步後還是不放心地回頭查看,確定她不會跟來後才鑽進樹叢。他小心撥開雜草,一下就發現了剛才騷動的來源。一窩野兔窩在草堆中、幾隻眼睛都還沒睜開的兔仔們安靜的躺在母親的懷中吸奶。

還好沒事,莫布利特擦去頭上的冷汗後,輕手輕腳地鑽出樹叢。他看見漢吉獨自雙手抱膝窩在樹下,臉上的興奮已被茫然與疲累所取代。方才她斬殺巨人的憤怒與瘋狂早已消失無蹤,現在坐在原地等待的她看起來就像是個無助的小孩。

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像個大孩子一樣要人操心。莫布利特在心中苦笑,伸手拍了拍似乎已經入定的漢吉。

「發現什麼了嗎?」漢吉抬起頭,馬上又恢復了那種高亢的語調。

莫布利特拉起她,「一窩兔子而已,別擔心。」

「帶我去看——」

「不行。」莫布利特數不清自己是第幾次說出「不行、不可以、這樣會出事」之類的話,「回到牆內就有得看,先回去再說。」

出乎意料的漢吉安靜了下來,她乖乖扶著莫布利特往前走。

值得慶幸的是接下來一路上都沒什麼異狀。不知走了多久,漢吉忽然打破沉默,「這樣悶著真令人難受,說些什麼吧,莫布利特?」

莫布利特愣了愣,他本來就寡言,現下刻意叫他說話更是擠不出半個字。

「啊我都忘了,你本來話就不多,」漢吉像是想起什麼地一拍腦袋,又恢復了那異常歡快的語調,「那我來問你問題吧。當初怎麼會想來調查軍團?因為想研究巨人嗎?哈哈哈……」

漢吉自顧自地笑了起來。莫布利特還是沒說話,只是小心翼翼扶著漢吉往前走。

「欸,長官在問你話,你是啞巴嗎?」漢吉半開玩笑的伸手搥了莫布利特一拳。

「我可以說,但請長官不要笑我。」良久,莫布利特才靦腆地開口。

「喔?」

「我只是……想看看牆外長什麼樣子。」

莫布利特吞了吞口水,漢吉一臉興致勃勃地看著他,似乎非常期待他繼續說下去,偏偏這時他又詞窮了起來。

「就這樣?」

「嗯。」莫布利特低下頭,準備迎接預料中的尷尬。

出乎意料的是漢吉露出了讚許的笑,「很好啊,別不好意思。」

莫布利特鬆了口氣,他順口反問:「班長呢?應該是因為喜歡巨人?」

「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她輕描淡寫的回應,「一開始的理由跟你差不多。」

「我在書上讀過,這裡夏天時會開滿稀有的紅色花朵。」莫布利特趁機繼續說,「可以的話,我不希望是在這種情況下來到這裡。」

「你也會偷看禁書?」漢吉的眼睛亮了起來,「說到這個,我剛才在地上找到了些種子,回牆內後我想來種種看,說不定就是你說的那種花。」她越說越興奮,甚至激動地握住莫布利特的雙手。莫布利特有點尷尬,卻又不好意思甩開她。這個班長怪雖怪,個性倒是挺單純可愛。不管怎樣,這個怪人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以為班長只對巨人有興趣。」在漢吉打算滔滔不絕的說下去之前,莫布利特搶先接話。漢吉先是一愣,隨後又笑出來。

「這世上新鮮事可多著,只要有機會我都不想錯過。」忽然間漢吉抬起頭,「啊——那是什麼?是巨人嗎?」

「那只是倒下來的樹幹,班長您別亂跑,這裡可是牆外!」莫布利特決定收回他先前對漢吉的評價,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班長實在讓他吃不消。他一邊說一邊努力拽住漢吉,試圖阻止她衝出去。

「你怎麼跟老媽子一樣嘮叨?我可是你的上司欸。」漢吉咕噥起來,隨後又被什麼東西引起注意,「那是什麼?巨人在飛嗎?」

「班長,那是老鷹,只是特別大隻——」

「老鷹!?聽說牆外的鳥類品種也跟牆內完全不一樣,我要去追牠!」

「班長您這樣會死的!這裡是牆外啊!」莫布利特失聲大叫,這傢伙是只要發現她沒看過的新鮮事就會變成這副德性嗎?然而漢吉卻已經掙脫他往前狂奔而去,莫布利特只好拔腿跟上。

「老鷹去哪裡了?我現在什麼都看不清楚,莫布利特你幫我找找——等等那是什麼?」

「那裡什麼都沒有!班長拜託您別亂跑,您真的會死的啊啊啊——!」

 

「你們到底做了什麼?」米克不斷在莫布利特身上聞聞嗅嗅,狐疑地問。

「我做錯了什麼嗎?」見到米克一行人後,莫布利特才終於有「活著真好」的感受,如今他可不想再有半點閃失。

「更正確的問法是,漢吉那傢伙對你做了什麼。」米克停止了嗅聞的動作,面無表情的開口,「你聞起來跟她完全是同個味道。」

「趕著送死的味道嗎?」吉爾迦湊了過來,一臉諷刺的笑。

「總比你成天一身酒味好。」麗奈毫不客氣地給他一拳。

「恭喜你活著回來,莫布利特。」納拿巴想笑,卻只能忍住,「我看你跟漢吉也挺合拍的,等等她就拜託你囉。」

我只是個第一次出牆的新兵!莫布利特在心中吶喊,納拿巴卻把他往前一推,他只好乖乖地走向漢吉。已經上馬的她坐在馬鞍後方,前方空出缺來。莫布利特在心中嘆了口氣,卻還是心甘情願地跳上馬匹。

「我看不見,就麻煩你囉。」漢吉瞇起眼對他笑笑。

莫布利特點頭,一夾馬肚跟上隊伍。馬蹄聲中他忽然聽見漢吉的聲音低低地從背後傳來。

「等到種出那些花後,我想帶去送給你的同伴。」她輕聲說。

「班長,沒人在送死者紅花的。」莫布利特只覺得哭笑不得,但心裡又有些感動。

他忽然覺得漢吉好像也沒那麼古怪。

 

《待續》

---

80回劇情好讓人胃痛又絕望QQ

不管我要來發糖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嗚嗚嗚嗚嗚QQQQQQ

這回依舊真心感謝小夥伴極夜幫我看稿+想梗,漢吉掉了眼鏡、很沒安全感的抓著小莫、雖然害怕偏偏又對四周的一切很好奇,這點子就是她想的!希望我沒有寫壞了小夥伴辛苦想的好梗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