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 配對為里維x佩托拉

2. 內含腦補劇情與設定,人物個性可能崩壞

3. 時間點設定在四年後,巨人已被消滅,人類不再受威脅 以上不能接受者,請速速離去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沒有忘記女兒的身影。

    有時他根本覺得女兒只是出遠門去了,也許半途迷了路、也許是發現什麼好吃好玩好看的而忘了回家的時間。只要再等一會兒,他可愛的佩托拉就會踏著小小的步伐、一身是泥的踩進家門,然後攬著他的脖子告訴爸爸今天她出去探險發現了什麼。

    「爸爸,我們今天去城牆那兒探險了喔!」他彷彿聽見了佩托拉稚嫩的童聲,「可是我們一靠近城牆,馬上就被那裡的軍人叔叔擋下來!說什麼牆的另一邊有會吃人的巨人,不准我們靠近……」

    以前的他一定會狠狠訓斥女兒一頓,但這次他只是靜靜地聽她說。

    「爸爸,為什麼會有巨人?為什麼我們要被關在牆裡面?」小小的佩托拉抬起同樣小小的臉,大大的眼睛中除了不解還有強烈的質疑。一個孩子怎麼會有這種眼神?突然間眼前的佩托拉身子立刻抽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為什麼我們要被關在牆裡面?」少女佩托拉如此重複,雙眼炯炯有神地盯著父親。他想起來了,當年她執意加入調查軍團、和他大吵一架後,臨走前說的就是這句話。

    「為什麼?」佩托拉又問了一次。她的外表又改變了,曬黑了一些、身形更精瘦結實了些,年輕的臉龐上更出現了長年征討的風霜。

    爸爸怕妳出事、爸爸擔心妳、每次離開家妳都好像永遠不會回來……但現在沒有巨人了,爸爸不會再像以前那樣管妳了,妳可以放心出去玩……

    記得回來看看爸爸就好,他正想這麼說,卻在話語即將脫口而出的那一剎那回到現實。他怔怔地望著佩托拉空蕩蕩的房間,掛在牆上的軍服早已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他眼中的佩托拉即使穿了軍服佩了刀,她還是個孩子。那別人眼中的她呢?尤其在她真心仰慕的上司眼中,她又是什麼模樣?

    外頭傳來沈重的腳步聲,他回過頭去,對訪客的身份早有預感。他打開門,出現在門口的是那位曾擁有「人類最強士兵」稱號的男人,他短小精悍的身子如一道黑影,不偏不倚地遮去了灑進室內的陽光。

 

    這麼多年過去了,里維還是沒有忘記他的下屬們。

    他記得每個下屬的聲音、樣貌、談笑時慣用的口頭禪、對上巨人時爽利揮刀的英姿、撤退或負傷時不甘卻不服輸的眼神……

    還有那永遠忘不了的最後一面。

    猶記得佩托拉的父親當時走上前來,叨叨絮絮地對他說著佩托拉對自己是多麼的敬佩、還準備好了要把一切奉獻給自己,聽在他耳裡只有說不盡的痛苦。他不僅親眼見證了他們的死亡、甚至無法帶回他們的遺體,更從頭到尾愧對了家屬的期待,這樣的他在下屬眼中卻是值得奉獻一切的對象……

    佩托拉的父親哭倒在他的眼前時,他依舊不發一語地往前走去。

    他根本沒有勇氣直視心碎之人的眼睛。

    

    「你是不是該放過自己了?」艾爾文這麼問。

    里維沒有理會他,只是靜靜地整理著自己的私人物品。巨人已經就此從世上消失,為了討伐巨人而生的調查軍團,自然也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他這位「人類最強的士兵」,也得順應和平的生活就此隱居避世。

    「你就放過自己了?」他冷冷的回應。

    「當我賠上這隻右手的時候,我才發現這根本不夠贖罪。」

    「所以?別跟我說你打算以死謝罪。」

    艾爾文笑了,像是料到他會這麼說,「活下去,然後面對這一切。里維,這是唯一的辦法。」

 

    原來面對的過程是如此艱難,里維心想。

    艾魯多昔日的戀人早已嫁作人婦,她的丈夫表示妻子不願受到打擾。在里維的要求下,他有些尷尬地代替妻子收下了艾魯多的徽章。里維沒走幾步又回頭看了一眼,一位身懷六甲的少婦倚在窗邊直望著他,她有一雙里維看過最悲傷的眼睛。

 

    君達的祖父在歷經白髮人送黑髮人後,沒多久也溘然長逝,年邁的祖母則由一位老僕人照料生活起居。當她伸出佈滿斑點的雙手,顫巍巍地接下君達徽章的同時,她幽幽地開口。

    「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想著什麼時候才能隨他們倆一塊去……」

    里維沒有回答她。這些沒做錯事的人都一一去了另一個世界,而他卻還活在世上。

 

    歐魯的家人則相當不客氣。里維一報上身份,歐魯的母親立刻狠狠甩了他兩個耳光。她的丈夫兒女連忙上前拉住她,一邊揮手要他離開。慌亂中里維被推至門外,他狼狽的撫著紅腫的臉頰,一邊將歐魯的徽章交給他的妹妹。

    「士官長,謝謝您……」歐魯的妹妹試圖擠出一個道謝。屋內傳來女人悲戚的哭聲,然後變成了嘶喊。「可是,您也知道……我爸媽不歡迎您。」

    里維冷靜的點頭,他本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得到什麼良好待遇。準備離開的同時,歐魯的妹妹叫住了他。

    「士官長……我不討厭您、更不恨您,但比起這個東西,」她握緊了手上的徽章,眼淚撲簌簌地落下,「我更希望您帶著我哥哥回來……」

    里維快步離去,不敢再面對歐魯一家的眼淚。

 

    他在佩托拉的家門外躊躇了很久。陽光灑在身上,里維卻只覺得冷。

    最後一個人了,也是他最不願意面對的一位。

    佩托拉滿臉鮮血的面容閃過他的腦海、然後是她父親的淚眼,那是他第一次覺得回到牆內的路這麼遙遠。

    那麼長的路都走過了,就差這麼一點,他心中有個聲音這麼說。面對這一切,他想起艾爾文的話。即使那是心中最深的愧疚。

    里維鼓起勇氣走上前去,拉爾家的大門自動在他眼前敞開,佩托拉的父親安靜而凝重的直視著他。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