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來貼電影心得(其實是作業)啦~XD這次的片子是獲得第七十五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何處是我家》(Nowhere In Africa),導演是卡洛琳林克(Caroline Link)(代表作:「走出寂靜」)
很不錯的片子,不同於一般好萊塢的煽情與渲染,這部片在碰上種族、戰爭、家庭、愛情等嚴肅的議題時,卻用輕淺的手法帶過。值得一看!

「何處是我家?」這應該是主角一家人心中最直接的疑問。

主角一家是在德國土生土長的猶太人,長年接受德國文化薰陶的他們,早已不遵守猶太戒律,打從心裡認為德國是自己的家鄉。但是隨著納粹崛起,希特勒將猶太人視為洪水猛獸,迫使他們不得不逃往肯亞。但非洲,這塊白人眼中蠻荒落後的大陸卻願意敞開胸懷接受主角一家人;他們在這塊土地上歷經生活的不便、戰爭的威脅、對遠方親人的思念之苦……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終於打破了自己在心中設下的種族藩籬,在這塊土地接受他們的同時,他們也接受了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以及它所有的可貴與不可貴之處。家,不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嗎?雖不完美,卻永遠是心中最割捨不下的一部分。

所以在女主人還在要求歐瓦一定要用德語和她說話的同時,她的小女兒小蕾已經率先跨過土籬、和黑人小孩一同分享上帝和祖先的庇祐。所以縱使小蕾已進入青春期,她仍願意在肯亞少年面前脫下上衣赤裸上身。所以女主人選擇在當地人的成年禮時換上她當初遠離家園時,狠下心買的昂貴佯裝,用她最隆重的方式與當地人一起慶賀;而不是在有如豪華監獄的英國飯店中,在衣香鬢影堆裡與白人們虛情假意。所以當我看見所有村民和主角一家在田中和大批蝗蟲奮戰保衛家園,我也因為他們臉上那股堅毅的神情為之動容。最後小蕾抱住母親大喊:「媽媽!牠們走了!我們趕走他們了!」鏡頭再帶到已被蝗蟲啃食殆盡的玉米田……導演在這裡冷冰冰的宣告了主角一家終究要返回德國的命運。

片尾歐瓦很灑脫的牽著小狗拉姆羅離開了小蕾,留下小蕾一人在黑暗中默默的流淚。女主人在離家前往港口的火車上,對賣香蕉的婦人說:「我現在窮得跟猴子一樣。」婦人爽快的撕下一根香蕉給她,「給猴子吃!」那一幕,兩隻分別是白皙和黝黑的手互相交握,導演在這部片子中所要表達的一切都濃縮在這個畫面,盡在不言中。

何處是我家?我想主角一家人心中已有了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