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砂糖文,閱讀前請三思XD

 

 

傑路今天很安靜。

雖然平時他就很安靜,但今天不一樣。一路上他一直瞇著眼,但又不像是在凝視什麼,腳步也比平時要緩慢了些。

「傑路剛帝士?」阿梅莉亞拉了拉他的斗篷。

傑路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兒地往前走。

「傑路剛帝士?」她又怯怯的喚了一聲。

傑路還是沒有回答,但他走得更慢了。

阿梅莉亞瞄了傑路一眼,決定不再浪費唇舌。她隨即擋在他面前,強迫他看著自己,這才發現傑路的左眼滿是血絲,還泛著薄薄的淚光。

她轉了轉眼珠,想了一下開口問道:「眼睛進沙了?」

傑路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耳朵微微泛紅,阿梅莉亞知道她說中了。

「我來幫你吹眼睛。」她拉著傑路的手,往路旁一棵大樹下走去。樹下放了兩個木箱,上頭還貼心地鋪了軟墊,讓歇腳的行人能坐得舒適些。傑路沒有甩開她,但腳步變得更慢了,顯然不太情願被她拉著走。

 傑路乖乖坐在木箱上,阿梅莉亞站在他面前,輕輕翻開他的眼皮。一粒沙子卡在他的下眼皮上,已經被磨得充血泛紅。

 「不舒服就早說嘛。」她忍不住搖搖頭,然後一口氣吹在他的眼睛上。

 傑路的身子顫了一下,罕見地抓住了她的披風,嚇了阿梅莉亞一大跳。

 「怎麼了?很痛嗎?」阿梅莉亞驚慌地問道,「再忍一下就好,不舒服的話我幫你用治癒!」

 傑路還是捉著她的披風沒有放手,阿梅莉亞又費了一些時間才把沙子吹出來。她拿出手帕,擦去傑路泛出的淚水,才發現他已經滿臉通紅。她本能地想唸誦治癒的咒語,傑路卻揮手阻止了她。

 「你這樣會很痛。」阿梅莉亞還想勸他,傑路卻逕自拉起她的手,大步離開樹下。

 阿梅莉亞無奈地被拉著走,但她瞥見紅暈如潮水一般淹沒了傑路的耳朵和後頸時,忽然瞭解了什麼。

        於是她也低下頭去,猜想自己的臉應該和傑路一樣紅。

 

--

沒了XD

其實這篇最難想的是標題(毆)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