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盛夏七月,火辣的太陽在天頂上不遺餘力的散發它的光與熱,柏油已被曬得微微溶化,在腳底下傳來黏膩的觸感。就連一旁階梯上的金屬製扶手也不可隨意碰觸,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落得滿手燒灼感。



菲利就是在這樣的天氣下前往實驗室報到,機車拋錨外加錯過半小時一班的交通車,讓他不得不頂著酷熱爬向山上的實驗室。老實的他並不以為苦,倒是比較擔心未來要面對的學長姐們。



聽說唯一的博班學姐為人冷漠嚴肅不易親近。聽說古拉曼教授脾氣古靈精怪,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要命的是連布拉德雷校長也愛玩這套,一天到晚往各大實驗室微服出巡。就連教授手下的兩個大學部專題生也非等閒之輩,小小年紀就通過了兩三個計畫。然而最最讓人好奇、也最讓人心驚膽顫的,就是那傳說中在幕後代理古拉曼教授掌控實驗室一切的馬斯坦古大學長。據說菲利能進這間實驗室,也是有馬斯坦古學長點頭首肯才能順利擠進……


菲利只覺得他似乎揀了個火坑給自己跳。


不知不覺中菲利已經走進山頂的實驗大樓,獨自穿過走廊上一排又一排的冰箱和培養箱。空調與冰箱嗡嗡作響,恰似莊嚴的哀歌。一轉眼他已來到了實驗室門口,黑褐色的木門散發出一股沉重又肅殺的氣息。他舉起手,忐忑不安的準備開門。

門一開,一連串的tips[註一]如子彈般朝他疾射而來。



「啊呀呀呀呀呀──!」


「啊,真對不起,」清脆的女聲傳入菲利的耳朵,「我在盯馬斯坦古學長作實驗,抱歉波及到你了。」



「唔……」已經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菲利,勉強睜開一隻眼睛尋找聲音的主人。對方是個金髮女子,一頭長髮整齊的盤在腦後,為她端正的臉龐更添幾分嚴肅。菲利瞄向她手上的八爪[註二],在日光燈下閃著危險的鋒芒,想來那就是方才攻擊他的凶器。突然間女子秀眉一擰,又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掏出另一隻暗藏的一毫升pipet[註三],藍色的tip脫手飛出,不偏不倚的釘在厚重的木門上,立刻把門前的另一位黑髮男子嚇得分忙止步。



「請回去作實驗,馬斯坦古學長。」



「莉莎……」男子邊發抖邊轉過身來,菲利可以看見他臉上一片慘綠。「我只是去販賣機買飲料,用不著這樣吧?」



「您是想打混摸魚,順便去學生餐廳找打工小妹搭訕吧?況且您已經佔用離心機很久了,我十分鐘後就要用,麻煩您別再浪費時間。」女子的聲音聽起來比先前更冰冷,氣溫似乎一下降低了十度,還躺在地上的菲利開始覺得磨石子地凍得他臉頰發痛。



忽然一雙健壯的手臂把自己從地上拉起來,腦中還一片昏眩的菲利僅能吐出幾個含糊卻意思清楚的音節道謝,並試圖看清這位救星的容貌。



「不用謝,」眼前的男子搔了搔一頭金色短髮,隨即跟著附和起女子的話:「是呀大學長,您放在hood[註四]的東西也趕快收起來吧,把位子都佔滿了我是要怎麼胚細胞……」


「天哪還有一堆用完的垃圾沒丟掉……這樣很容易污染耶,學長你不要這樣考驗我們的無菌操作技術啦。」、「等等,我找到P10的pipet了!原來根本就被學長埋在這堆垃圾裡!」不知何時冒出的另外兩人也跟著幫腔,在眾人的目光攻擊下,菲利看見大學長的臉色變得更青了些,而金髮女子的表情則比先前更加冷酷嚴峻。



Tip發射的咻咻聲與大學長的慘叫聲再度劃過天際。

 




「不過學弟,為什麼你會想進我們實驗室?」眼前高大的金髮男子熟練的掏出一根菸,隨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迅速把菸收了回去。



「呃……因為我覺得古拉曼老師的研究主題很有趣、除了分子生物學外也牽涉到許多理工的部分,剛好我以前又是電機畢業,所以……」


哈博克忍不住發出嘖嘖聲打斷他:「有興趣是很好啦,可是你應該也打聽過我們這裡的『名聲』吧?而且你還是從理工轉到生醫,這樣你會比別人更辛苦耶。」


「沒錯!我說學弟,」 一名滿頭少年白的瞇瞇眼學長端著熱咖啡走進休息室來,「我當年也覺得老師的主題很有趣,就笨笨的進來,沒想到現在卻過得生不如死。」


「要比笨沒人比得過哈博克,」不知何時冒出來的胖胖學長以促狹的眼神望著金髮男子,後者只有乾笑幾聲作為無力的反擊。「當年他奇蹟似的以筆試最低分口試最高分錄取,進我們這裡的理由居然是『聽說博班學姐很正!』,更扯的是我們老師聽到這理由居然沒抓狂,還一口答應讓他進來!」



「我當年哪知道學姐這麼兇!」



頓時全體哄堂大笑,菲利看著哈博克學長被糗得無地自容的模樣,突然覺得這裡似乎又沒有想像中的水深火熱,方才莉莎學姊剽悍凶狠的模樣彷彿只是一場夢。



「不過哈博克學長,你居然還敢在這裡把菸拿出來,不怕學姊把你斃掉喔?」 瞇瞇眼學長問道。



「哎呀我又沒真的抽,而且學姐也去盯學長做實驗了,應該暫時不會回來吧?」


「你就是這樣吊兒郎當,才會常常被老師和學長姐狂電……」



此語一出,哈博克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身後似乎有幽靈在飄,「病毒死都不長又不是我的錯……嗚嗚嗚學長姐是大惡魔……」



幾隻手掌一同拍在哈博克的肩上,發出沉重的拍擊聲。



「學弟你都看到了吧?」一邊安慰進入黑暗模式的同儕,胖胖學長轉過頭來繼續對菲利道德勸說:「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你還是好好考慮吧。」



「呃……」可是他才覺得這批學長姐比自己想像中要有趣許多,不知為何,直覺告訴他留在這裡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你確定嗎?這樣你要每天忍受瞇瞇眼無能與恰北北母老虎的淫威喔──」


「還會被tips攻擊。」



「還要幫忙清學長忘記丟的垃圾。」



「還要負責諂媚學長。」



「說他無能他還會生氣,對吧?」另一道低沉男聲傳來,把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大──大學長?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從你們說我是瞇瞇眼無能時就在這裡了。你們好大的膽子!我好不容易從莉莎手中逃出來,結果你們就趁這時候跟學弟講我壞話是吧!」


「不!學長!這是個誤會!聽我們──」



另一隻八爪已在學長手上閃閃發光,菲利正想開溜,卻被哈博克一把抓住衣領。



「學弟,既然你人都在這了,現場體會一下無能的威力如何?」



「不!我是無辜的!大學長你饒了我吧!」


「哈博克你不要亂說話!救命啊──!」


慘叫聲再度響徹雲霄,今天又是個美好的一日。


《下集待續?不過這篇很有可能會變廢坑……》


----
後記:
很久沒寫文了,這幾年來一直都在三類的世界打滾,都只有寫報告根本沒有在認真寫文章,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文筆退步不少呀(嘆)


不過創作的熱情還是在的,這次沒有力氣寫像是《莉莎》那樣的沉重文(說到這個到底還有多少人記得《莉莎》這篇小說啊?XD)這幾年在實驗室打滾久了,也想寫點跟自己生活經驗結合的東西,又正好之前腦筋不正常在妄想鋼鍊人物在實驗室中會是什麼樣子,於是這篇文就誕生了XD



基本上這個系列應該會以輕鬆搞笑為主,畢竟我現在的日子已經忙到翻了,再寫沉重文只會把我自己搞得更沉重。不過因為是以生醫實驗室為背景,所以有些笑點可能不是唸這個領域的人會看不懂,我會盡量在後記中對一些專有名詞寫上註解,如果有同是三類人且熱愛鋼鍊的同好看到這篇文,也請浮出水吧,我會很開心的~

那接下來真的就是註解時間了XD


---
註一:插在pipet上的吸管尖(tips),每次使用後可打掉更換,避免重複使用造成試藥之間交叉汙染。http://0rz.tw/d04Iz

註二:功能跟pipet一樣,只是它可插八支tip,所以叫八爪XD http://0rz.tw/9c4Ig

註三:pipet又稱微量吸管,可吸取出最小容量為千分之一毫升的液體。http://0rz.tw/d74HF

註四:無菌通風櫥,可把氣體向外吹,有些有紫外燈殺菌功能,避免空氣中落菌造成污染http://0rz.tw/644MN

按連結下去可以看到圖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