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1. 配對為莫布利特x漢吉
  2. 含自創角色背景、人物性格崩壞

 

日子忙碌到讓莫布利特沒有心思多想,這裡對於體能與立體機動裝置的訓練比起訓練兵時嚴格且密集許多。畢竟對調查軍團而言,能否在危急時靈活應用立體機動裝置,是從巨人口中保命的關鍵之一,從飛上天的那一刻開始便是考驗體力、視力與空間感的時候。每次練習結束後,莫布利特第一件事就是和同儕窩到樹叢旁狂吐不止,滿嘴酸水的同時他還有種錯覺,彷彿腳下踩的地面下一秒又會翻轉過來將他甩向天際。

辛苦的不止體力活,莫布利特所屬的漢吉小班隸屬於艾爾文分隊長麾下,自然也成為「長距離搜索陣型」的試驗對象,新兵都得在短時間內熟讀地圖瞭解牆外地形、還必須摸熟新隊形的配置。一天的課程與訓練輪番折騰下來,莫布利特只覺得從頭到腳每個細胞都在哀嚎,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跳上床舖好好睡一覺。

然而枯燥的日子總是要找些娛樂,睡前尚未熄燈的片刻是少數的放鬆時間,新兵們總是會趁此時閒聊幾句,內容不脫家鄉的往事或是抱怨軍中的一切。莫布利特很少主動挑起話題,絕大部分是保持沉默,偶爾才對同儕的八卦閒聊隨意回應幾句。此時的話題已經從某個人家鄉好吃的乳酪轉到了馬匹有多不聽話、哪個長官很討厭,果不其然他們瘋癲的漢吉班長又成了大家揶揄的對象。

「所以有人搞清楚漢吉班長的性別嗎?」

「女的吧?這麼娘的男人我第一次看到。」

「胸部這麼平的女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其中一人聳聳肩。

「其他女生說看過她從女廁走出來,應該是女的。」

「她到底有沒有洗澡啊?每次看到她的頭髮我都覺得很噁心。」

「夏迪斯團長怎麼都不說她些什麼?有這種同事我一定會瘋掉。」

「巨人嫌髒不想吃,正好增加生還率,團長哪會嫌?」

「呃,生還率和髒不髒應該沒什麼關係吧?你們看艾爾文分隊長頭臉乾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說到這個,真不知我們是幸運還是倒楣,有個恨不得和巨人結婚的班長、上頭的分隊長卻搞出個什麼長距離什麼陣型、打死不想跟巨人幹架,夏迪斯團長應該頭痛得很吧。」

「至少在艾爾文分隊長手下可以活得久些。」一個戴著眼鏡的士兵搔搔頭。「前提是漢吉班長別發神經去追巨人。」

「你都跑來這裡了,還怕巨人?」所有人一陣哄笑,莫布利特也跟著笑,即使他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太自在。

「算了啦,現在坐在這裡的人,都沒資格說這種話。」高大的凱吉笑著說,「不過你們是為什麼會想來這裡?」

「呵,」一個總是帶著憂鬱眼神、看起來少年老成的高瘦士兵說道,「我爸早死、我媽改嫁,她的新男人把我趕出家門,我想說自己無牽無掛,死在牆內牆外都一樣,就跑來這裡。」

「我爸年輕時也在調查軍團,媽懷我的時候他就死在牆外,回來時只剩一隻腿。」長了一張長臉的威廉開口,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悲傷或憤怒,「我媽哭著要我別來,但我想找到那隻吃掉我爸的巨人,叫牠把我爸給吐出來。」

接下來其他人分享的入團理由或多或少都不太愉快,氣氛忽然沈重了起來,一時之間沒人說半句話。

「莫布利特,你呢?」方才那位戴眼鏡的士兵忽然點了莫布利特的名,「你再不說話,我們就要當你是啞巴了。」

莫布利特才回過神來。所有人全盯著他,一時之間他有點發窘。

「我⋯⋯我想去看牆外長什麼樣子。」他小聲地說。

所有人都露出了錯愕中帶點失落的表情,莫布利特覺得更困窘了,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耳根開始發熱。就在此時,就寢時間已到,走廊上的燈一一熄滅,寢室瞬間暗了下來。黑暗掩去了他的難堪,莫布利特把臉埋進枕頭,好不容易才放鬆下來。

寢室外僅剩一兩盞油燈,莫布利特聽著同學的鼾聲,自枕頭下翻出偷帶來的禁書,就著微弱的光線湊合讀著。那是一本述說牆外風光的禁書,書裡正好寫到牆外的極北之處,有高聳的峽谷夾著一望無涯的藍色鹹水,還有綿延不斷的巨木森林。

他閉上酸澀的眼,試圖想像那幅模樣。他所知的世界裡,無論是高山河流或是平原,總是被一道白牆硬生生切斷,什麼是真正的無邊無際,莫布利特從來沒真正理解過。

出了牆就有機會看到吧,莫布利特心想,隨後很快進入夢鄉。

 

今天又是例行的立體機動裝置訓練,不同的是場地移到了本部附近的森林。眼前不少樹木上都綁了標記,新兵都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反覆通過指定的位置,最後找出藏匿在樹林間的巨人模型,目的是訓練他們能在高速急轉彎的情況下準確打倒目標。莫布利特摸摸自己的腹部,今天早餐沒吃太多,應該不會重演上回在空中吐出來的悲劇。

哨聲響起。莫布利特和其他士兵一同躍向空中,他壓下扳機,錨槍釘進樹幹、渦輪夾著氣流與聲響將他推向空中,大風在他耳邊刮過,眼前是蓊鬱的森林和一望無際的藍天,轉眼間他已一頭栽進樹林中。濃密的枝葉擋住了陽光,他只能憑著灑落的幾束光線與殘存的方向感尋找目標。

不遠處出現了一道模糊的巨大影子,今天運氣不錯,莫布利特心想,他從樹上一躍而下潛進森林深處,試圖飛近藏匿在林間的巨人模型,只要順利的話,就可以——

冷不防的竄出一道人影,對方手上雙刀毫不留情地朝他臉上劈來,猝不及防的莫布利特當場從樹上如倒栽蔥般摔下,在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之前,他及時射出錨槍,整個人就像市場中剛宰好的肉雞懸吊在半空中。然而他連氣都來不及換,對方已經朝他俯衝過來——

「啊啊啊漢吉班長您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莫布利特當場慘叫,銀光在他眼前劃過,千鈞一髮之際他收起鋼索往上一躍,漢吉的刀在他的靴子上留下了淺淺的切口。莫布利特往下一看,漢吉依舊不死心地朝他追來,他只得發動立體機動裝置朝遠處逃去。

以全速連拐了好幾個彎後,莫布利特才發覺自己已一頭栽進森林最深處,眼前昏暗的景色是他前所未見,現在他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不知何時漢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大概是追丟了,莫布利特心想。他揀了一株粗壯的樹枝落腳,試圖靠著依稀可辨識方位的太陽重拾方向感。

熟悉的渦輪發動聲劃破了寂靜,莫布利特本能的抬起頭,臉上咧著笑的漢吉自他正上方一躍而下。

「班長這樣我真的會死掉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布利特回過神來,他才發現自己上半身俯趴在地、下半身則以扭曲的姿勢掛在矮樹叢間,他還可以感覺到自己右邊半張臉幾乎陷入了泥地。全身上下疼痛不已,還伴隨著極度的暈眩與頭痛欲裂,他剛才在空中究竟翻了幾圈?

眼前出現了一雙軍靴,漢吉蹲在莫布利特面前直盯著他,雙膝如同男人般豪放分開,臉上依舊是那抹瘋癲的笑。

「不錯嘛,閃得很快。」她開口稱讚,微微拔高的嗓音讓她聽起來似乎沒那麼男孩子氣,但莫布利特只覺得驚魂未定。「不過姿勢要調整好才不會摔成這樣,在牆外你要是像現在趴在地上發呆,就等著被巨人踩扁吧。」

「班長,恕我直言,」莫布利特從牙縫中擠出話,感覺到泥土衝進了他的嘴裡、噁心感益發強烈,「根本沒有人說中途我們會被攻擊!」

「你以為牆外的巨人會這麼好心,跟你說『哈囉莫布利特,我接下來要從背後撲過來咬你囉。』再來吃你嗎?」漢吉笑得更深了,「你永遠不會知道巨人什麼時候會出現、什麼時候會攻擊你。」

莫布利特不服氣,「但巨人應該是見人就吃,怎麼可能會針對目標?」

漢吉伸手往他頭頂就是一拳,莫布利特連哀叫的力氣都沒有,「虧你這麼認真上我的課,還記得『奇行種』嗎?這種巨人就是會有特定的行動模式,甚至會鎖定目標捕食,你還真以為他們不會指定你莫布利特來當下酒菜?」

莫布利特已經沒力氣反駁,全身癱軟的他雖然不服氣,卻又不得不承認漢吉的話句句屬實。

「不過你表現倒是不錯,可以閃過我所有攻擊,應該也沒那麼容易死在牆外。」漢吉臉上依舊掛著笑,但眼神已轉為嚴肅。她拍拍身上的塵土站起身來,臨走前不忘拋下一句:「等你趴夠了就自己站起來,別忘了還是要砍到模型才算數。」

莫布利特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似乎知道漢吉下一步要做什麼。沒多久他就聽到同儕們此起彼落的慘叫聲,伴隨著漢吉瘋狂的笑聲、還有重物摔落在樹叢間的聲響。

         這個班長絕對是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莫布利特心想,他硬撐起身子,暈眩與噁心感終究擊潰了一切,最後他趴在樹幹旁大吐特吐起來。

 

《待續》

---

小莫的鈦合金胃修煉中(毆)

這篇的誕生要感謝小夥伴極夜,非常謝謝她提供了非~常~多的腦洞以及靈感,還無條件幫我看稿QQ冷CP還能有小夥伴一起快樂玩耍,真是夫復和求(痛哭)

套句極夜的話,這篇小說就是小莫如何從「分隊長這樣我會死掉的啊啊啊」轉變為「分隊長這樣妳會死掉的啊啊啊」的過程(欸)

希望不會太OOC嚇到各位^^"先這樣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