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解釋一下,這篇《戰場》蚹蝂已經把劇情大幅更動過,因此請不要和練習題區的《戰場》混為一談。
至於練習題區那一篇,蚹蝂不會刪,但也不會再接下去寫了(不要打我)
果然還是這種不到1000字的短篇好寫啊(汗)

《戰場》

霍克愛抬起頭,望向烏雲遍佈的天際。遠方傳來悶悶的雷響,宛如大軍壓境時的戰鼓聲,與呼嘯的風聲、四周隆隆的槍砲聲共同譜出一首首送葬曲。

她想不久便會有一場暴雨降臨。

喧嘩聲滲入了風裡。霍克愛將視線移向聲音的來源。幾個士兵抬著一具由白布包裹的屍體緩緩走來,其餘人見狀紛紛迎上前去,隨著隊伍的前進,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最後幾乎是整個小隊傾巢而出。在眾人的議論聲中,他們好不容易才找著了一塊堪稱平坦的地面,用與武人極不相襯的輕柔力道將屍體莊重的放下。屍體落地的那一刻,紛擾的人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悲傷的哭音。

霍克愛神情肅穆的看著腳旁的屍體。四起的哭聲彷彿在周圍劃下了一道障壁,裡頭的人莫不被這份哀戚所籠罩,她也不例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正如同霍克愛所預料的,她的眼眶乾燥得一如這片飽受戰火摧殘的焦土。

一抹看不見的淒苦微笑出現在她的臉上。曾幾何時,水氣在眼中氤氳不去的感覺變得如此陌生,陌生得幾乎要讓她以為自己失去了哭泣的能力。生死無情,是的,如今見慣生死的她在旁人的眼中也是無情的不掉一滴淚,無論何時何地何事。

除了那個男人,那個她賭上性命保護的男人。她曾為了他的生死未卜而在敵人面前拋下手槍痛哭失聲。她不是不掉淚,而是只為他哭泣。

眾人的騷動讓霍克愛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人群自動讓出一條路來,她不禁驚愕地睜大眼眸。那個佔據她生命全部的男人此時正倉皇從遠處奔來。面如死灰的他踉蹌跪倒在屍體旁,雙手顫抖地揭開覆在死者臉上的白布。霍克愛本能的想要扶住他的臂膀,卻赫然發現自己的手指穿過對方的身體。

一記閃電劈下,刺目的閃光叫霍克愛看不清死者的面孔,只見在強光的照射下使她的一頭金髮反射出足以使日月星辰失色的光芒。大雨旋即挾著震耳欲聾的雷聲而至,開始無情地掃蕩戰場上的一切。

無形的淚自她的臉上奔流而下,混著雨水一同洶湧滾落。她蹲下身來環住了那個男人的頸項,想替他擋住這場又急又狠的暴雨。然而雨點還是無情地穿過了她的身軀,如同千萬支戰錘般擊打在男人的身上。無助的她只能將他摟得更緊一些,聽著他哭喊自己的名字,看著自己的淚水一點一滴滑落至那個男人的衣領。

無論是生是死,她終究只為了他而哭泣。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