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其實就是傳說中的聖誕賀文,不過聖誕節都已經過了,所以若您高興的話,把它當新年賀文也是ok的。
不過內容是聖誕節相關的新年賀文?怎麼想怎麼怪XDD
Anyway,若您不嫌棄的話就點進來吧^^



聖誕夜,東方司令部。

霍克愛正忙著將一大疊甫批改完畢的公文整理歸類,她瞄了頂頭上司的座位一眼,他的身影已遭層層公文擋得一乾二淨,只能從紙張翻動的沙沙聲中辨認出他的存在。

「中尉……」羅伊第286次發出了求救訊號,卻被子彈的上膛聲給嚇得縮回文件堆中繼續辦公。

霍克愛滿意的將手槍收起,繼續手中未完成的工作。

冷風自窗隙間灌了進來,壁爐內的火星正惶惶不安地跳動著,一室的寒意讓霍克愛忍不住拉高衣領,走向壁爐開始挑揀起未燃盡的炭塊。正當霍克愛拿著火鉗與一爐的炭薪搏鬥時,一聲巨響,熾熱的火球在幽暗的壁爐中倏地炸開,讓她驚得差點拿不穩手中的火鉗。

一雙大掌將霍克愛扳過身來,不知何時已從公文山中溜出來的羅伊,此時正對她露出小孩討賞般的笑容。

霍克愛怔了怔,隨後露出無聲的微笑。她回過頭去,身後的火焰散發出橙紅色的光芒,驅走了滿室的冷意。羅伊的手掌還放在她的肩上,那麼厚實的一雙手,讓她的心中多了幾分踏實。

記得那一晚,也是這樣的……

※ ※ ※ ※ ※ ※ ※ ※ ※ ※

一樣的聖誕夜,東部伊修瓦爾。

一場反常的暴風雪將霍克愛所率領的小隊給困在此地已有月餘,隨著滯留時間的加長,這支輕裝簡備的小隊可用的物資也逐漸短少。為此霍克愛早已派出急報請求支援,但隨這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們所期盼的回音依舊杳無蹤跡。

霍克愛攏緊了身上已經脫線綻絮的外衣,耐著刺骨的寒風出外巡視營區。冰雪夾著沙塵顆顆打在臉上,刺得她雙頰發痛。努力活動已經被凍得發麻的四肢,霍克愛邁開步伐,向附近一座被強風吹得搖搖欲墜的帳門走去。

屋外雪地的反光在帳門揭開的那一剎那,將幽暗的帳內照得一片明亮。霍克愛走向縮在小桌前的人影,開口輕喚。
「懷特下士?」

正埋首於通訊器材的懷特下士立刻驚得跳起來行了個舉手禮,隊長的突然造訪似乎讓他相當跼促不安。霍克愛先是擺擺手示意他別緊張,隨後逕自拿起一旁的紀錄簿開始翻閱。

「總部傳來消息了嗎?」話雖這麼問,但她對這個問題並不抱太大的希望。

回應果然如她所預料的令人失望。懷特無奈地舉起手中的無線電,「雪下得這麼大,就算有消息也收不到訊號。」

一陣沉默迴盪在帳中。

「……我知道了,謝謝你。」霍克愛將紀錄簿放回原處,不讓失望表現在臉上。就在她打算離開時,懷特叫住了她。

「霍……霍克愛准尉!」

「什麼事?」

懷特咬了咬下唇,這個動作讓生得一張娃娃臉的他看起來更像個大男孩。

「我們……回得去嗎?」

「……當然可以。」她試圖擠出一個令人安心的笑容。

「可是……」懷特的眉心攏得更緊了些,「一直沒有消息……」

霍克愛打斷了他,「相信我,我們一定可以平安回去的。」

看著霍克愛堅定的表情,儘管心頭的擔憂並未減少半分,懷特還是跟著點了點頭。他恭恭敬敬地行了個軍禮,目送霍克愛走出帳外。

霍克愛關上帳門,獨自面對外頭張牙舞爪的風雪。她對著自己冰冷的掌心呵了呵氣,想起方才對懷特的信誓旦旦。與其說她在試著安定軍心,不如說她是在試著說服自己,但這番自欺欺人還能維持多久?她不知道。

雪下得更急更猛了。霍克愛瞇細了眼,試圖在白茫一片中看見一盞救助她們的燈火,然而陪伴她的依舊只有飛舞的雪片和呼嘯的狂風。

霍克愛失望地別過頭去,疾行而去的足跡在雪地上留下了輕輕淺淺的印子,隨後在冷風的吹襲下,再不見蹤跡。

※ ※ ※ ※ ※ ※ ※ ※ ※ ※

「中尉?」羅伊推了推霍克愛的肩頭,好不容易才讓她回過神來。

霍克愛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何時已被羅伊拉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而後者現在換上了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直盯著她。

「大佐,回去工作。」霍克愛板起臉孔。這個無能上司,趁她稍一恍神就偷起懶來?

「我做完了啊。」羅伊皮皮地說。他伸手往辦公桌的方向一揮,三大疊公文早已不見蹤影。

霍克愛的神情變得更冷了些。

「真的啦。」喂喂,他認真起來也是很有效率的好嗎?怎麼她就是不肯相信這一點?「平安夜的,別繃著一張臉嘛,生氣會長皺紋喔。」

喀擦。羅伊感到額上一涼,冰冷的字眼自霍克愛優雅的脣形一一迸出。「真的?」

「真的。」完了,這個平安夜就要變得一點也不平安了。

出乎羅伊意料的,霍克愛用狐疑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回,然後慢條斯理地將槍收回腰間。雖然搞不太清楚中尉這回為何沒把他射成蜂窩,羅伊還是在心中拉起了慶祝的禮砲。謝天謝地,他還可以完整無缺的走出辦公室。

「妳剛才……在想什麼?」看來她心情還不錯,羅伊小心翼翼地問起這位美人下屬難得出神的理由。

「在想往事。」霍克愛回答地很乾脆。

「這樣啊……」羅伊摸了摸下巴,會意地笑了。

※ ※ ※ ※ ※ ※ ※ ※ ※ ※

霍克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百般不願的從被體溫弄得暖哄哄的睡袋中爬出。然而帳外反常的人聲鼎沸卻讓她不得不一探究竟。大半夜的,怎麼吵成這樣?迅速著裝完畢後,甫踏出帳棚的她卻差點被懷特下士撞了個正著。

「發生了什麼事,懷特下士?」在亢奮的懷特撲上來之前,霍克愛一把按住他好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准……准尉妳快過來!」興奮過度的懷特已經在跳上跳下了,說完不等霍克愛接話,完全忘了上司下屬該有的禮儀的他,一把拖住霍克愛往喧嘩聲的中心走去。

霍克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批裝滿飲用水、乾糧與禦寒衣物的大木箱此時正整整齊齊的堆在營地中央的空地上,不知何時升起的營火將黑暗的四周照成一片通紅。前方出現了一批她不熟悉的身影,想來是運送補給品的部隊。人群中,似乎有個為首的人正在指揮部屬把物資分送到各處,他黑色的長大衣在風雪中捲出完美的弧線。

「嗨,准尉。」見著了匆匆向他跑來的霍克愛,他脫下雪帽和她打招呼,墨色的短髮被焰芒映照出一片迷離光澤。

「馬斯坦古少佐!?」霍克愛驚愕的大喊,但她的聲音很快就被吵鬧聲給蓋了過去。「您怎麼會在這裡?」

羅伊拂去瀏海上的雪花,「我來押送補給物資。」像是怕霍克愛指責他的遲來,「之前因為風雪太大被困在路上,所以才這麼遲。」

「您大可派遣部下即可,而無須親自趕來。」一個少佐冒著風雪親自押糧救助一個不知是生是死的小隊?別開玩笑了。

羅伊對她的指責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我有義務關心辛苦征討的部下。」他取來一件剛拆封的大衣,披在霍克愛微微顫抖的身子上,「瞧妳,臉色這麼糟。」

順著他的話,霍克愛摸了摸自己早已被凍得毫無知覺的臉頰,然而她的手卻冷不防被羅伊一把抓住,他倆的手掌就這麼同時貼在她冰冷的臉上。

羅伊的掌心在毛皮手套的包裹下,即使在寒冷的雪夜中依舊燙熱。絲絲熱意傳進她的臉頰,一路流至她的心房。有那麼一瞬間,霍克愛希望他永遠都不要放手。

「去吃點東西吧。」察覺到自己的失態,羅伊放開了她,臉上閃過一絲燥熱。

霍克愛攏緊身上的冬衣,點了點頭,隨後和羅伊並肩往在營火旁圍成一圈的人群走去。

※ ※ ※ ※ ※ ※ ※ ※ ※ ※

「您在做什麼,大佐?」霍克愛好奇的看著正在翻箱倒櫃,不知在找些什麼的羅伊。

一陣碰撞聲後,羅伊笑咪咪地自櫥櫃中拿出兩個酒杯、開瓶器、和一瓶伏特加。「這是給妳的。」

「您在辦公室私藏私人物品?」霍克愛的語氣中有些許不滿,完全無視於羅伊那張足以迷倒千萬少女的俊容。

笑容作戰失敗。羅伊挫敗地抱著酒瓶縮到牆角畫圈圈。

「妳就不能輕鬆一點嗎?」嗚嗚,他的一片真心居然被她棄之如敝屣,好心痛。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輕鬆不起來……」霍克愛撫著額將臉別過去,不願看見上司耍賴兼無能的模樣。

「別這樣嘛,我今天心情很好的說,」迅速自打擊中復原的羅伊又掛上了招牌迷人微笑,「就陪我喝一杯吧。」

霍克愛已經放棄和他爭辯的念頭。她接過酒杯,走回沙發坐下。「那能否告訴我您今天心情這麼好的理由?」

羅伊笑得更開懷了,他替霍克愛斟了杯酒,「往事還沒聊完呢,不是嗎?」

※ ※ ※ ※ ※ ※ ※ ※ ※ ※

「我有個好東西要給你們。」就在大家狼吞虎嚥之際,羅伊忽然開口,笑得一臉神秘兮兮。還等不及眾人反應,他立即支使了三個士兵和他一同去。

大夥兒先是面面相覷,最後同時看向身為羅伊親信的霍克愛。後者只是聳了聳肩,表示她也不懂少佐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

四個大木箱被推進了空地。羅伊拭去額上的細汗,「這是我小小的心意。」

箱蓋揭開的那一剎那,眾人的歡呼聲劃破了天際。四大箱黑麥酒確實是寒冬中最好的禮物,大夥兒在又叫又跳中興奮的將酒瓶傳給每一個人,就連霍克愛也不能免俗的接下了一瓶。

「怎麼樣?」不知何時羅伊來到了霍克愛的身邊,笑得一臉春風得意。

「……您還真是不按牌理出牌。」一連串的衝擊讓霍克愛連指責他的力氣都沒了。

「開心最重要嘛,好歹你們也辛苦這麼久了。」羅伊旋開蓋子,示意她也跟著這麼做。霍克愛還來不及反應,另一波喧嘩已踏杳而至。

已經被灌得滿臉通紅的懷特在大家的簇擁下晃至霍克愛面前,藉酒壯膽的他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舉高了酒瓶。

「乾杯!」

或許是被懷特醉眼朦朧的樣子給逗樂了,霍克愛出乎大家意料的笑了出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她學起男人樣故作豪氣的與懷特乾杯,然後大剌剌地抹去自唇際溢出的酒液。

拍手叫好聲與口哨聲四起,數不清的酒瓶擠至她的面前,被弄出了興致的霍克愛也不甘示弱的一一回敬。清脆的酒瓶撞擊聲、歡笑聲和腳步聲混合成一首爆烈的銅管樂。嘈雜中霍克愛恍然聽見羅伊在她耳邊嘀咕:「妳就肯賣他們面子。」

霍克愛偷了個空檔湊到羅伊耳邊:「您說要開心一點的。」

「但妳不是對我笑。」羅伊如黑曜石般的雙眸緊鎖在霍克愛緋紅的臉上,在那雙眸子中,似乎有些什麼即將呼之欲出。

霍克愛沒有回答,只是別過頭去,讓短暫卻濃烈的曖昧情愫淹沒在朝他們群起攻之的酒瓶中。興致正高昂的霍克愛又灌下一大口酒。有人傳了一碗熱騰騰的濃湯過來,她才發現劣質黑麥酒嗆辣的口感配上這種重鹹的雜燴湯特別對味。什麼人在一旁高聲和歌而唱,帶著不羈與滄桑味的嗓音格外挑動她今晚的情緒。

一雙雙臂膀朝她和羅伊攬了過來,混亂中霍克愛的酒灑了滿地,羅伊見狀立刻將到了唇邊的酒瓶拋給她。見她不避諱的舉瓶而飲,羅伊索性得寸進尺的將霍克愛拉過身邊,在她頰上親了一下。眾人起鬨的笑鬧聲和鼓掌聲,還有霍克愛此時難得一見的羞赧都叫他很滿意。

「真稀奇,准尉今天真豪邁。」安德森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地訝聲怪叫。

「她居然沒拿槍對著少佐呢。」跟著霍克愛有一段時間的老喬治也這麼說,語畢還在霍克愛肩上拍了一掌,力道之大差點讓她弄翻了第二瓶酒。

高亢的歌聲依舊未曾停歇。眼看羅伊跳上前去和他們一同放聲高歌,在人群中的霍克愛也忍不住搖擺身子跟著哼起旋律。濃厚的酒氣、食物的香味和眾人汗水的氣味,交織成苦悶的軍旅生涯中動人的袍澤之情與肝膽相照。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哥兒們。

或許是酒精的催化,也或許是風雪真的減弱了許多,霍克愛忽然覺得沒那麼冷了。營火在她的眼前恣肆跳動,將眾人通紅的臉龐照得瑩瑩發亮。她看著緩緩飄落的雪花,開心的笑了。

※ ※ ※ ※ ※ ※ ※ ※ ※ ※

火光透過透明的酒液,在霍克愛的臉上映出朵朵紅暈。她先看看已被他們倆乾掉大半的伏特加,再看看已經醉癱在沙發上的羅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苦笑。

果然是喝多了……她扶了扶自己有些昏眩的腦袋,拿起一旁的外衣準備替羅伊披上。

忽然間,她以為已經熟睡的羅伊卻突然跳起身來將她拉入懷中。已有五分醉意的霍克愛此時沒法順利掙脫,只能縮在羅伊懷中任他擺佈。

「那一晚很棒,不是嗎?」羅伊對她笑笑,一身酒意。

「是啊。」羅伊暖哄哄的體溫和酒氣薰得霍克愛直想打盹,他結實的胸膛此時是最好的枕頭。

「後來大家都醉倒了,只剩我們兩個收拾殘局。」

「是啊。」

「我沒想到妳的酒量這麼好。」

「還差大佐一點……」

「這倒是。妳收到後頭根本就是半昏迷狀態了。」

「是啊。」

「後來我們回總部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大夥兒再去喝個痛快……」

「是啊……」霍克愛的聲音越來越小。

「還有……莉莎?莉莎?」羅伊搖了搖她的肩,發現她已沉沉睡去。

牆上的掛鍾敲了十二響,讚美詩的曲調自窗外隱隱約約飄了進來。羅伊撫著霍克愛線條優美的臉頰,偷偷在她粉色的唇上印下一吻。

「聖誕快樂,莉莎。」


《End》

◎◎◎◎◎
嗯,我的第一篇長篇就送給今年的聖誕節了。
蚹蝂下一次上網的時間是元旦,到時再見面囉。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D
創作者介紹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鎩羽
  • 好長>///<好長阿--<br />
    <br />
    看的好高興ˇ<br />
    <br />
    甜文大好!<br />
    RR萬歲!!
  • DJIRISH
  • 好溫馨的聖誕文....<br />
    淡淡而甜美....^^真的好喜歡!<br />
  • kuonyuu
  • 啊啊V好喜歡內戰時的故事~VVVVV<br />
    很棒的文哪~V
  • vancowap
  • 蚹蝂姐的文筆真的很好嘎<br />
    讓人看了就覺得好幸福的文呢....(微笑)<br />
    這麼帥氣的莉莎阿~(飄)<br />
    <br />
    蚹蝂姐的文就是重質不重量的,雖然久久出一篇但是都是經典的一篇阿<br />
    我原本以為你會把練習題裡那句"敬我可怕的副官""敬我無能的上司"用進去呢(笑<br />
  • ryotw
  • 好暖...!!<br />
    基隆現在冷得要死,看完這一篇心頭都暖起來了!!~
  • 愛斯庫力姆
  • 嗯嗯~~!!每次看蚹蝂大的文都覺得好幸福啊~~~~~~<br />
    不過喝醉的莉莎感覺好像很好撲!!(死)
  • maegsirien
  • 雖然我是個死忠的大豆派,但是還是要誇獎一下蚹蝂同學,<br />
    這篇好啊^^<br />
    話說那個完整無缺地走出辦公室還有拉禮炮的大佐那兩句,實在頗好笑XD<br />
    還有醉酒的莉莎姐姐感覺好溫柔喔~~(醒來又是另一個樣XD)<br />
    呵呵~~那...我們過年就來看大佐放鞭炮吧XDDD
  • 包子
  • 蚹蝂(大喜開花)<br />
    好棒的RR文啊啊*(羞奔)*<br />
    我喜歡這樣的大佐////<br />
    啊啊...感覺感覺超級有裡攻味道的!!!!<br />
    中尉姐姐平常雖然老是壓的大佐死死的ˇ<br />
    但在這種時候就會成為小女人了呀呀呀~~////<br />
    *狂開大花 開遍花野 開花佈道 RR開花*XDDD
  • 风神战鬼
  • 狂爱RR的~!!!王道啊~<br />
    而且大人的文的尺度感觉很好啊~~~~~~大人要加油啊~~~某猫强烈支持YOU~!!!
  • kuonyuu
  • 不過說到懷特這角色…和我家的兒子同姓的耶!<br />
    這篇真棒v有想拿起筆來畫的衝動(笑
  • 雨傘小蛇
  • 你瞧瞧你瞧瞧文章都不知傳到多遠去了~~<br />
    不差我一個來灌水吧?<br />
    新年快樂阿小蝮蝂~感想嘛~~<br />
    其他人都說了,我又不是擅長打感想的人<br />
    就這樣啦!<br />
    (感覺我是來亂的......)
  • flysky2
  • 啊啊,稍微把文修改了一點,大佐好像被我越寫越欠扁了XD<br />
    <br />
    To鎩羽:<br />
    喔喔ˇ謝謝妳每次都這麼支持蚹蝂生的廢水(抱一個)<br />
    不過接下來我就要準備學測閉關去了,替我祈禱吧(遠目)<br />
    <br />
    TO DJ:<br />
    好久不見(微笑)<br />
    以後也請多指教喔ˇ<br />
    <br />
    To kuonyuu:<br />
    您好,第一次見面,歡迎常常來坐ˇ<br />
    以後也請對蚹蝂的廢水多多指教:D<br />
    <br />
    To van妹妹:<br />
    沒錯,我就是想寫帥氣的莉莎啊!!!!!<br />
    要在男人堆裡打滾也是要有一套本領的,我就是想寫這樣的中尉ˇ<br />
    只是不知道成不成功,這次寫文也算是一個新嘗試吧。<br />
    練習題的片段我也不是沒想過,只是左擺右擺就是覺得很突兀,所以就沒放了。<br />
    也請繼續支持喔ˇ<br />
    <br />
    To Rubato:<br />
    台北現在也很冷啊.......(大抖)<br />
    我是打算把這篇寫成溫馨向,看來成功了:D<br />
    <br />
    To愛斯庫力姆:<br />
    很、很好撲?(驚)<br />
    是指只在大佐面前喝醉的莉莎,還是在部下面前喝醉的莉莎?<br />
    這個很嚴重啊(瞪大眼)<br />
    <br />
    To毛毛:<br />
    那我修改過後又把大佐變得更欠打了.....他好像被我寫成諧星了耶XDDD<br />
    <br />
    To包子姐:<br />
    喔喔喔喔好久不見啊~(淚撲)<br />
    您對RR開花了呀?那要不要也來試著寫寫看呀?XD<br />
    裡攻嗎?大佐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很高興,他終於從中尉腳底下翻身了XD<br />
    <br />
    To風神戰鬼:\<br />
    妳好,第一次見面,請多指教ˇ<br />
    謝謝你看我的廢文,歡迎您常來玩喔:D
  • ryotw
  • 蚹蝂大,新年快樂啊^^
  • 嵐
  • 呦ˇ蚹蝂寶貝ˇˇ俺來了啊ˇ(轉圈)<br />
    <br />
    真的不是我要說,大佐真。的很欠揍XD而且我覺得...中尉直接撲大佐會更好吧<br />
    (逃跑)<br />
    <br />
    新年快樂!
  • 小王
  • 蚹蝂新年快樂~^^<br />
    上來看到這篇心裡喜孜孜啊~~~(大羞)<br />
    總覺得下流一點的大佐是個好攻(公)呢...(笑)
  • flysky2
  • To嵐:<br />
    喔喔妳也來啦,歡迎常來玩ˇ<br />
    以後也要一起努力打拼唸書喔:D<br />
    <br />
    To小王:<br />
    好、好攻嗎?XD<br />
    不過他在惡搞篇中又重拾無能形象。對不起,大佐,但您還是適合無能倒是真的<br />
    XDDD
  • NASYO
  • 好棒喔><<br />
    雖然我看的時候離聖誕節很久了<br />
    但還是很有感覺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