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 配對為里維x佩托拉

2. 內含腦補劇情與設定,人物個性可能崩壞

3. 時間點設定在四年後,巨人已被消滅,人類不再受威脅

以上不能接受者,請速速離去

 

    「我就知道您會來,很高興您還記得我女兒。」拉爾先生輕輕地開口,替里維和自己斟上茶水。

    里維不發一語,只是輕輕地點了頭,雙手捧著滾燙的茶杯卻沒動一口。

    「那代表您也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了。」

    里維抬起頭來,覺得捧著茶杯的手慢慢變得冰冷。

    四年前的今天,便是第五十七次牆外調查的日子,也是里維班全體成員的忌日。

    拉爾先生也沈默了,默默啜著茶水。

    「我……」千言萬語都在里維的腦海中打了結,他笨拙的張開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從何說起。

    看他這副模樣,拉爾先生忍不住苦笑,「士官長,您放輕鬆,我不是為了看您出糗才讓您進來的。」

    這番話讓里維覺得自己更像個頻頻出糗的小孩。為了掩飾尷尬,他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湯意外的甘甜,齒舌留香的滋味讓他放鬆許多。

    「真好喝。」他由衷的讚美。

    「不錯吧?」

    「佩托拉泡的茶也很好喝。」里維想也不想便脫口而出。

    「真的?」拉爾先生有點驚訝,笑意卻爬上了他的眼角。

    「真的。」里維認真地開口,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腦海中一點一滴浮現,而他也一股腦地說下去,「那時配給的便宜茶葉難喝得要命,都沒人要動,只有她一個人有辦法讓那些茶葉起死回生,後來我們甚至求她天天泡茶給我們喝。」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我女兒?」拉爾先生嘴上這麼說,卻笑得更深了。

    「是佩托拉欺負我們比較多,她要求我們都得擔下她的打掃工作作為交換。」

    「結果呢?你們答應了?」

    「對。」里維答得又快又肯定,「我從來不知道我的班可以這麼沒有骨氣。」

    拉爾先生大笑起來,里維也不住莞爾,氣氛一下輕鬆許多。

    「您看起來沒那麼緊張了。」

    里維靦腆地笑笑,他沒忽略老爸爸眼中的感傷。

    「聊聊我女兒吧,我想多瞭解她一點。」拉爾先生和煦地望著他,那神韻和佩托拉有些神似,「畢竟我沒法再和她說上話了。」

 

    回憶如潮水般湧現,有關佩托拉的、里維班的、調查軍團幹部的,還有牆內牆外的。里維斷斷續續地說著,努力地在散亂無章的記憶中拼貼出佩托拉的樣貌。

    佩托拉會柔聲勸告他別太晚睡,卻在他徹夜撰寫報告書時,適時遞上一杯濃茶讓他提神。

    商討作戰計劃時,艾魯多負責解說、君達補充細節、歐魯總是在最重要的時機打起瞌睡或蹦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只有佩托拉一人會跳出來教訓歐魯以維持秩序。當自己為了大伙兒作戰失利或打掃不周等大小事發脾氣時,也只有佩托拉敢上前安撫,而里維也會在她的好言相勸中慢慢撫平怒氣。

    牆外作戰時她恰如其分的扮演輔助討伐的角色,里維不止一次見過她俐落毀去巨人的腳筋關節肌肉雙眼,給予搭檔——通常是歐魯——削下巨人頸後要害的機會。她的討伐數不斷累積,眼神也轉為冷靜堅毅。有那麼一次,里維瞧見被巨人鮮血染遍全身的佩托拉持刀自茫茫蒸汽中走來,那身影瘦小卻挺拔、雙眼中帶著漠然與凌厲。有那麼一瞬間,在當時與巨人交戰方酣的里維眼中,他以為自己看見了戰場上的女武神。

    下一刻她射出錨槍騰空躍起,里維轉身,巨人張開血盆大口朝他撲來。就在他準備發動立體機動裝置的同時,血肉被劃破的噗滋聲傳來,佩托拉精準的削去巨人的雙眼,隨後躍至巨人頸後,一刀剜下牠的頸背肉。而後她一個箭步衝向里維,眼中的殺意在一瞬間全轉為擔憂,口中呼喊著他的名字。

    她是完美的士兵、忠誠的部下、可靠的同伴,四位一體的里維班中,她是永遠的靈魂人物。

    然後呢?里維才發現自己沒有想像中的瞭解她。記憶中的佩托拉總是繞著軍團打轉,斬殺巨人、操練、研討戰術、永遠信任里維班、絕對服從他的指令,其餘的她呢?他沒開口問過,佩托拉也從沒提過。

    「原來我女兒這麼能幹,」拉爾先生的聲音將里維拉回現實,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說得有些口乾,趕緊啜了口茶。「她小時候可是個野孩子呢。」

 

    拉爾先生點起了煙斗,吐出一個又一個煙圈,說起那些只有父女倆才知曉的往事。

    「我女兒啊,剛學會走路就知道要爬高,但她每次都只想著往上爬、沒想過怎麼下來,常常爬到樹頂了才哭個半死要我救她。你問她有沒有學乖?當然沒有,下一次她又會繼續爬、然後再叫我救她下來。

    後來她大了,會吵著要自己出門玩,不到晚飯時間不會回來。有一次我偷偷跟著她,發現她差點跑到廢棄的地下街,那裡可是流氓窩!我快氣死了,當場把她捉回家罰禁足。結果這孩子脾氣也夠倔,被禁足的那一個星期,她完全不跟我說話,一句都不肯,結果投降的還是我。

    後來她玩得更瘋了,什麼地方她都去,城牆她也不放過。我阻止她,她還回嘴說不想被關在牆裡。我看她要是生了翅膀,絕對會飛過城牆看看巨人長什麼樣子。」

    拉爾先生眼中的佩托拉頑皮又倔強,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小女孩,和里維記憶中的她很不一樣。但他想起每次佩托拉勸諫自己時臉上的堅定神情,忽然間拉爾先生口中的一切都有了連結,佩托拉在他心中的形象慢慢變得立體而鮮活起來。

    「她很讓人頭痛吧?可是每次她回到家抱著我喊爸爸、告訴我她又看到什麼新鮮有趣的東西時,她的眼睛都閃閃發亮,那時我就知道這個孩子終究是要飛走的,後來我也隨她去。再說這孩子除了頑皮了點,哪一次她不是乖乖回家吃晚飯?我把她禁足一個禮拜那次,她答應我無論如何都會乖乖回家,之後她從沒食言過。即使她最後沒跟我說一聲就自己加入調查軍團,我還是覺得她會平安回家……」

    氣氛變了。拉爾先生不知何時放下了煙斗,他的聲音開始沙啞,彷彿在喃喃自語。里維只覺得全身的血液一點一滴地在凝結,但他不敢別過臉去。面對,若這就是所謂的面對,那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都正面承受。

    「告訴我,士官長……」拉爾先生垂下眼,悄聲問道:「我女兒最後是怎麼走的?」

    佩托拉滿臉是血的模樣自里維的腦海中跳了出來,鮮明得令他胸口泛疼。

    「她死在女巨人的手下,在巨木林。」他幾乎是從牙關中迸出這句話。

    拉爾先生用力地閉上眼睛,然後再次睜開,他的眼眶紅了起來。

    「她的同伴呢?」

    「全走了,和她一樣。」

    拉爾先生望向他,目光除了憂傷還多了憐憫。里維不禁別過臉去,別忘記你是來做什麼的,他在心裡這麼說。他伸手在衣袋中緩緩摸索,掏出一條樸素的灰色手帕。

    「這是佩托拉的東西,」里維努力保持鎮定,雙手卻不住顫抖,「有一次我受傷了,她用這個替我包紮,但我一直沒有還給她……我想這應該交給您。」

    拉爾先生接過手帕,手指在布料上來回摩挲了很久很久,久到里維幾乎覺得他的視線永遠不會移開時,拉爾先生將手帕還給了他。

    「留著吧,士官長,我女兒應該會希望您這麼做。」

    「為什麼?」

    「您知道嗎?我女兒信裡寫了很多軍團的事,但無論如何一定會提到您。」

    里維默不作聲,他感覺到腦中理智的防線開始慢慢潰散。

    「士官長,她很仰慕您,說您是她的一切,為您奉獻就是為人類所奉獻……」

    「我知道。」里維粗魯地打斷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衝口而出,「所以我才把她一直留在我身邊。」

    他早就知道佩托拉熱切的眼神代表什麼,但他們的心臟早已奉獻給人類,打從加入調查軍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可能完成個人的幸福。所以他們很有默契的維持住那最遠也最近的距離,是最貼近彼此的存在,卻永不越界。

    直到死亡將他們分開為止。

    拉爾先生沈默了很久很久,最後露出一絲微笑。忽然他開口問道:「士官長,您還好嗎?」

    我一直都很好。里維想辯駁,發熱的眼眶卻背叛了他的意志。他雙手緊握成拳,揉皺了佩托拉的手帕,灰色的布料上出現了一圈一圈的水漬,那是他的眼淚。

    「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他渾身顫抖地說,一瞬間長久以來拚命壓抑的情緒全潰了堤,那些愧疚與心碎終於隨著淚水宣洩出來,「我救不回佩托拉、救不回我的部下,連帶他們回來都做不到……」

    拉爾先生又點起了煙斗,他的表情悲傷中有著釋然。

    「年輕人,你就好好哭一場,哭過之後如果還不夠,就盡量地想念他們吧。哭完了、眼淚流乾了,你才會放手讓他們走,就像我當年一樣……」

    之後拉爾先生說了什麼,里維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自己將臉埋在雙掌間,哭得像個孩子。

 

    向拉爾先生道別後,里維來到了原先通往城門的道路。

    他看著自己被夕陽拉長的影子,想起那天他們也是在傍晚踏上歸途。那一天的落日紅得像血,他最想念的人卻留在城牆的另一頭,再也沒有回來。

    里維回過頭去,過去的高聳城牆已頹圮毀棄,就在那一瞬間,他彷彿看見里維班成員在地平線的另一端。他們的背影挺拔一如往昔,卻沒有回頭。

    過去他的心底一直拒絕承認失去,現在開始他學著放手。

    眼前的夕陽懸在一望無際的地平線上,散出暖暖的金色餘暉。大片雲朵在靛藍色的天空上潑灑開來,有如翱翔的自由之翼。原來沒有城牆阻隔的世界如此美麗。佩托拉是怎麼說的?她不想被關在牆裡。

    而他也不想。

    里維朝著城牆的另一端走去,腳步比起過往要輕盈許多。

    剎那間,他彷彿看見了佩托拉的微笑。

 

《完》

 

--

後記:

 

當初看完漫畫後,就一直想來替里維班、佩托拉還有兵長寫些什麼。雖然原作中並沒有明確暗示兵長和佩托拉之間有些什麼,但故事是有限的、腦補是無限的,所以我還是寫出來(欸)

為求故事流暢還有戲劇效果,這篇小說中我添加了很多自己的設定,如果不能接受還請多多包涵(汗)會寫這篇除了想讓可憐的兵長有宣洩痛苦的機會,一方面也是想描寫描寫面對「失去」的心境轉折。我們都會分手、絕交,遇上生離死別,希望能讓讀者感受到那種從悲傷中釋放的情緒。那些痛苦的過往終究會隨時間癒合,或許會留下疤痕,但人依舊可以帶著傷疤勇敢活下去。

總之終於寫完我第一篇巨人的同人文啦!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