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title,蚹蝂又生了新的練習題,也就是說我又多挖了幾個坑^^|||||
若不嫌棄的話就點進來吧。老樣子,意見大歡迎^o^/

VIII.
愛德獨自坐在東方司令部庭院的樹下,陽光自葉間灑落,在他的金髮上映出一片亮麗的光澤。涼風徐徐,樹梢傳來陣陣蟲鳴鳥叫,座下綠草柔軟得有如絨毯,愛德不禁將身子靠在樹上,享受難得的悠閒時光。

黑色疾風號正在一旁追著蜻蜓玩,牠追啊追的追到了愛德的腳邊。

「你真好,什麼煩惱也沒有……」看著眼前跳動的黑色毛球,愛德不禁輕聲嘆了口氣。

忽然間,黑色疾風號拋下了正被牠追得疲於奔命的蜻蜓,轉而向愛德的腳撲去。他皮靴上反光的銀扣顯然引起了牠的興趣。愛德下意識地想把腳抽回來,但黑色疾風號的小爪子卻緊抓著他的靴子不放。被弄出了玩興,愛德索性用腳尖和牠纏鬥起來。而黑色疾風號也不放過眼前這個比蜻蜓更好玩的大玩具,兩腳一撲,牠得寸進尺地跳上愛德的胸口舔起他的臉頰。一人一狗就在樹下打鬧起來。

「好久沒看到鋼這麼高興了呢。」羅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他透過辦公室的玻璃窗往下看去,愛德和小狗扭打成一團的紅色身影在草地上顯得格外清晰。

「是啊。」霍克愛也換下了平時嚴肅的表情,眼角眉梢露出些許笑意。


──你好,我是分隔線,大豆迷請就此打住,RR派請繼續閱讀。──


羅伊轉過身來凝視霍克愛溫柔的臉部線條,久久不肯將視線移開。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的霍克愛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臉:「請問屬下臉上有什麼嗎?」

「沒事,我只是覺得妳的表情好像媽媽。」

「喔?」霍克愛挑了挑眉,「那屬下請問誰是爸爸?」她半開玩笑地問道。

一股突如其來的拉力頓時讓霍克愛覺得天旋地轉,等她回過神來,人已經坐在羅伊寬厚的膝蓋上。她下意識地將手伸到腰後想要掏槍,卻發現槍套上早已空無一物。

羅伊甩了甩手上的槍,咧出一抹惡質的微笑。他緊扣住霍克愛纖細的腰枝,在她耳邊啞聲開口:「你說呢?」


「喂,你家主人在跟那個無能卿卿我我耶,你怎麼不吃醋?」愛德伸手戳了戳黑色疾風號的鼻尖,卻冷不防被牠一口咬住手指。

好險這是機械鎧……愛德沒好氣地把手抽回來。「你這是在告訴我,不要去打擾他們嗎?」

黑色疾風號只是一個勁兒用烏黑的大眼睛直瞅著他。

「那我就這麼想囉。」愛德躺了下來,抬頭望向羅伊辦公室的窗口。白色的窗簾不知何時被放了下來,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對璧人相擁的美麗剪影。

黑色疾風號溫馴地在愛德身邊趴下,愛德伸出手將牠摟近自己一些,心滿意足的拍著小狗沉沉睡去。

春天的氣息,進駐東方司令部……


IX.
「喂喂~愛莉希亞,不可以~」休斯左閃右躲地想閃開愛莉希亞往他臉上伸來的小手,免得又要折損一副眼鏡。但愛莉希亞只是一個勁兒地咯咯笑著,兩手仍不斷往休斯的臉進攻。

羅伊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這對笨蛋父女(更正,是笨蛋孝父)。好不容易愛莉希亞終於對休斯的眼鏡失了興趣,但她馬上又將目標轉向羅伊胸前一排閃亮的徽章。侍女至孝的休斯二話不說就把小女兒塞給羅伊,順道讓自己喘口氣。他一邊調了調自己差點慘遭毒手的眼睛,一邊露出痛快的笑容。小寶貝,千萬要幫你爸報仇呀。看著難得手忙腳亂的羅伊,休斯在心理偷偷地想。

羅伊只覺得一團軟軟重重又帶著奶香的東西被塞進懷中,接下來他就開始忙於搶救他的勳章。愛莉希亞的手勁遠比他想像中來得大,羅伊深怕一個不小心尖銳的別針就會刺傷了她粉嫩的小手,他可不想在這領教休斯的飛刀技。

愛莉希亞的小拳頭這時揮到了他的臉上,羅伊一把抓個正著,重新將她扛到肩上。小嬰兒相較於成人而言較高的體溫貼在他的頸上,讓他覺得暖哄哄的。

其實這樣也不賴……羅伊將愛莉希亞抱得更穩了些,忽然有點能理解休斯那變本加厲的孝父模樣是從何而來。


X.
「大佐,若您當上了大總統,屬下有一事相求。」

「喔?什麼事?」

「一件難易與否,全操之在大佐的事。」


現在該是實現她願望的時候了。

但他還來不及問她的心願究竟是什麼,她就已經先走一步。

一枚被燒得焦黑變形的髮夾靜靜躺在他的眼前,那是她唯一留給他的東西。

「我也有事要拜託妳呢……」他小心翼翼地撫著髮夾,喃喃自語。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他在心裡默唸。

那將會是他永不說出口的秘密,因為能實現他願望的人早已不在。

「莉莎……」

他將臉埋入掌心,低聲啜泣起來。

◎◎◎◎

後記:
怎麼樣?我的分隔線很貼心吧?這樣我兩邊都服務到了,誰都不用怨念XDDDDD
(天音:我敢保證妳等著被砍死……)
關於VIII篇,其實我本來是想把它生成小說的,但寫完之後才發現我對於要怎麼把前面的補完,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汗)
歡迎大家提供點子喔,大佐中尉小豆的一家三口文就拜託你們了:D
(天音:妳又挖坑給自己跳了啊……)
(蚹蝂:要你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蚹蝂 的頭像
蚹蝂

蚹蝂的房間

蚹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