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噗浪上和隨影亂萌一通後生出來的極短篇,哎呀好久沒有寫這種充滿腦補+妄想的東西了XD

內有秀逗魔導士動畫Evolution-R與個人私心腦補劇情,含高量少女糖分+人物崩壞,閱讀前請三思。

 

 

 

 01

[ER4 當魚人們離開之後]

 

    「喂喂喂,阿梅莉亞妳有話好好說,別這個樣子……嗚!」

    傑路的求饒阿梅莉亞一個字都聽不進耳,她揪住傑路的後領一路將他拖進房間後,立刻一腳將門踹上,發出砰一聲巨響。

    「你跟雅比處得不錯嘛,嗯?」她單手狠狠將傑路摔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臉上同時掛著一抹令人背脊發涼的微笑。「要不要交代一下?就算你不想說,我也會用正義的力量讓你說喔。」

    這是威脅吧!傑路在心中吶喊,卻沒敢說出口。「她她她她就自己突然貼上來,還說我是她命中注定的情人!我發誓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但你也沒拒絕。」阿梅莉亞還是不放過他,傑路感覺到領口被揪得更緊了些。

    「她一路黏在我身上,我是要怎麼把她甩開?」難不成叫他對女人動粗?

    「哼,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我看你根本沒有任何反省自己的意思。」

    傑路根本就是哀號出聲,「我是要反省什麼?別叫我跟一隻因為海嘯而精神錯亂的魚人計較!再說……」他決定反擊,「妳不也在旁邊看戲看得很開心?」

    這招似乎有效,因為阿梅莉亞明顯心虛起來,「波克塔都被車撞了兩次,人家擔心他受傷嘛。」

    「他只是隻布偶,就算整隻被拆散了再縫回去就是。妳倒是解釋一下妳為什麼都不關心我!」傑路決定豁出去,耍賴是嗎?大家一起來!

    「好嘛好嘛好嘛……」阿梅莉亞很不情願的別過頭去,手上的力道也鬆了些。機不可失,傑路連忙從床上跳起來,一把掙脫她的束縛後把她抱在懷裡。

    「現在魚人都走了,我們還是要出發去找冥王之壺,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他放柔了聲音,像哄小孩似的在她背上拍啊拍的。

    「你沒有變心吧?」

    「真的沒有。」

    「以賽倫和正義之名發誓?」她的小嘴噘得老高。

    「以賽倫和正義之名發誓。」傑路偷偷地翻了個白眼,這是他幾個月前才在菲爾王儲前說過的誓詞,可以不要在這種浪漫時分拿出來用嗎?

    「你說的噢。」她靠在他的胸前,喃喃地說。

    「好。」

   

    「哄完了?」看到傑路終於從房間中走出來,高里關心的問道。

    「對。剛才鬧了半天,我好不容易把她哄到睡著。跟小朋友一樣。」

    「她本來就是小朋友嘛。」

    「先別說我,你在這裡幹嘛?我還以為莉娜會把你拖去跪算盤。」

    「啊哈哈,我想她是良心發現放過我了吧?」高里不自在地笑笑,下一秒莉娜的小手從背後勾住了他的脖子。

    「我們有事談談,傑路你還是回去陪阿梅莉亞吧。」莉娜臉上掛著森冷的微笑,傑路見狀,很識相地避開了高里的求救視線。

    他回到房內關上門,免得哀號與爆炸聲吵醒了熟睡的阿梅莉亞,自己也在她身旁躺下。

    好好睡吧,明天還要打起精神出發呢。

--

其實這篇我只是想寫阿梅發火而已,至於人物個性崩壞這點,反正動畫都崩光了,我繼續崩也不會怎樣(毆)

--

02 

[ER7 與魔族對決之後]

 

    月光斜斜地照在窗戶上,在地板上拉出了好長好長的影子。阿梅莉亞看著那影子慢慢縮短、縮短,又換了個方向,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不行,還是睡不著。她眨了眨眼,揪起毯子翻了個身,老舊的地板隨即嘎吱作響起來,阿梅莉亞立刻停下動作免得吵醒其他人。聽到身旁傳來的呼吸聲依舊規律均勻,她才小心翼翼的把身子完全翻過去。

    接下來會怎麼樣呢……想到白天攻來的那兩隻魔族,想到古杜莎冰冷的微笑和她如蛇一般的長髮,阿梅莉亞忽然覺得已被治癒的雙腳,依舊傳來陣陣刺骨的疼痛。

    一隻大掌撫上了她的後腦勺輕輕來回撫摸,「睡不著?」

    阿梅莉亞撐起身子,「傑路剛帝士,我吵醒你了嗎?」

    「其實我也睡不著。」黑暗中傑路苦笑,阿梅莉亞很久沒見到他這麼苦澀的表情了,他也在為白天的事煩心嗎?

    「是因為那兩隻魔族吧。」

    傑路沈默不語,阿梅莉亞知道她說中了。

    「下次交手我們會贏的。」她小聲地說。

    「因為正義會站在我們這邊嗎?」傑路半開玩笑地問道,惹得阿梅莉亞忍不住嘟起小嘴作為無言的抗議。

    他將身子往前傾了些,捧住阿梅莉亞的小臉蛋,在她耳邊低聲問道:「傷還痛嗎?」 

    「不痛,都好了。」她喃喃地說,眼神卻往傑路的脖子掃去,腦海中盡是先前狄葛托掐住他的畫面,阿梅莉亞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今天那個女魔族……」傑路抬起她的下巴,像是要確保阿梅莉亞安然無恙似地將她瞧個仔細,「我保證不會再讓她動妳一根汗毛。」

    「我會保護自己,傑路剛帝士。」

    「我是妳的護衛,我發過誓要保護妳……」最後的話語輕得近似耳語、更苦澀得近似哽咽。下一秒傑路的手臂環上阿梅莉亞的肩,將她緊緊摟在懷中。

    阿梅莉亞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安靜地靠在傑路的胸膛上,聽著彼此的心跳。

    你說你是我的護衛、說你會保護我,可是我也想保護你呀……

--

噢這篇寫到最後自己都被甜死(遮)

--

03 

[傑路碰上亞佛列多]

 

    傑路的背靠在牆上,雙目緊閉但神志清醒。有時關掉仰賴已久的視覺,反而可以將某些東西看得更清楚。比如說,某些潛藏在暗處的東西。

    他睜開眼睛,看見亞佛列多的白色衣袍在走廊的另一端若隱若現。來者不善,但沒有殺氣,傑路心想。於是他維持雙手環胸的姿勢、冷冷的直視前方,直到亞佛列多來到他的面前。

    「我以為我沒有發出腳步聲。」亞佛列多微笑,但神情卻無一絲訝異。

    「那種危險的氣息要不發現也難。」傑路冷淡的回應,「閣下有何貴幹?」

    「這是皇宮內殿,等於是我家。」亞佛列多臉上滿是輕蔑,「倒是你,待在阿梅莉亞的書房附近做什麼?不怕我用亂闖寢宮的名義把你捉起來?」

    傑路回答得很理直氣壯,「我是她的護衛,她更是我們的同伴,保護她是理所當然。閣下身為皇室要員,為了閣下的人身安全,夜半時分不該在外遊蕩。」

    亞佛列多放聲大笑,「真會說話,看來我堂妹交了個不錯的朋友。」

    「閣下若將自己的性命安危置身事外,也非我輩能干涉。」傑路意味深長地看了亞佛列多一眼,「除非閣下篤定自己不會有生命危險。」 

    「你想說什麼?」

    「我不是傻瓜,相信閣下也不是。」

    亞佛列多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取而代之的是凶神惡煞的嘴臉,「給你幾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來了?這是我的地盤,說話小心點。」

    「閣下是承認了?」真是經不起人家說,傑路心想。「不過好消息是,我們還沒掌握證據。要是菲爾殿下和阿梅莉亞有個三長兩短,那就……

    「你說菲爾叔叔和阿梅莉亞?我看你只在乎阿梅莉亞吧?」這回亞佛列多不怒反笑,「誰都看得出你是用什麼眼神在看我堂妹,不過是隻合成獸,別笑死人了。

    「你說什麼?」傑路氣得一把揪住亞佛列多的領子將他摔在牆上,「你敢對阿梅莉亞怎樣的話,我就——」

    阿梅莉亞清嫩卻有威嚴的嗓音忽然響起:「住手!你們在做什麼?」

    亞佛列多趁機甩開傑路,「我的好妹妹,妳這護衛真是盡忠職守,嗯?」

    「誰准你對我的朋友無禮?」阿梅莉亞根本不理會他說了什麼,「傑路剛帝士,我們走。」

    「妳打算放過他?」 

    「這是我家,」說完她不忘冷冷地看了亞佛列多一眼,「聽我的。」

 

    「妳全聽到了?」

    「嗯。」

    這下反而是傑路不知如何應對,「我……我不是故意……」

    「我知道。」

    「阿梅莉亞,那傢伙不能信任。」傑路決定一口氣把話說完,「作為你的朋友,聽我一句,離他遠一點。」 

    阿梅莉亞露出苦澀的笑容,「傑路剛帝士,我很想答應你,可是……」

    「可是什麼?」 

    「我無法說服自己『別相信他』,你懂的。」 

    那一瞬間,傑路忽然覺得阿梅莉亞臉上那抹微笑,是他見過最悲傷的表情。

--

寫到最後發現我根本把原作和動畫的人物個性混在一起……嗚嗚不管我就是比較喜歡原作中的冷靜阿梅莉亞嘛!

大概寫到這裡,謝謝收看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隨影
  • 耶~~拐到太太好多文(歡呼中
    這幾篇我都喜歡啊
    尤其阿梅甩傑路那篇XD整個可以想像的到妻管嚴的景象XDD
  • 隨影
  • 然後太太已經三篇了!!!生文快速!!
    算一算還有五六個坑喔XDD
    小Z跟小A的坑等著你填啊(揪咪
  • 啊啊啊坑坑相連到天邊,我這裡要變成月球表面了啦(掩)
    謝謝隨影喜歡這幾篇~

    蚹蝂 於 2013/10/15 15: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